柴火鸡

  • 投稿vior
  • 更新时间2015-09-01
  • 阅读量336次
  • 评分4
  • 16
  • 0

文/彭忠富

无鸡不成席,关于鸡的菜名很多,例如德州扒鸡,跟地名有关;棒棒鸡,跟制作方法有关;白果炖鸡,跟食材和制作方法有关;叫花鸡,跟行业传说有关。在成都石羊场,朋友王哥说请我们去农家乐吃柴火鸡。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菜名,我想“柴火”跟“鸡”是怎么搅和在一起的呢?后来思忖一番,我想通了,农家乐搞现场点杀,一鸡多吃,例如鸡的胸脯肉做成宫保鸡丁,内脏做成酸辣鸡杂,鸡腿做成凉拌鸡丝等,广受食客追捧。其原因在于,现代人喜欢农家菜的味道,喜欢农家烹饪菜肴的方式。他们觉得既然不能逃离尘世的喧嚣,像陶渊明那样采菊东篱,那么在饮食上享用农家菜,也可以获得心理上的放松和满足。

柴火,是属于乡村的,乡村农家都有柴房,专门储存庄稼地里收上来的秸秆和树上砍下来的枝丫,以及修房造屋、打造家具所剩下木材的边角余料。农家厨房都是土灶,灶门前面放着长条凳,那是烧火人坐的地方。旁边还放着火柴盒、火钳和吹火筒,这是烧火人的必备物件。长条凳后面靠墙处,整齐地码放着各种柴火。柴火在灶膛里熊熊燃烧,蓝色的火苗舔着锅底,一份份蒸炒炖煮的美味就从灶台上源源不断地上桌了。在烧饭时分走进乡村,那种炊烟袅袅的画面会让你陶醉,这不就是我们追求的人间烟火吗?乡村土灶上烹饪的菜品特别好吃,跟柴火的作用分不开,火力可大可小。而柴火鸡,强调“柴火”两字,估计是把乡村厨房的这一系列烹饪方式展示给食客看。

走进一家农家乐,果然不出所料,在一个大约100平方米的坝子上,整整齐齐地砌着20来个灶台,有点20世纪公社大办食堂的味道。一个厨师负责一个大锅,有人专门负责烧火,有人专门负责贴锅边馍馍。这些都是开放式的,食客们在等待的过程中,可以一边玩手机听音乐,一边看厨师们在灶台上忙忙碌碌。杀鸡,烫毛,洗净切块,码料入味,这些程序跟各家各户的操作差不多。生火,倒油,翻炒,焖烧,贴馍馍,这就跟家里有些差别了。当所有的灶台上都开始烧菜时,当每口锅前的厨师都在用锅铲努力翻炒时,孩子们都兴奋地叫起来。就连我们这些大人也觉得特别新鲜。

灭火,用柴火的余热慢慢烹煮,整个坝子里都是烧鸡的香味。揭开锅盖,锅边馍馍已经变得酥脆。服务员用抹布擦干净灶台,招呼我们围灶而坐,举箸就食。除了火锅、灶台鱼,中餐很少有围坐在灶台边,直接在锅里吃菜的 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一家人,不同锅搅食。大家喜笑颜开,享受着这种其乐融融的氛围,觉得特别温馨。柴火鸡的口味当然没话可说,地道的川菜味道,扒软酥香,而且更加入味。锅边馍馍又脆又香,特别是挨着菜汤的部分,更加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