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文言文教学中如何“言”之有理

  • 投稿Jack
  • 更新时间2016-06-26
  • 阅读量752次
  • 评分4
  • 19
  • 0
 摘 要:创设良好教学情境把握其中之“言”,点燃主动自读求知的兴趣,注重融会贯通,对文言进行整体感知,形成文言语感,深层次地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学习文言文将会乘风破浪“直挂云帆济沧海”,“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感受着古代文化的精妙。 
  关键词:文言文教学 自主学习 融会贯通 
  文言文是古人思想精华的结晶,是我们体味博大精深传统文化的通道。然而毕竟年代久远,字词句随着时间的流逝变窄,甚至消失,再加上学生平日接触文言文读本少,要去深刻理解并把握好其中的“言”,就会觉得“难以上青天”。但学通学懂了就有兴趣和信心,再难都不怕。文言文是一切尽在不“言”中,正所谓“言”之有意,“言”之有蕴。 
  一、点燃主动自读求知的兴趣 
  “万事开头难。”但是只要激发起强烈的求知欲,就能大大调动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使学生的文言理解能力得到有效的提高。语文教学应为学生创设良好的自主教学情境,“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不能课上满堂灌填补式教学,这不仅让学生失去学习文言文的兴趣,而且违背了认知规律,其结果只能是事倍功半,令人畏惧。 
  万事皆有规律可循,文言文作为先人们交际的载体同样蕴含着特定的内涵。所以适当学习语法知识,让学生掌握一定的语法规则,无疑有助于学生理解远离现代生活的文言文句法规则。理论一定要联系实际,如“时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衡乃拟班固《两都赋》作《二京赋》,因以讽谏。精思附会,十年乃成”。(《张衡传》)附会:文章的组织、布局、命意、修辞;今义,把不相关的事说成有关,把没有某种意义的事说成有某种意义。因此语言教育不是纯工具教育,它满载着时代气息,这就要求克服语言障碍,不因时间阻碍,深得要领。“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登白蘋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鸟何萃兮蘋中?罾何为兮木上?”(《湘夫人》)楚辞的语句参差,富有变化,篇幅一般比较长,想象丰富、文辞华美、风格绚丽,是清新优美的抒情诗。然而很多学生除了要求背诵的篇目,大多不愿多读。又由于不懂得古人句读的划分,读起课文来有的结结巴巴、稀里糊涂;有的胡乱停顿、美文完全被肢解了,没了任何意境。事实上一些浅显的文言文,学生结合书上的注释,阅读起来是不会有太大困难的。 
  “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陈情表》)这句很容易理解:我生下来六个月,慈爱的父亲就离开我去世了;到了四岁,舅父强迫母亲改变了守节的志愿。读此文就会信手拈来,一段悲凄的美文就不会被活生生地拆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学生通过自读,大体能熟知重要文言字词和句式,也能说出文章的主要内容。“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滕王阁序》)即使没有庖丁解牛一样的技法,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学生也会逐步养成自读的习惯,学会自读的方法。“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过秦论》)这种增强语势、渲染、铺陈手法的句子,译时要凝缩。“悦亲戚之情话。古义:内外亲戚,包括父母和兄弟。今义:常用于跟自己家庭有婚姻关系或血统关系的家庭成员。”积累中不断更新知识。有了一定的文言积累,夯实基础,多读就更能赏析了解文言文的语言魅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自觉多读多学多积累,学生多能借助工具书和课文下注释,如:情在骏奔(省略主语“余”),寓形宇内复几时(“形”与“宇”之间省略介词“于”);稚子候门(省略“于”,正常语序应为稚子于门候)。只要仔细便一目了然。“业精于勤”基本上扫清字词障碍,而且还能提出非常具有思考价值的问题。因此,获得了学习文言文的乐趣,“鸟雀呼晴”式地提高了主动求知的信心。 
  二、文言文教学时注重融会贯通 
  古诗文情态万千,可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精彩纷呈,都是美文,令人回味无穷。但真正能够入门的学生却寥寥无几,往往都是懵里懵懂、稀里糊涂。在教学中就要注重融会贯通,想象着与古人进行一次次精妙的对话,把所学的相关历史知识和作家经历,还原到本来栩栩如生的生活中去。每天每月每学期不断训练,带着“铁杵磨成针”的志向锲而不舍后方能熟而成习! 
  文言文保留了传统的中原文化,其结构是完整的,所以利用笔记本建立一个“文言知识库”,有计划、有重点、有针对性地进行整理。这样不仅可以丰富学生古汉语语言材料和知识,使之形成系统,而且也能转化为能力,“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后,勤奋地整理好基础知识才能提高文言文阅读水平。如“先生之说,诚可谓苦药良针矣,然犹未达仆之微趣也。人各有志,所规不同。”其中的重点字词的积累:“说”,应译为“话”或“教诲”;“达”在句中是“切中”“切合”或“理解明白”;“微”在句中是谦词,指“微小的”“卑微的”。“趣”在句中应解为“志趣”“情趣”“志向”;“规”在句中的意思是“规划”“考虑”“打算”。所以,积小流方能成浩瀚大海,每课词语的整理积累不能局限于该篇,“温故而知新”要回顾、翻查从前学过的意义和用法,并随着新课的学习去丰富,让我们的知识体系能做到纵向积累和横向积累。 
  文言文中含有各种语法现象:一词多义、古今异义、词类活用、通假字、特殊句式,还有文言翻译。“樊将军以穷困来归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伤长者之意,” (《荆轲刺秦王》)句中“穷:走投无路,犹如“追穷寇”之“穷”。古代缺少衣物钱财一般叫贫,不得志、无出路叫穷。困,困窘。樊将军“父母宗族,皆为戮没”“秦王购之金千斤,邑万家”,可见“穷困”。私:自己的(事情)”。这些与现代汉语在表达上有很多差异,弄清其中的差异,理清结构体系,知其症结方能解之有效,对于正确理解文章内容是关键。“愿陛下矜悯愚诚,听臣微志,庶刘侥幸,保卒余年。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陈情表》)这些文字组合在一起语气显得强烈,语意简洁凝练,读来朗朗上口,使文章的感情倍感热切,更具说服力。利用文言构词造句的特点来深化词义句意的理解辨析,从而形成文言语感,深层次地体会文言文的思想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