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接受美学角度看小说政策性语言的翻译策略——莫言《蛙》葛浩文译文评析

  • 投稿Kenn
  • 更新时间2017-11-08
  • 阅读量433次
  • 评分4
  • 23
  • 0
摘 要:《蛙》是一部以计划生育为题材的小说,本文从接受美学角度分析该作品葛浩文译文所有政策性语言,从中选取典型例子,考察译文是否满足读者的期待视野,是否创造了读者与文本的视域融合,如何做到将文本中的“空白点”具体化,归纳总结葛氏译文中所用直译、意译的翻译策略与转换、替代、增译、省译、正说反译等翻译技巧,期望能为小说中政策性语言的翻译提供些许启示。

关键词:翻译 接受美学 政策性语言 《蛙》 视域 融化

一、引言

莫言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他的作品能够被国内外读者认可,除了原文本以外,葛浩文的翻译功不可没。葛浩文和莫言合作20多年,翻译了莫言的9部作品,其中《蛙》在西方引起很大的反响。此书能够引起如此大的关注,一大原因是西方读者对于“计划生育”等政策的争议性。由此来看,如何翻译小说中的政策性语言是中国当代文学在西方传播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而接受美学能对小说中政策性语言的翻译研究提供启示。以往对《蛙》的研究大多从经验功能对等、概念整合理论等角度出发,如:燕晓芳的《<蛙>及其英译本的经验功能对比分析》,余立祥、梁燕华的《概念整合视阈下的文学文本创造性翻译理据——以莫言<蛙>英译本为例》等都在这些方面作出了很好的探讨。但是,就笔者所掌握的资料看,尚未有针对小说中政策性语言翻译的研究。本文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分析莫言《蛙》葛浩文译文中政策性语言的翻译策略与技巧。

二、接受美学

(一)接受美学理论

“接受美学”这一概念是由德国康茨坦斯大学文艺学教授姚斯在1967年提出的,而后姚斯和伊瑟尔等五名文艺理论家创立了接受美学派别。不同于其他文学理论,接受美学以读者为中心。姚斯的理论思想主要受伽达默尔阐释学的影响,他关注文学接受的历史性,重建了历史与美学统一的文学研究方法论,提出了“期待视野”与“视域融合”。伊瑟尔的理论基础是英伽登的现象学文学理论,他主要关注读者对于文本结构内部的阅读反应,并且对此作出一般的现象学分析。他主张将文本中的“不确定性”具体化。

(二)翻译中的接受美学

翻译是一个由原文作者、原文、译者、译文、读者构成的多维互动过程。译者的身份具有多重性,既充当了原文的读者,即接受者,又充当了原文的阐释者,?即相当于原文的二度创作者。译者作为原文读者,在对原文的接受过程中,对原文的意义予以了具体化的实现,而又要作为二度创作者力图让译文读者充分领会并接受原文的含义。也就是说,读者的接受成为翻译活动的出发点和指归点,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需要充分考虑到读者的期待视野。因而接受美学对翻译的指导具有深远意义。

三、《蛙》政策性语言的翻译策略

政策是国家政权机关、政党组织和其他社会政治集团为了实现自己所代表的阶级、阶层的利益与意志,以权威形式标准化地规定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应该达到的奋斗目标、遵循的行动原则、完成的明确任务、实行的工作方式、采取的一般步骤和具体措施。

本文政策性语言指《蛙》中所有与当时社会背景下“计划生育”政策相关的行政措施、会议精神、地方性规章、广播口号等。

(一)期待视野

所谓“期待视野”是指读者在阅读并理解文学作品之前,存在一定既成的思维指向与观念结构。这往往是由其原有的文化素养、欣赏趣味、理想偏好、生活经验等因素所构成的。因此,译者除用目的语再现原文本以外,还要尽可能考虑及满足译文读者的接受能力和“期待视野”。

为了满足读者的“期待视野”,葛浩文采用了转换法、增译法、省译法、正说反译法等翻译技巧。

1.转换法

(1)根据公社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精神……(莫言《蛙》)

In the spirit of the eighth meeting of the commune&acute;s family-planning steering group…(Goldblatt Howard Frog)

例(1)采用转换法,把动词“根据”转换为介词“in”,这符合西方读者的阅读审美。因为中国人擅用动词,英语中,介词的使用频率很高。所以汉译英过程中将动词转译为介词,更能满足目的语读者的期待视野。

(2)对那些反抗男扎、制造和传播谣言的人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对那些符合结扎条件但拒不结扎的,先由大队停止劳动权,如果还不服从,就扣掉口粮。干部抗拒,撤销职务;职工抗拒,开除公职;党员抗拒,开除党籍。(莫言《蛙》)

Men who resist the procedure and those who initiate aud spread rumors will be subject to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all those who qualify for vasectomies but refuse to undergo the procedure will have their tight to work revoked until they do so;if that doesn&acute;t prevail their grain ration will be reduced.Cadres who resist will be removed from office,workers who resist will lose their jobs,and Party members who resist will have their membership revoked.(Goldblatt Howard Frog)

例(2)中多处主动语态转译成了被动语态。汉语多主动句,英语多被动句。在英语中,被动语态属于习惯性表达。将汉语政策性语言中的主动语态转译为被动语态,往往更符合西方读者的阅读习惯。

2.增译法

(3)人口不控制,粮食不够吃,衣服不够穿,教育搞不好,人口质量难提高,国家难富强。(莫言《蛙》)

If we don&acute;t control our population,there won&acute;t be enough to feed and clothe our people,and a failure in education will lower the quality of our population,keeping the country weak.(Goldblatt Howard Frog)

(4)建设四个现代化强国,必须千方百计控制人口,提高人口质量……(莫言《蛙》)

It is essential for a country capable of implementing the four modernizations to control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its population…(Goldblatt Howard Frog)

例(3)、例(4)分别增译了“if”?“will”“to”等逻辑连词及“there?be”“it?is?essential?for…”的句子结构。英汉两种语言形式存在较大差异,汉语是一种意合的语言,无主句居多,而英语是一种形合的语言。为了更符合西方读者的阅读审美,在汉译英时应该将原文本所含的逻辑关系体现出来。葛浩文在翻译上述无主句时,采用了“there?be”“it?is…”等句子结构,译文更加符合目的语读者的期待视野。

3.省译法

(5)计划生育是头等大事,事关国家前途、民族未来……(莫言《蛙》)

Family-planning is a high priority,it impacts the nation&acute;s future and that of the people…

(6)全民结扎,全民避孕……(莫言《蛙》)

Tie?every?man’s?tubes,practice?birth?control…(Goldblatt Howard Frog)

例(5)虽然用了“前途”“未来”两个不同的词,表达的却是同一内容。例(6)重复强调了“全民”。英语多采用替代、省略等方式尽量避免重复,采用省译的翻译技巧能使行文简洁,更符合英语民族的语言心理习惯。

4.正说反译法

(7)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是头等大事。书记挂帅,全党动手。典型引路,加强科研。提高技术,措施落实。群众运动,持之以恒。(莫言《蛙》)

Family planning is national policy,and is of paramount importance.With Party secretaries in command,all Party members must get to work,leading theway as exemplars to strengthen scientific research,improve technique and implement procedures.They must mobilize the masses and never let up.(Goldblatt Howard Frog)

“持之以恒”是汉语特有的成语,英语中并没有能准确替代的词,为了使译文忠实传达原文意思而又合乎目的语语言习惯,葛浩文把原文中的肯定说法译为否定说法“never?let?up”。这种“正说反译”的翻译技巧使得目标文本更加符合读者的期待视野。

(二)视域融合

根据接受美学理论,视域指的是理解的过程,是指从一个特殊立场出发所能看到的一切,视域融合指理解的过程实质上是开放的。在文学翻译过程中,译者为了帮助目的语读者更好地理解,需要创造条件,让译文读者的视域能够与原作提供的视域融合。

葛浩文选取替代法创造了读者与文本间的视域融合。

1.替代法

(8)一对夫妻一个孩,是铁打的政策,五十年不动摇。(莫言《蛙》)

One child per couple is set in stone for the next fifty years.(Goldblatt Howard Frog)

例(8)中将“铁打的政策”意译为“set?in?stone”。“铁打的政策”是汉语俗语,英语中与之近似的惯用表达是“set?in?stone”。用目标语相近意义的词替换源语,能减少源语与目标语读者之间的视野差异,从而达到视域融合。

(三)不确定性

伊瑟尔认为作品本身是由许多空白组成的,需要读者去填补。文本存在的意义是不确定性的,要通过读者的阅读才能理解,读者的阅读过程也就是作品意义具体化的过程。译者在翻译文学作品时必须为目的语读者具体化文本,填补其中意义的空白。

葛浩文运用了增译法、替代法将文本中的“空白点”具体化。

1.增译法

(9)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决不能因为发生了一起偶然事件就改变政策。(莫言《蛙》)

Family-

nnot be changed because of an unfortunate accident.(Goldblatt Howard Frog)

例(9)增译了“unfortunate”,这是由上下文决定的。从整个文本来看,这句话是公社书记在主人公妻子因“流产”而死亡的时候说的。这起“偶然事件”显然是不幸的。“unfortunate”一词的使用也隐含了一个转折,即“虽然不幸,但不能因这件事就改变政策”。因此,英译时增译“unfortunate”为目的语读者填补了“空白点”信息,使他们更容易理解文本内容。

2.替代法

(10)计划生育是国家大事。(莫言《蛙》)

Family?planning?is?national?policy.(Goldblatt Howard Frog)

例(10)将“国家大事”译为“national?policy”。英语中没有能与“国家大事”相对应的准确词语,即“国家大事”这一信息对于英语国家的人来说是一个“空白点”,因此将其转译为“national?policy”具体化了这一“空白点”,更方便西方读者理解其含义。

四、结语

接受美学为翻译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研究视角。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分析莫言《蛙》葛浩文译文中政策性语言的翻译,可以发现:葛浩文译文大都采用直译的翻译策略有效地传达出原文本的信息,同时运用意译的方法将一些文化负载词处理得非常到位。葛浩文在直译、意译的大策略下,选用转换、替代、增译、省译、正说反译等翻译技巧来满足目标语读者的“期待视野”,创造尽可能多的“视域融合”,具体化文本中的“空白点”,使译文能够得到大多数目的语读者的认可。无可否认,莫言作品能够在西方得到较为广泛的传播,并最终获得世界文学最高奖项,葛浩文的翻译处理起了很大作用,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对莫言作品中大量出现中国特色政策性语言的正确处理。不管葛浩文在翻译过程中是否有意识地使用接受美学理论中的原则作为指导,其译文符合接受美学原则这一点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从这一点来看,对于现代中国文学作品外译,包括其中政策性语言的翻译,接受美学不失为一种好的理论指导。

参考文献:

[1]Goldblatt,Howard.Tr.Frog?[M].Beijing:Penguin?Group,2014.

[2]莫言.蛙[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

[3]燕晓芳.《蛙》及其英译本的经验功能对比分析[J].内蒙古财经大学学报,2016,(4).

[4]余立祥,梁燕华.概念整合视阈下的文学文本创造性翻译理据——以莫言《蛙》英译本为例[J].江西理工大学学报,2015,(4).

(刘聪聪 赵海萍 浙江宁波 宁波大学科学技术学院 315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