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中西医结合论文范文,中西医结合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经超声监测中西医结合治疗药流不全临床分析

  • 投稿石二
  • 更新时间2015-09-15
  • 阅读量637次
  • 评分4
  • 60
  • 0

彭连娟1 李 娟2

1.北京门头沟龙泉医院B超室,北京 102300;2.北京门头沟龙泉医院办公室,北京 102300

[摘要] 目的 在超声监测下分析中西医结合治疗药物不全流产的临床疗效。方法 选取自2012年1月—2013年6月来该院进行治疗的药流不全患者120例,随机分为对照组与治疗组,两组均为60例。在治疗前、用药1周后分别进行超声检查宫内情况。对照组单纯应用西药米非司酮+米索前列醇治疗,治疗组在应用米非司酮治疗同时加服中药治疗。结果 对照组的总有效率为68.3%,治疗组的总有效率则超过94.2%。治疗组在服药后的阴道出血时间、阴道出血量、宫腔内残留物排出三个方面明显优于对照组,而且P< 0.05。结论 通过此次在超声监测下证实:中西医结合治疗药物不全流产效果非常理想,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加速宫内残留物排出,减少阴道出血量,同时大幅度降低阴道流血的持续时间。中西医结合治疗药流不全可以治其根本,其中中药作用效果明显,既可以提高子宫收缩性,加快宫内残留蜕膜与剥脱不全的蜕膜组织排出,减少病程,避免患者再次清宫手术痛苦,同时又没有明显的不良反应,值得临床推广。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 中西医结合;药流不全;临床分析

[中图分类号] R169.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5)01(a)-0183-03

[作者简介] 彭连娟(1968.7-),女,北京人,本科,主治医师,从事超声诊断工作。

李娟(1970.8-),女,北京人,本科,中医科主治医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

目前早期意外妊娠的有效补救手段首选为药物流产,不过也有很多患者在药流产后发生阴道持续出血、宫腔残留等情况。该研究选取自2012年1月—2013年6月来该院进行治疗的药物不全流产患者120例,通过治疗前后进行超声监测观察对照组(单纯西医治疗)和治疗组(中西医结合治疗)两种方式治疗药物不全流产,并对治疗结果进行深入分析、研究,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120例该院就诊的门诊药物不全流产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与治疗组。

入选条件为:(1)流产情况:药物流产时用药时的孕龄未超过52 d,用药后有妊娠囊排出;(2)出血情况:阴道出血大于14 d,不过出血量大多数未超过正常月经量;(3)B超情况:宫腔中存在不均质强回声团或强弱不均的混合型回声团,异常回声团内或其周围可见到条状、星点状彩色血流信号,测RI<0.60,超声提示宫腔内残留物存在。同时不均质强回声团面积为:>3 cm2。(4)其他情况:上述病例患者在流产前全部通过化验检查HCG(+)、B超证实为宫内妊娠;同时生命体征稳定,血红蛋白超过98.5 g/L,肝肾功能均无异常,没有明显用药禁忌。

入组后将上述患者随机分成对照组与治疗组,两组均为60例患者,患者平均年龄在18~36岁之间,孕产次数在1~4/1~2次之间,停经天数在35~52 d之间,两组患者基本信息无明显差异。

1.2 方法

对照组单纯应用米非司酮治疗,方法为:空腹口服米非司酮25 mg,早晚1次,连续2 d。第3天清晨空腹口服米索前列醇0.5 mg,3 d为一治疗循环。治疗组在应用两天米非司酮的同时加用中药丹红汤治疗,方剂为:丹参15 g、红花9 g、赤芍9 g、当归12 g、桃仁9 g、川牛膝15 g、益母草30 g、女贞子15 g、炙甘草6 g以及旱莲草15 g,用水煎服,1剂/d,5 d为一治疗循环。腹痛明显的患者加用蒲黄、五灵脂各15 g,阴道出血量多的患者加用蒲黄8 g,有心悸气短等自觉症状的患者加用党参、黄芪各15 g。

1.3 疗效指标

痊愈:阴道出血停止;腹痛及相关症状完全消失;通过B超检查宫腔中不均质强回声团消失,子宫收缩无异常,内膜线清晰可见。显效:上述症状得到显著的改善;通过B超检查宫腔中强回声光团面积明显减少或基本消失,子宫收缩明显好转,但看不到内膜线[1[。无效:上述症状没有改善,阴道出血超过14 d;B超检查仍有不均质强回声团,提示宫腔内仍有残留。总有效=痊愈+显效。

1.4 统计方法

应用spss 13.0统计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分析,计数资料用n和率(%)表示,比较采用χ2检验。

2 结果

对照组23.3%阴道出血持续时间少于5 d;28.3%患者阴道出血量少于月经量;用药7 d后41.7%患者宫内残留物消失,内膜线清晰可见。而治疗组则56.7%患者阴道持续出血时间少于5天,68.3%患者阴道出血量少于月经量,23.3%患者阴道出血量等于月经量;用药7 d后73.3%患者宫内残留物消失,内膜线清晰可见。对照组26.7%患者阴道出血持续时间大于14 d;25.0%患者阴道出血量大于正常月经量;用药7 d后B超检查26.7%患者宫腔内仍有残留物存在。而治疗组则仅有5.0%的患者阴道出血持续时间超过14 d;8.3%的患者出血量超过月经量;用药7 d后B超检查仅有5.0%的患者宫腔内残留物变化不明显。经过比较,结论显示:治疗组在患者阴道出血时间、阴道出血量、宫腔内残留物排出等方面均明显优于对照组。

治疗后两组患者阴道出血持续时间对比见表1,阴道出血量对比见表2,B超检查宫内残留物情况见表3。

结果解释:治疗组的阴道出血持续时间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其中阴道出血持续时间小于5 d的治疗组占56.7%,而对照组仅为23.3%;阴道出血持续时间大于14 d的治疗组仅占5%,对照组高达26.7%。

结果解释:治疗组的阴道出血量明显少于对照组(P<0.01),其中小于月经量的治疗组占68.3%,而对照组仅为28.3%。

结果解释:治疗组的B超检查宫内残留物面积明显少于对照组(P<0.01),其中治疗组宫内残留物消失比例高达73.3%,而对照组仅为41.7%。

3 讨论

一般来说不全流产为流产后较为多见的并发症,尤其是药物流产更为多见。至今为止,国内外没有比较规范的非手术治疗方法应对药物流产不全。通过该实践得出:使用米非司酮配合中药丹红汤治疗药物不全流产,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既往单纯应用西药米非司酮+米索前列醇的作用时间短、流血时间长以及子宫恢复慢等不足,又无伤及患者子宫内膜肌层及增加感染的情况发生。并结论得出:在60例患者中34例患者出血持续时间少于5 d、41例患者出血量少于月经量;17例患者出血持续时间少于10 d;6例患者出血时间少于14 d;仅有3例患者出血持续时间超过14 d、5例患者出血量超过月经量,总有效率高达95.0%。结论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药物不全流产法从治疗后的阴道出血时间、出血量、子宫恢复情况、继发感染等并发症方面优势明显。

目前在临床上一旦出现药流不全,妇科医生大多采用米非司酮与米索前列醇联合应用治疗,只有在药物治疗无效时才采用手术清宫治疗[2]。米非司酮是一种受体水平的抗孕激素药物,其可以直接作用于子宫内膜,能够和体内的孕酮竞争蜕膜上的孕酮受体,可以出现较强的抗孕酮作用,快速遏制孕酮活性,同时配合米索前列醇的短效强烈收缩作用,可以令残存的蜕膜组织丧失支持,进行蜕膜与绒毛组织剥脱,继而使机化的胚胎与宫壁剥离[3],使子宫内膜完全脱落并将残留物一并带出,再加上正常子宫收缩使子宫螺旋小动脉闭合而达到止血,起到了“药物性刮宫”的作用[4],是近些年治疗药流不全的常规方法。但是经过多年临床应用研究者发现:米非司酮配合米索前列醇治疗,由于其药理学作用时间短,显示其治愈率虽然较高,但阴道出血时间长、出血量也较多,给患者带来了新的痛苦,导致了新的并发症的发生[5]。

在临床实践中,该研究发现中药在妇产科应用广泛,而且中药的作用越来越得到临床认可,尤其是在活血、止血、排血等方面作用优势明显。该研究应用的丹红汤方剂中,丹参、红花、当归、桃仁、赤芍都有非常强的活血化瘀、通络止痛之功效,可以有效地松解变形的绒毛与子宫壁的粘连;而蒲黄、益母草除了活血之效外,还有非常强的收缩子宫的功能;女贞子以及旱莲草可以凉血止血;炙甘草有调和药性、益气复脉的功效;川牛膝能有效的化癖引血下行,可以治疗血癖经闭以及腹中肿块等[6-7]。该研究中患者通过口服米非司酮与中药赤红汤联合应用,有效地调补脏腑、活血化癖、提气益血、清热化癖,使癖去血从而循经,利用上述相关的配伍作用,完善宫腔中环境,深化子宫的收缩力以及紧张度,祛除胞中淤血,使残留的脱膜组织容易被排出,阴道出血时间减少,出血量降低,达到止血、养血的功效,可以从根本上提高子宫复原与子宫内膜的修复速度[8-10],与以往的传统治疗手段及治疗效果存在一定的差异。

通过该实践得出:在超声监测下应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药流不全十分有效。中西医结合治疗药流不全可以治其根本,二者联合应用,能更好地发挥中西医药物各自的优势,标本兼顾,其中的中药作用效果明显,可以提高子宫收缩性,加快宫内残留蜕膜与剥脱不全的蜕膜组织排出,明显缩短病程,减轻患者痛苦,又避免了手术清宫带来的术后感染、继发不孕等诸多并发症,且同时明显不良反应,配合安全、简便、无创、重复性好的超声监测,极易被广大患者接受,值得临床推广。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 曹海根,王金锐.实用腹部超声诊断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747-748.

[2] 许云娥.米索前列醇对缩短药物流产后阴道出血时间的影响[J]. 基层医学论坛,2011(29):883-884.

[3] 辛崇敏,张瑞珍,卢培玲.中西医结合治疗不全流产疗效观察[J]. 社区医学杂志,2011,9(15):51-52.

[4] 谷春香,李倩华.安宫黄体酮治疗药物流产后阴道出血45例疗效分析[J]. 现代医药卫生,2009,25(23):3591-3592.

[5] 许泽花,中西医结合防治药物流产后阴道出血和不全流产138例疗效观察 [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3,30(10):24-26.

[6] Alberti KG, Zimmet PZ. Definition, diagnosis and classification of diabetes mellitus and its complications. Part 1: diagnosis and classification of diabetes mellitus provisional report of a WHO consultation[J]. Diabet Med, 1998 Jul,15(7):539-553.

[7] 郭培祯,董婷,龚磊,等.甲基睾丸素联合生化汤治疗药物流产后阴道出血疗效观察[J]. 中国医药,2006,1(7):432-433.

[8] 李丽芬.不全流产的中医中药治疗[J]. 中医药学报,2009(6):98-99..

[9] ER Couto,E Couto,B Vian,et al. Quality of life, depression and anxiety among pregnant women with previous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s. Sao Paulo Medical Journal,2009,127(4):185-189.

[10] 杨名群.中西医结合治疗妊娠早期先兆流产100例[J].广西医学,2006(12):1984-1985.

(收稿日期:2014-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