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临床医学论文范文,临床医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前列腺癌的临床价值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2-09-21
  • 阅读量1次
  • 评分0

摘    要:目的:对前列腺癌诊断中运用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术的诊断效果进行观察。方法:选取本院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收治的86例疑似前列腺癌患者为研究对象,根据诊断方法的不同分成对照组(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和观察组(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各43例。观察两组诊断方法的术后阳性率及诊断效能。结果: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方法阳性率为37.21%。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方法阳性率为41.86%。两组诊断方法灵敏度、特异度、正确率、误诊率及漏诊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方法用于前列腺癌诊断中,能够获取组织学诊断,疾病检出率高,无须做肠道准备,安全简便,疾病诊断准确率高,可为疾病诊断提供科学的依据,推荐在临床上使用。

关键词:前列腺癌;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


近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不断加快,老年男性的前列腺癌发生率也不断升高。前列腺癌是男性最为常见的一种泌尿外科恶性肿瘤,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同的种族、地区之间患病率存在一定的差异[1]。相关的统计数据显示,相比亚洲国家和地区,西方国家前列腺癌患病率更高,在美国,前列腺癌在男性疾病中的发生率居第一位,该病是危及患者生命安全的一种疾病,患者死亡率高,仅排在肺炎的后面,居第二位[2]。前列腺癌在治疗中坚持早发现、早治疗原则,制订有效的治疗方案,对提升疾病康复效果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在前列腺癌疾病早期诊断中,主要使用超声引导下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法,但是受病灶较小这一因素的影响,导致在疾病诊断期间无法深入病灶内部探查,从而导致检查结果不准确。从检查结果数据可知,其存在较高的假阴性诊断率。目前,直肠超声引导下前列腺穿刺技术在疾病诊断中被大力推广使用,本研究选取本院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收治的86例疑似前列腺癌患者为研究对象,观察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方法所取得的诊断效果,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收治的86例疑似前列腺癌患者为研究对象,根据诊断方法的不同分成对照组和观察组,各43例。对照组年龄48~77岁,平均年龄(63.5±4.3)岁。观察组年龄47~78岁,平均年龄(64.2±4.1)岁。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所有患者对研究活动知情,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纳入标准[3]:(1)无尿失禁史者。(2)无严重脏器功能障碍者。

排除标准:(1)伴心脑血管疾病者。(2)伴结石及尿路感染者。(3)伴语言交流障碍者。(4)伴精神病史者。

1.2 方法

对照组采用My Lab Class C仪器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在手术前2 h,使用肥皂水对患者进行灌肠,诊断前0.5 h,医护人员给予患者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口服。在诊断时,患者取胸膝卧位,常规备皮,对术区进行消毒。超声探头频率为5.0~12.0 MHz,超声探头需经直肠置入,并对探头角度进行调节,以便显示前列腺横切面外周的轮廓,同时显示拟穿刺点。穿刺枪经超声引导支架置入,对穿刺针进行激发,使用12针法对患者进行前列腺穿刺。在前列腺结节部位增加1~2针穿刺。手术结束后,主要使用碘伏棉球对患者的直肠局部进行填塞压迫治疗,在给予患者止血预防感染治疗时应使用抗菌药物1~2 d,当患者的大便及尿液颜色恢复正常之后,应停止对患者使用止血药物治疗。

观察组采用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手术前无须对患者进行灌肠及开展预防感染治疗。要求患者取截石位,主要使用胶布或大纱布对阴囊至阴茎侧部位处进行固定,常规消毒及备皮会阴。在超声引导下,主要使用2%利多卡因10 m L+10 m L生理盐水对患者进行骶管麻醉,麻醉充分之后,对探头角度进行调节,显示前列腺外周带轮廓,在超声引导下用自动活检枪及18 G穿刺活检针经会阴对前列腺进行穿刺活检,取4个不同切面,每个切面取3条,结节明显处多取1条,共12+1条长约1.5 cm组织物送检。手术结束后对患者局部加压包扎1 d,无须给予患者止血及预防感染治疗。

1.3 观察指标

观察两组诊断方法的术后阳性率及诊断效能。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对照组患者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情况

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方法阳性率为37.21%,见表1。

表1 对照组患者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 诊断情况

2.2 观察组患者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情况

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方法阳性率为41.86%,见表2。

表2 观察组患者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情况

2.3 两组患者诊断效能比较

两组诊断方法灵敏度、特异度、正确率、误诊率及漏诊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两组患者诊断效能比较[%(n)]

3 讨论

当前,人们的健康意识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医院接受健康体检,从而有较多的前列腺癌患者被发现。前列腺癌疾病的发病人群主要集中在老年男性,属于一种恶性肿瘤疾病,疾病治疗前的诊断工作尤为重要,其诊断方法主要为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检测[4]。从前列腺癌疾病的发病区域来看,北美地区发病率最高,且其在男性肿瘤疾病中高于其他恶性肿瘤,是导致男性死亡的主要疾病[5]。之所以出现该种疾病,与患者饮食结构的改变有直接关系。患者日常进食较多的动物脂肪,加之经常吸烟,会对身体健康造成极大的危害。目前,该病在我国有较高的发病率[6]。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检测成为公认的前列腺癌的筛查方法,对该病在临床上的诊断展现出了较高的评估价值[7]。但并不是只有前列腺癌组织才分泌前列腺特异性抗原,良性的前列腺增生同样可导致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检测值升高,因此对前列腺癌的诊断不能只依赖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检测[8]。

在前列腺癌疾病诊断中,目前最为常用的诊断技术为穿刺活检术。前列腺癌发病于外周带部位,在中央带和移行带处病灶不多。以往诊断主要使用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术,但是该种诊断方法漏洞较多,会影响诊断结果的准确性[9]。前列腺癌病灶主要分布在前列腺前半区和尖部位置,使用会阴穿刺方法,采用穿刺针与外周带平行进针,经过前列腺前半区和尖部,在理论上可以降低漏诊率。

本研究结果显示,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方法阳性率为37.21%,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诊断方法阳性率为41.86%,两组诊断方法灵敏度、特异度、正确率、误诊率及漏诊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前列腺癌疾病诊断中使用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方法,能够对患者良恶性疾病进行准确诊断,并且能够对疾病进行病理学分类,以便直观地了解到患者的细胞学形态及分化情况。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操作方法简单,属于高分辨超声,穿刺成功率明显提高,患者出血风险降低,可完成对结节的准确定位。该种诊断方法主要采用局部麻醉方式,能够将麻醉剂充分浸润到前列腺尖部包膜及皮下组织部位,减轻患者会阴部穿刺所引发的痛苦,以超声引导为依据来选取穿刺进针点,实现对患者的实时检测,避免穿刺针反复调整角度而导致前列腺及周围组织部位出现极大的损伤。该诊断方法在实际应用期间,要求超声医师在对患者进行穿刺之前,对前列腺形态进行反复扫描,观察内部回声及外周带部位有无血流增多异常状态及低回声病灶,当发现患者存在结节时应对其进行重点穿刺,并且在穿刺期间应避开尿道,防止患者出现血尿症状,防止患者精囊遭受过大的损伤,从而引发血精。

程勇谋等[10]研究显示,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术对前列腺癌诊断的灵敏度、特异度、正确率、误诊率及漏诊率分别为61.3%、79.3%、70.0%、20.7%、38.7%,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结节穿刺活检术对前列腺癌诊断的灵敏度、特异度、正确率、误诊率、漏诊率分别为59.4%、85.7%、71.7%、17.4%、40.6%,两种诊断方法各项指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本研究与该研究结果具有一致性。

综上所述,将骶管麻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方法用于前列腺癌诊断中,能够获取组织学诊断,疾病检出率高,无须做肠道准备,安全简便,疾病诊断准确率高,推荐在临床上使用。


参考文献

[1]陈远祥,华庆生,邹峰.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诊断前列腺癌的临床价值及其安全性研究[J].中国医学创新,2018,15(16):96-99.

[2]翟丽雪,刘丽伟,王欣娅,等.血清前列腺特异抗原并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术对前列腺癌的诊断价值[J].精准医学杂志,2021 ,36(3);:243-245,250.

[3]谷兴龙,何秉勋,朱智虎.超声引导下经会阴与经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术对前列腺癌诊断的-致性比较[J].分子影像学杂志,2021 ,44(3):488-491.

[4]吕剑.基于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与经直肠穿刺活检的安全性及准确性研究[J].中国社区医师,2020,36(34):16-17.

[5]周俊红,赵玉保,安瑞.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结合血清前列腺特异性抗原诊断前列腺癌中价值分析[J].实用医技杂志,2020,27(10)-:1379-1380.

[6]欧永跃.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术在前列腺癌诊断中的效果分析[J].临床医学工程,2020,27(7):861-862.

[7]刘立江.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结合血清PSA诊断前列腺癌的价值探讨[J].基层医学论坛,2019,23(32):4672-4673.

[8]魏云飞,卢超,马雪中,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与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术的临床分析[J].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19,34(8):613-616,620.

[9]王国桥,龚永明.超声引导下经会阴前列腺穿刺活检与经直肠穿刺活检安全性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52):216.

[10]程勇谋,莫耀良,谭静,等.直肠超声引导下经直肠与经会阴穿刺活检诊断前列腺癌的临床价值及安全性比较[J].海南医学, 2021,32(17):2227-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