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图书馆学术研究支持工作的实践与启示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8-10-07
  • 阅读量6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澳大利亚的大学图书馆从研究信息存储、研究数据管理、研究信息开放获取、研究成果评估和研究人员支持五个方面开展学术研究支持工作,对我国大学图书馆开展相关工作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我国大学图书馆可以从加大各大学研究支持工作的统一协调、扩展学术馆员的职责和自主性、注重学术研究影响的评估工作等方面进行探索。


  关键词:大学图书馆;学术研究;研究支持服务;澳大利亚;


  作者简介:刘海燕(1978-),女,北方民族大学图书馆馆员,研究方向:图书馆管理。


  学术研究支持是大学图书馆工作的核心内容。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非常重视学术研究支持工作,并在工作实践中探索出一套完整的工作体系,将图书馆的研究支持工作融入到学术研究工作中。


  1学术研究支持是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的工作核心


  学术研究支持工作在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工作中具有重要地位。这是因为澳大利亚政府对大学学术研究工作水平非常重视,将大量的资源集中在大学研究工作上,因此,对各大学的研究工作提出了较高要求。政府根据各大学研究工作的绩效决定其拨款,本校声誉也依赖于自身所做出的卓越研究,使得各大学在学术研究上的竞争非常激烈,各个大学都将学术研究工作作为本校主要工作。为了配合学校工作,图书馆也将学术研究工作作为图书馆的工作重点。图书馆对学术研究支持工作的程度和成效是评估图书馆工作绩效最重要的依据,使得各大学图书馆的具体工作基本都围绕着研究支持这个中心展开。具体表现为:①大学图书馆的工作基本都集中在研究支持上,馆员的工作也基本围绕这个中心点进行,而对馆藏建设、用户素质教育等其他方面工作与其他国家图书馆相比则关注较少;②图书馆馆员更多的将自己的身份视为大学学术研究小组成员,其在研究小组中的作用甚至超过一些临时编入的研究人员。他们的工作贯穿学术研究工作始终,对学术研究工作产生较大影响。[1]


  2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学术研究支持工作内容


  2.1研究信息存储


  得益于澳大利亚政府对大学研究的重视,澳大利亚教育机构通过了《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存储计划》(AustralianSchemeforHigherEducationRepositories),并根据这个计划建立了一个研究信息存储网络。该计划的实施使各大学的研究信息存储方式有了统一标准和政策,为研究数据的标准化奠定了基础。各大学图书馆根据这些政策和标准对研究信息进行收集和整理,方便了数据的存储和交流。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主要完成两方面任务。①收集本校的研究信息并进行数字化。为了保证所收集信息的完整性,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通常只考虑全面性而不考虑可用性。如,维多利亚大学图书馆在本校推行维多利亚大学职员和学生研究成果递送政策,以搜寻校内教师和学生所发表或尚未发表但已经完成的论文、专著和学术文献以及校内所担负的研究课题的结果和数据,并将其纳入到维多利亚大学的开放存取系统中。[2]②对所搜集的信息进行元数据处理,并为澳大利亚的主要存储计划———《澳大利亚卓越研究计划》(ExcellenceforResearchinAustralia,简称ERA)和《高等教育研究数据搜集计划》(HigherEducationResearchDataCollection,简称HERDC)提供元数据,同时负责对所提供的元数据进行质量控制。如,昆士兰科技大学为ERA和HERDC提供了两万余篇论文的元数据信息,其中40%可实现开放获取。[3]


  2.2研究数据管理


  在对研究信息收集和存储的基础上,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对这些研究数据进行有效管理,并在研究数据管理中起到领导作用。同研究信息的收集和存储一样,澳大利亚国家教育机构建立了“澳大利亚国家数字服务”(AustralianNationalDataService,简称ANDS)的体系来统一各个图书馆在数据管理上的标准和政策,并促进各个大学图书馆之间交流,分享经验和专业知识,同时为各个大学图书馆的研究数据管理工作提供一定资金。[4]在ANDS的统一指导下,所有大学图书馆针对研究数据管理开展了两方面工作:①推进研究数据的中央登记,对所搜集的信息进行有效登记,并定期与大学院系进行互动以了解学院的研究周期,实现研究数据收集和整理始终能够跟踪和满足研究需求;②将所收集的信息和元数据在质量控制基础上上传至ANDS的开放获取系统———澳大利亚数据研究平台(ResearchDataAustralia简称RDA)上,实现研究数据在全国范围内的共享。


  2.3研究信息开放获取


  研究数据的开放获取同样引起了澳大利亚教育机构的重视,并在澳大利亚国家的研究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澳大利亚全国的开放获取由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Australianresearchcouncils)运作,独立于其他机构和信息存储库存在。该机构指导各个大学图书馆实施开放存取政策。在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的支持下,大学图书馆在研究信息开放获取方面主要担负两方面职责。①推进开放获取期刊的出版。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通过向各个大学图书馆提供一定的APCs(文献处理费)以支持开放获取的期刊文章出版,图书馆则推进这种期刊的扩展并增加其影响力。②解决开放获取信息的版权问题。学术馆员积极参与处理在研究信息开放获取过程中版权方面问题,解决研究人员在将研究信息上传至开放获取系统时所产生的版权顾虑,并在此过程中保护其研究人员的版权权益。


  2.4研究成果评估


  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承担着研究成果的评估工作,其服务范围覆盖了大学学术研究活动中的所有周期及各相关要素,从过程和结果等多个角度评估学术研究所产生的影响力。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在这方面提供的服务并不完全一样。其中,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提供研究成果评估的服务包括出版发展战略、出版物管理、作者简介的维护、研究影响测量和研究影响展示。[5]其中,研究影响测量和展示是图书馆馆员向研究人员提供的一种文献计量分析服务,他们把自己视为这一领域的专家和顾问,结合图书馆的设备和研究人员的特定需要制定合适的文献计量分析策略。该文献计量分析范围不仅仅包括某项学术著作成果,还包括学术研究大范围整体趋势,从而给研究人员提供有价值的研究建议和学术支持。事实证明,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在研究影响评估上做得很成功,来自大学的学术评估需求已经超过其能力负担范围,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不得不将大量的资源投入其中。[4]


  2.5研究人员支持


  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对研究的支持也包括对研究人员个人的支持,这些支持通过学院的联络馆员将图书馆的服务与各个学院的研究人员联系起来。大学图书馆给予研究人员个人的研究支持服务包括:①定题研讨,帮助研究人员确定研究课题方向;②研究训练,对研究人员的研究技能进行训练;③研究专题服务;④自助指导,对图书馆所提供的信息自助服务进行指导;⑤“一对一”专题咨询;⑥信息素养培训;⑦研究小组定制报告服务等。与其他国家大学图书馆对研究人员的支持服务相比,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给予研究人员尽可能多的优惠政策。相关服务几乎没有限制,图书馆会给每个研究人员一个特殊空间,对本校内研究人员提出信息需求时会优先考虑。[6]


  3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在学术研究支持中遇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案


  3.1图书馆对学术研究支持工作投入较多与传统图书馆业务投入不足之间的矛盾


  由于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将自己的大部分资源投入到提供研究支持工作中,势必影响到传统图书馆服务。如,借还图书文献业务、在校学生的日常咨询、在校学生的信息素养培训等方面工作在人员和资源上投入不足。为了弥补这方面缺陷,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普遍简化传统服务流程,采用自动化的自助服务方式,以电子文献代替传统文献,推行在线订购系统代替传统本科生图书需求采购、以在线教程进行在校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等方式,减少在传统图书馆业务上人员和资源的投入。这些自助服务方式很容易被受到现代化服务方式熏陶的大学生接受,并取得较好的服务效果。


  3.2国家学术研究支持政策的临时性与图书馆学术研究支持活动的长期性之间的矛盾


  虽然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对大学的学术研究活动十分重视,并制定和实施了很多支持政策,但其大部分政策都是临时性的,其资金支持也是短期的,致使目前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所推行的各种研究支持服务前景不明,难以评判其长期的影响。澳大利亚的大学图书馆管理者面对这种不确定性采取两方面措施:一方面,调整图书馆内人员和资源的分配,在图书馆的传统业务上尽量节约人员和资金,以实现将更多的资金和人员投入到研究支持上去,维持现有的研究支持服务项目并开展可以开拓的新的服务项目;另一方面,提高研究支持服务效率,使其在本校学术研究工作中产生良好效果,以获得学校的支持,争取学校和教育机构为图书馆相关活动投入更多资金。这为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持续开展学术研究支持服务提供了保障。


  3.3图书馆馆员的传统职责与满足学术研究支持工作的新要求之间的矛盾


  传统的图书馆馆员职能是以满足所有图书馆读者的信息需求为目的,工作内容以处理图书馆传统的程序性工作为主。因此,图书馆馆员必须应付大量本科生的信息需求,而学术研究支持仅仅是在学术研究团体提出信息需求时提供帮助,并不参与学术研究本身。[7]但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为了加大校内学术研究支持力度,要求自己的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要完全参与到学术研究整个过程中,这在很大程度上扩展了馆员职责。馆员职责主要包括三个方面:①能够利用文献计量学等方面知识对学术研究成果影响进行评估,为学术研究团体提供意见和建议;②协调研究团体与信息部门之间的联系,促进研究信息的存储和交流;③管理研究信息数据,组织、协调和管理在学术研究过程中所产生的信息。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实践证明,馆员能很好地参与到学术研究整个周期中,并发挥重要作用。


  4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学术研究支持工作对我国图书馆的启示


  与澳大利亚大学一样,我国大学也日益重视自身的学术研究工作,学术研究工作是国内大学图书馆的工作重心。但从整体看,国内图书馆学术研究的相关信息服务仍然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学术研究支持工作的相关实践和经验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许多措施可以应用到国内大学图书馆相关工作中。


  4.1国内大学图书馆学术研究支持工作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目前,我国大学图书馆的研究支持工作主要在研究型大学中展开,服务内容以科研支撑为主,内容包括学术信息资源门户建设、读者个性化需求服务、文献传递/馆际互借、科技查新、检索服务、专题情报调研、用户教育与培训、参考咨询等。[8]


  同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所开展的研究支持服务相比,我国大学图书馆研究支持服务存在以下问题。①缺乏全国范围内统一协调机制,无论是机构存储、开放存取还是文献计量或评估工作,很少有统一的协调机制,导致各个大学图书馆在本校的研究服务上各自独立,即便有部分协调工作也仅仅限于省、市地域内大学图书馆之间的协调。②缺少对本校学术研究影响进行系统评估。目前,我国大学图书馆对学术研究影响的评估工作仅限于对论文或专著的引用率、下载率的统计等个别工作,并没有进行系统性工作。③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的主动性不强,仍然是被动地参与到学术研究支持服务中,往往是只有当学术研究人员提出要求后才会进行服务。④大学图书馆参与学术研究程度不足。从时间上说,大部分图书馆员仍然必须在进行学术研究支持服务工作同时进行图书馆一些程序性工作,校内学术研究支持工作时间并不充分;从程度上说,我国大学图书馆对学术研究支持工作仅限于信息提供、文献查重等,支持程度并不深入。


  4.2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学术研究支持工作对我国图书馆的启示


  (1)对各大学研究支持工作进行统一协调。根据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的经验,对大学图书馆的学术研究支持工作通过权威单位进行有效的统一协调能促进其服务开展。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在机构存储、开放获取等方面都有全国统一的机构或机制,以推动或指导各个大学图书馆开展和协调学术研究工作。这种方式既有助于各个大学图书馆在相关工作上能够统一标准,促进图书馆之间的资源共享和经验交流,也有利于新的研究型大学图书馆在这些机构和机制的指导下建立自己的学术研究支持体系,避免可能的错误或重复劳动。我国大学图书馆同样需要在图书馆的学术研究支持工作中建立相似的体系,以改变大学图书馆在研究支持服务上各自服务的状况。这个体系可以完成三方面工作:①将全国各个大学图书馆所建立的机构存储、开放获取等系统连接起来,制定统一标准,实现研究信息在全国范围的共享;②对各个大学图书馆就学术研究支持工作进行协调,并促进其相互的交流;③对各个大学图书馆的学术研究支持工作进行协助或指导,促进完善学术研究服务工作。


  (2)扩展学术馆员的职责和自主性。目前,我国现有的学科馆员和联络馆员仍然负责很多传统的图书馆业务,每天不得不应付过多程序性工作以满足本科生等日常需求,专门的研究支持工作只是其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这样,学术研究支持工作时间和参与程度都会受到影响。另外,受传统图书馆服务思想影响,大部分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在为学术研究团体进行服务时,都将自己视为学术研究团体临时或编外成员,不能真正参与到学术研究团体工作中,其科研参与主动性较低。根据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的经验,一定程度调整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职责,并加强其主动性,加深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学术研究支持工作程度。这种调整包括两方面:①加深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参与本校学术研究的程度,图书馆应从一项学术研究的开始就参与其中,并拥有较大的自主性,根据学术研究团队研究信息需求和发展趋势自行制定相应的信息策略,以推进学术研究;②图书馆应使学术馆员和联络馆员从与学术研究服务无关的图书馆程序性工作中解脱出来,保证其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支持学术研究服务工作。


  (3)注重学术研究影响的评估工作。与澳大利亚大学一样,我国大学对自身的学术研究成果的影响力也很重视。但国内大学图书馆对本校的学术研究成果的评估并不充分,现有对学术研究成果影响的评估仅限于查找文献的下载率、引文率等单个数据,缺乏从文献计量学角度对学术研究成果进行整体评估。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的实践证明,对大学内学术研究的影响力进行评估对促进大学内的学术研究工作具有重要意义。目前,我国很多研究型大学图书馆对于学术研究成果的影响进行系统评估都具备充足的专业人员和工具,应当利用这些优势对校内的学术研究影响进行评估。这种评估包括两方面:①对研究课题进行评估,主要评估课题的学科热度和影响力,根据评估结果从整个研究方向和战略上为学术研究团体提供建议;②对研究成果进行评估,主要评估研究成果的影响力和关注度,为学术研究团体或个人对研究成果的评估提供参考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