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音乐教学论文范文,音乐教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中学音乐教师的共情能力在课堂中的应用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2-11-28
  • 阅读量2次
  • 评分0

摘    要:在中学音乐教学中,教师的共情能力对于教学效果至关重要。共情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了一个情感交流的平台,教师通过共情体会作者的情感动机,也能通过共情站在学生的角度去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有利于丰富学生的音乐情感体验。在音乐鉴赏课与音乐实践课中,教师的共情能力能够成为连接作者情感与学生体验之间的桥梁,从而使学生的情感世界得以升华,最终提升音乐教学效果。


关键词:中学教师;音乐教育;共情能力;


近年来,随着素质教育的全面改革和发展,中学音乐教育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这也对音乐课堂教学提出了更加系统和具体的要求。中学音乐教育具有鲜明的开放性、活动性和实践性,应将音乐尽可能地生活化,把音乐融入学生的日常生活中,这就要求中学音乐教师不能一味地照本宣科,而是要将自身情感自然地融入音乐中,实现以声传心和以情动人。由此可见,中学音乐教师的情感体验传递在音乐教学中至关重要。


共情由人本主义心理学代表人物罗杰斯提出,是指体验别人内心世界的能力。音乐作品承载了作者丰富的思想感情,因此,共情无疑成为音乐课堂教学的关键。如果将教学内容与教师的情感传递割裂开,那么就难以引导学生与作者共情。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培养学生的共情能力来丰富学生关于音乐作品的情感体验。


一、共情能力的概念与界定

(一)共情概念的起源

由于共情的内涵较为丰富,不同的学者对于共情的理解也不同。对于共情的现代意义的使用最早见于休谟关于“同情”的哲学论述中。在其之后的现代道德情感主义代表人物迈克尔·斯洛特提出,休谟在《人性论》中用“同情”来解释多种心理现象,将“同情”——即共情看作人与人沟通中至关重要的原理。“共情”翻译自德语中的“Einfuhlung”,也有学者将其翻译为“移情”,是指一种能够接收、识别、感受他人情绪情感状态的能力。构造主义学派代表人物爱德华·铁钦纳将德语“Einfuhlung”转化为“empathy”,使其成为心理学概念,进而解释和丰富了共情的内涵。


由人本主义心理学代表人物罗杰斯提出的共情,最开始被用于心理咨询过程中。罗杰斯认为共情是心理咨询师必不可少的一项专业素质,共情能力即“体会他人的情感过程就像体会自己的情感过程一样的能力”。罗杰斯还提出了知情统一的教学观,他认为人的潜能是自我实现的,而不是由于教育的作用。该观点认为人的成长除了文化、环境、教育这些外在的因素,还需要自我潜能的觉醒。基于这个理论思想,罗杰斯把“患者中心”的心理治疗方法应用到教育中,提出了“自由学习”的学习观和“学生中心”的教学观。在他看来,精神世界中的认知和情感是最重要、最紧密的部分,而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培养出知情合一的人。这种能够将认知和情感融为一体的人,他称之为“完人”。


(二)共情概念在教育学中的发展

共情教学属于情感教育的范畴,它强调挖掘教材中所蕴含的情感元素,通过健康积极的情感体验来真实地还原教材中的情节、人物形象和相关情境。近年来,为了加强学生的情感教育和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新课标对教师也提出了更深层次的要求。在以学生为本的课堂上,教师需要了解学生的情感状态,以共情的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并要学会体会作者的情感,再将自己的情感体验传递给学生。由此可见,教师的共情能力对于教材中情感内容的传递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对于学生来说,能够产生共情的课堂无疑更加充满趣味性,从而缓解学习带来的压力和焦虑。


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综合运用知识的能力。课堂是学生和教师的活动与交流的双重场所,但如今大部分中学课堂教学以应试教育为中心,忽视了教学本质,教师在课堂上也没有调动学生的主动性和参与性,致使教学效率较低。师生双方应该在教学过程中真正地尊重、理解彼此,共同为课堂教学营造和谐的氛围。


二、共情能力在中学音乐课堂中的价值

国内对于教师共情能力的研究并不多见,特别是对于音乐教师共情能力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共情是培养和维持教师与学生之间积极关系所必需的特质,增强教师的共情能力对于促进学生的健康成长和教师的自我发展都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


共情在教师与学生之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连接作用。共情既使老师站在学生的角度考虑学生对于音乐课堂的需求,又使学生站在作者的角度感受音乐作品的情感。音乐教师拥有较强的共情能力时,就能够充分了解学生心中所想,进而构建更符合学生需求的音乐课堂。当我们欣赏音乐作品或艺术表演时,时常会有强烈的情感体验,有时悲痛万分,有时激情澎湃,这便是共情在起作用。共情作为一种教学方法和手段,强调通过知情并行、以知激情、以情启智、以情育情,使学生和老师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互相学习,从而实现最佳的教学效果。


从更高的层面来讲,共情能够促使中学生产生亲社会行为。在中学阶段,学生的思维独创性正在逐渐发展,主要表现为这个阶段的学生倾向于提出新的想法、理论,思考问题的灵活性、深刻性和批判性都明显增强,其社会责任感和自我意识也在逐步增强。在这个关键阶段,共情教育会对他们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青少年的共情水平越高,就越容易出现亲社会行为,即更容易在他人受到伤害、损失时产生难过、同情等情感,也更容易对他人伸出援手。这与美国社会学家霍夫曼的观点一致,即共情有道德教育作用,它对个体的道德行为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个体因移情而产生的各种感受都会成为亲社会道德行为的动机。由此可见,共情所引导的道德教育正符合音乐教学提出的德育要求。


三、中学音乐教师的共情能力在课堂中的应用

2011年,国家教育部制订的《义务教育音乐课程标准》中提到“感受与欣赏是音乐学习的重要领域,是整个音乐学习活动的基础,是培养学生音乐审美能力的有效途径”。这对于学生良好的音乐感受能力与欣赏能力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还可以帮助学生丰富自身情感、提升文化素养、促进身心健康。由此可见,现阶段的音乐教育更多注重的是在音乐课堂中让学生能够充分体会到音乐中的美并获得自身的情感体验,引导学生与作者产生情感共鸣,从而在音乐中感受心灵的纯净。


(一)中学音乐教师的共情能力在音乐鉴赏课中的应用

在音乐课中,文字只是载体,各种形式的乐曲才是真正的主体。以人教版七年级音乐上册《伏尔塔瓦河》为例,乐曲前言写道:“热爱祖国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情感,下面的乐曲呈现了祖国美丽的山河,表达了对祖国深深的热爱。”这短短的一段文字其实是对乐曲主题的一种铺垫引导,将各国人民的共同情感——“热爱祖国”引入乐曲是为了使学生与作者共情。在实际欣赏乐曲时,很少有同学能够身临其境地去感受伏尔瓦塔河真正的美丽风景,也很少有同学能够从歌曲中体会到作者的内心情感,教师在此处就需要运用能够使学生产生共情的教学手法。教师可以引导学生回想自己对于祖国山河的热爱之情,进而感受作者在对祖国河山的赞美中蕴藏的深沉的热爱。此时,学生与作者的共情就形成了学生与教师沟通的桥梁,当学生能够体会乐曲中的中心思想时,课堂目的也就达成了,即在音乐欣赏过程中培养热爱祖国的思想品德,从而实现“德育”目标。


对于一些创作感情较为细腻的歌曲,学生更需要深入感受作者情感。比如人音版九年级音乐上册的《让世界充满爱》,这是一首简洁易懂的流行歌曲。教材中的歌曲要求是“掌握歌曲的基本情绪与艺术形象,按照歌曲标明的表情术语、速度、力度等要求进行演唱的总体设计”。这样的音乐课程具有明显的人文性和情感性,更注重学生的情感体验,学生在体验过程中需要实现音乐知识和人文感情的内化。由于时代背景不同,如果学生的想象力稍显贫乏,就不能很好地体会其中蕴含的感情。教师在此处的引导要更加地形象具体,可以介绍这首歌曲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赈灾义演时的曲目之一。从该课程的教学过程和结果上来看,共情提供了一个对话交流的机会,学生和教师可以通过自身的情感体验进行对话,从而获得情感上的理解和共鸣。


(二)中学音乐教师的共情能力在音乐实践课中的应用

“音乐教育就是音乐实践的一个过程,它包括唱、做、听、动、创、读、写七个方面。”这也是音乐课区别于语数外等其他课程的地方。音乐是一门实践课程,在中学音乐课堂上分为歌唱表演和器乐表演两种。学生对歌唱技能和器乐演奏技能进行学习并运用这些技巧对乐曲进行演绎,这就是音乐的实践性。


在教学《北京的金山上》时,教师要求学生先欣赏乐曲,接着运用自己擅长的乐器或者歌唱来演绎该乐曲。前文提到过初级共情与高级共情的区别,当学生与作者进行初级共情时便可体验作者的情感,在音乐鉴赏层面能够很好地完成课程要求。但是当学生对作品进行演绎时就需要产生高级共情,既要传递作者本身的情感,又要在理解原作的基础上产生自身对作品的独特理解,从而演绎出不一样的风格。在对该课程的学习中,学生需要在教师的引导下与西藏人民进行初级共情,在积累了初级情感之后,教师需要继续引导学生加入自己的感受与理解。毕竟所处的时代不同,学生还可以在原歌曲情感的基础上加入自己作为当代中国青少年对于国家统一的喜悦与骄傲之情。如此一来,学生在课堂上演唱歌曲时就会增添一定的层次感,使歌曲情感表现得更加丰富鲜明,从而使自身的情感世界得到升华。


四、结语

随着现阶段素质教育的全面改革和发展,中学音乐教育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中学音乐教师不能一味地照本宣科,而是需要将自身情感自然地融入音乐并传递给学生,实现以声传心和以情动人。共情给教师和学生提供了一个情感交流的平台,教师通过共情能够了解作者的情感动机,也能通过共情站在学生的角度去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而学生也能通过共情去体会理解作品的思想情感。


然而,国内对于音乐教师的共情能力的研究并不多见,我们需要更多地探讨共情在音乐课堂中的作用。在音乐鉴赏课中,学生与作者的共情形成了学生与教师沟通的桥梁,当学生与作者共情并体会乐曲的中心思想时,课程目的也就达成了,即在音乐欣赏过程中培养学生热爱祖国的思想品德,从而实现“德育”目标。在音乐实践课中,教师需要做的就是引导学生产生高级共情,既要传递作者本身的情感,又要使学生在理解原作的基础上产生自身对作品的独特理解,演绎出别样的味道。共情作为一种教学方法和手段,强调通过知情并行、以知激情、以情启智、以情育情,使学生和老师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互相学习,从而实现最佳的教学效果。


参考文献

[1] 黄晶晶.风险社会中音乐的共情教育——兼论音乐在疫情中的教育作用[J].汉字文化,2020,(20):181-182.

[2] 闫沣麟.音乐表现中共情力提升研究[J].戏剧之家,2020,(16):52.

[3] 叶滢.基于共情理念的中职音乐课程教学策略探索[J].亚太教育,2019,(11):137-138.

[4] 孙冬妮.小学音乐课中音乐审美感受力培养研究[D].渤海大学,2018.

[5] 谢莉莉.幼儿心理理论、移情与利他行为的关系[D].湖北师范大学,2017.

[6] 杨亚青幼儿教师共情能力现状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