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乐中的自然与人文

  • 投稿共青
  • 更新时间2015-09-02
  • 阅读量350次
  • 评分4
  • 61
  • 0

黎利远万

(扬州大学音乐学院,江苏扬州225009)

【摘要】中国传统笛乐文化具有浓厚的人文精神。在其美学观中,笛乐被视为一种具有靓丽音色与思想情感内涵的音乐载体与形式,其线性旋律结构范式,表现为一种生命运动与宇宙自然共节律、同节拍、求和谐的艺术思维品格,体现着传统哲学“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念。

【关键词】笛乐;笛人;自然;人文;感知基金项目:该文为扬州大学2013年校基金课题“多重音乐感知力的获得与培养”(项目编号:13YDXJJ67)子项目研究成果。

一、笛乐之自然

大自然是人类的起点和归宿,是人类的精神家同、永恒故乡,而笛人也亦然。笛人所创笛器以天然竹苇膜蒙于膜孔之上发出的自然复合之声,清脆柔美、飘逸颤然,具有刚柔相济之特色。其善表人天之万千意象,如江河奔流、小溪潺潺、百鸟飞鸣、风雨雷电……笛器,由于制作的材料、结构、形状近乎天成,所以,由人感物而发的自然之声——“人籁”,则与天地自然之“天籁”音声相通,当笛声幽然之时,常感其特质明显,殊于人声,它是以自然之“籁”为本的天地人合一的乐声,此自然之笛声可使人回归中和、真朴、自然的大道之中。一曲含蓄漪丽、气韵中和的《姑苏行》《春潮》使人飘然升华于自然万象之上,而又容涵自然万象于音形式之中,似与天地自然“化一”,似涵超“天地人”之境。

笛乐之“气”乃人之意气与笛气相互作用之“和”的审美之气,包括气之轨迹、方向、含量、速度、强弱等特征,而意、气、指、声之合,正是笛人意器合一之佳境。笛气色之自然,是借视觉通感规律,作用于听觉对笛声之“气”的表象借喻以及对生理与心理的刺激、激活后的感受、反应,使人想象感知到笛声呈秀丽的、闪烁着光泽的“珠”圆玉润、透明之色调、色彩感。中国古典美学认为: “气”一方面是一切美的物质性的根源,另一方面又是产生能创造和欣赏美的人的运动性根源。这里笛声色调、色彩触激笛人的审美意气,使人心动情摇,这正是笛之气色自然之美感效应。人之“意气”源于自然天地运行之“气”,自然天地之“气”的性质有阴与阳、刚与柔、清与浊之分,万物禀自然之气在性质和厚薄上有差异。清气为美、浊气为恶是天人相互作用的基本法则。笛声之审美之“意气”经物物的对应、作用,使“笛声”气韵化为形式乐象,“意气”流动、闪现、蕴含在笛声的延展之中,成为笛声的重要审美内容。

笛之舌、指、气技法自然,是指笛在表现中国民间地方风格较强的笛乐时,舌、指、气技法各技巧是差异性频繁使用,种类繁多。如滑抹音就有上滑、下滑、先上后下、先下后上、先快后慢、先慢后快滑抹等多种手法。

二、笛乐之人文

“人与自然的本原性和谐,从审美角度说,是一种犹如孩子与母亲、游子与故乡的特殊情感关系。而情感体验的需要,是通过向生活经验和审美经验记忆的回归和再度体验实现的。”笛声气韵之自然审美在音乐表征方面要突出音声虚实、点线分明的象意手法,这也是中国古典艺术以简代繁的原则之一,是人文情怀的具体性存在方式。

竹笛审美之思维是自然化育之子“人”对天地自然生命律动的心灵回应。传统笛乐文化突现着生命情怀,是人文精神,诸如思维方式、旋律结构、节奏节拍以及注重质朴、纯真感情的自然流露,并集中体现在对人文情怀的抒发和感悟。在笛乐中,根据不同的心境或精神寄托,又有不同的指向。“其审美或指向特定的社会情怀,或指向某种情态心境,或指向人生哀乐情感,或指向趣识乐风……这使得民族器乐的审美范畴不但包含有音乐形态构成各要素特征以及情态、风格、趣味、意境等各类音乐表达和体验的内容,并且这些内容也经常与各种人文情怀紧密相关而不可分隔。”在儒家礼乐思想中,“礼”与“乐”一体两极,“乐南天作,礼以地制”,“大乐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如余逊发笛曲《秋湖月夜》对水天山色人的自然静穆观照,悠游体验,描绘一幅千姿百态、诗情画意的音声意境。同和水月互映,抒发笛人情感,体现着生命整体和谐,在比音中审美升华,具有浓郁的人文精神,以达由心体悟自然、人生,由虚静心态观照,激发生命与宇宙相互交感与融合的乐境。

笛乐乐象乃是笛人主观审美意象对象化认识、抽象化的完形、个性化的张扬而已。一般是伴随情感激起乐象直觉、情绪冲动,闪烁智慧情绪情感的火花。因此,情感是产生笛乐灵感并表达的催化剂,是由情感激起进入笛人的审美意识与表达的过程。从认识与感知的角度看,世间万物运动的异质、异构、异态、异行的特质已被人尺度化于人的认知、感知之中,笛乐其天人合一之象、意、形的内涵,正在于其笛人笛声之节律运动、纵横差异性的能量消涨、主观审美意象的时间绵延、音音形式结构过程记忆的重演、乐曲整体结构程序的控制、演奏时空场情状情态的行为实践的品格与样式;音乐之象的文明内涵存活于其审美音响结构的时间阶段或历时性质之中,在于音响动态完型过程与其审美立美意象模拟之对象、事件、情态、情愫所共有的某种内在的结构、形态、品质与色彩之中。正是这种对内外世界感性的抽象品质,使笛声律动线条具有了对物象世界的基型概括能力。

总之,笛乐之自然与人文并不仅在于乐象之自然与人文之情态的和合,还在于其具象的音响形态对应于一定时空中的文化情境,并与人类其他文明事象发生着诸多关联。笛乐之气色通天地人之存活具象;笛乐之气韵通万物生命意象之运行节律;笛乐之风格技法通自然化育万象具体而丰富与人性差异性之妙境使然。笛乐协同着人间优美的生命情思神韵,溶进自然与人文历史时空,使之升华、超越,进入与天地同和之乐境:

参考文献

[1]周均平.论人与自然的本原性和谐——自然之所以美的一个重要原因卟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47 (4)

[2]修海林.民族器乐审美中的人文情怀与审美范畴UJ人民音乐,2009,(8).

作者简介:黎利(1990-),扬州大学音乐学院2013级音乐与舞蹈学器乐表演与教学方向硕士研究生。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