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医院管理论文范文,医院管理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新冠疫情背景下医院检验科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建立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1-04-27
  • 阅读量6次
  • 评分0

摘  要:目的:探究新冠疫情背景下医院检验科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建立的效果。方法:20196-12月检验科开展常规安全管理工作(对照组)20201-6月基于新冠疫情背景下开展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建立(观察组)。比较两组管理效果。结果:观察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例数少于对照组,但两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情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在新冠疫情背景下医院检验科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的建立,可提升管控效果,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关键词:新冠疫情背景 医院检验科 安全理念管理 体系建立


近来,由新型冠状病毒(SARS-Co V-2)引起的呼吸道疾病的暴发,疫情肆虐。虽国内得到有效的控制,但意大利、美国、西班牙等国家疫情形势不容乐观,SARS-Co V-2的流行在全球持续蔓延,形式极其严峻,影响不容小觑。在新冠疫情阶段,针对医院的检验科,其加强安全管理并建立相应的安全管理体系,这对于保证医院正常运行有重要价值[1]。检验科工作人员与SARS-Co V-2标本密切接触,建立健全检验科安全管理理念及安全体系,保障实验室工作人员的职业安全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2]。为此本文探究新冠疫情背景下医院检验科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建立的效果,结果如下。

资料与方法

20196-20206月我院检验科安全管理工作开展研究;对照组(20196-12)开展既往常规安全管理,观察组(20201-6)基于新冠疫情开展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建立。本研究已获得本院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方法:对照组开展常规安全管理工作。观察组基于新冠疫情下开展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的建立:(1)建立针对新冠病毒标本的针对性工作区,通过单独划分出一个区域专门进行样本的检测,其中指定专门的人进行检测工作。在检验科工作人员开展相应的检测过程中,专门配置相应的生物安全柜。在此基础上还需要做好实验室消毒工作,在专门接受检验的区域张贴相应的生物安全标志。注重对空气、物品等的消毒。其中针对空气消毒要求注意整个检验区域内的空气流通,避免使用中央空调。有条件安装空气消毒机,定时进行空气消毒。在专门检验区域无人工作时,使用紫外线灯进行整个区域内的杀菌消毒,要求每次消毒时间超过1 h,每次间隔8 h。针对专门检测区域的门窗消毒,使用喷雾式1 0002 000 mg/L含氯消毒剂进行消毒。(2)地面消毒:用1 0002 000 mg/L消毒喷雾,先由外向内喷雾1次,喷药量为200300 m L/m3,等到完成整个专门检测区域所有地面的消毒后,再从内向外再次使用喷雾式消毒剂进行消毒。每次消毒时间最少不能少于1 h。针对检验区域内的所有检验台、检验柜、桌面以及门把手等使用消毒液进行擦拭消毒。对于检验工作使用的各种仪器设备,对其表面进行擦拭消毒。(3)安全检查和评估:明确安全检查工作和评估工作人员的岗位职业,要求负责这方面的工作人员明确自身的岗位工作要求与具体职责,在整个工作开展的过程中,采用三级岗位监督制,要求针对这方面的安全检查与评估由科室主任、各专业组长、消毒隔离监督员分别担任,并开展相应工作。在疫情期间,检验科专门抽调1名工作经验超过5年的工作人员,开展具体的消毒隔离监督工作,检查每一个检验科工作人员在检验、消毒等方面的工作情况。各专业组织则监督其措施落实情况,科室主任负责相关操作规程的执行。一旦发现问题立即查找原因并处理解决。另外,为避免突发事件影响到整个正常检验工作的顺利开展,医院管理人员非常有必要结合特殊时期的工作具体情况,建立突发事故处理规程,确保检验人员遇到突发事件,能够有针对性地处理。(4)在注重对整个新冠病毒标本工作区域的安全管理之后,还需要规范相关标本的处理方法。由于各类标本均具有非常强的传染性,依次开展处理时,需要严格遵循传染病法开展相应处理。标本采集的过程中,针对尿液、分泌物、血液标本的采集,需严格按照相关要求。而在标本运输的过程中,一定要做到严防遗撒,实现专人签收。在对标本进行检验工作前,还需要开展相应的处理,以及在标本检测的过程中做到针对区域由专人进行检测。对于已出的检验报告单,需要通过甲醛蒸汽熏蒸24 h之后再发回至临床。完成标本的检测工作后,相应的废弃物均需要严格按照相应规范进行高压消毒处理、焚烧。对于使用过对标本进行检测过的相关用品用具,也需要进行相应的高压消毒处理或直接焚烧。(5)针对负责整个安全管理工作的工作人员,还需要加强培训工作,重点针对员工开展安全知识的培训,要求新入职员工7 d之内完成培训。另外,还需要加强对各种预案的演练,特别是针对新冠肺炎病毒标本或废弃物泄漏的处理演练,职业暴露的处理等。另外,通过观看相关视频的方式,让工作人员进一步了解在日常工作中如何预防感染,需要保证培训的内容是新冠肺炎最新研究进展。还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必须严格认真接受培训,在实际的工作中必须严格按照相关要求开展工作。

观察指标:比较两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情况。

统计学方法:数据采用SPSS 20.0软件分析;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两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情况比较:观察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例数为0,低于对照组的5例,但两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情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讨论

新型冠状病毒其传染性极强,20201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定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特别是含有新型冠状病毒的各类标本其本身也有非常强的传染性,由于各种研究的需要以及临床需要,要求检验人员对各类标本开展相关检测,而这就使得检验科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极大程度增加[3-4]。为保证检验科工作人员人身安全,避免出现职业风险,面对这种情况就需要从非常高的角度,开展对整个检验科工作的安全管理[5]

在如此特殊的新冠疫情背景下,对于处理各种高度危险标本的检验科工作人员,其风险极大程度增加。由于其在具体检验工作中开展的检验工作风险陡增,其产生的危害十分容易因一个小的细节导致影响面非常广的危害[6]。但是,现实情况却是部分医院认为检验科的安全管理仍然停留在生物安全层面,甚至部分医院其安全管理理念明显落后,相应的安全管理措施也无法有效覆盖整个医院范围内的检验工作[7]。现阶段的检验科安全管理工作,需要做到实现全方位的质量管理[8-9]。但目前在新冠病毒背景下,国内尚无规范的检验科安全管理制度,本研究旨在建立新冠疫情背景下的医院检验科安全管理理念及安全体系,加强检验科和各级医院临床实验室工作人员的隔离教育,保护实验室工作人员的职业安全[10-12]。通过建立安全管理制度及相应体系保证检验科各项工作的开展有依据、有参考、有标准,确保检验科各项工作的安全性[13]。本次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例数少于对照组,但两组安全管理不良事件发生情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在开展安全管理的过程中,我院针对新冠病毒进行了全员培训,保证了检测工作的安全有序进行,并能够保证项目的完成。另外,严格按照《医疗废物管理规定》及《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废物管理办法》对诊疗过程中产生的医疗废物进行处理,将一次性手套和口罩放入特殊容器,经高压消毒后处理;将口罩和隔离衣放在污物袋中高压消毒后清洗。检测后标本(痰、咽拭子、粪便、尿液、血)以及检测过程中所使用的污染废弃物(试管、痰盒、尿杯、干化学试纸及干化学试纸的存放盒)一律集中放入两层黄色塑料袋中高压消毒处理,或取出后由专人送至指定地点直接焚烧。

综上所述,在新冠疫情背景下,医院检验科安全理念管理及体系的建立,可提升管控效果,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王晟,李霄,杨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检验科整体应对措施的探讨[J].实用检验医师杂志,2020,12(2):120-122.

[2]王雅杰,潘美晨.在抗击传染病疫情中平战结合的临床检验体系建设重要性探讨[J]标记免疫分析与临床,2020,27(5):721-723.

[3]吴培东,李洪娟,拉毛加,.新冠肺炎防治期间加强医学检验科内部管理的几点做法和体会[J].医学理论与实践,2020,33(9)1377-1378.

[4]刘金花.探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检验科实验室生物安全防护的措施[J].赣南医学院学报,2020,40(2):129-132.

[5]孙艳婷,胡礼仪,杨磊,.医学检验科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管理方案及医务防护措施[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1-3.

[6]郭金英,纪爱芳,张开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实验室检测及防护[J].长治医学院学报,2020,34(1):16-18.

[7]王慧君,杜思昊,岳霞.冠状病毒肺炎的病理学特征回顾与展望[J].法医学杂志,2020,36(1):28.

[8]杨立平.3例聚集性发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T表现[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20,36(2):1-5.

[9]白露,刘泽世,周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实验室相关检测现状[J/OL].检验医学与临床:1-15.

[10]刘娟妮,李俊海,李丽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肿瘤内科患者的应急管理及诊治流程[J/OL].肿瘤防治研究:1-4.

[11]王晗,曲芬,汤一苇.2013年美国《感染性疾病微生物学实验室诊断应用指南》简介-病原及标本处理部分[J].传染病信息2014(1):8-12.

[12]陈秀英.传染病手术标本的安全管理[J].中外医疗,2010(16):150-152.

[13]郑江花,胡绿荫,李海聪,.埃博拉病毒感染性标本在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临床检验与生物安全防护[J].传染病信息,2014(5):257-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