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临床研究

  • 投稿菜花
  • 更新时间2018-03-09
  • 阅读量873次
  • 评分4
  • 11
  • 0

  [摘要]目的研究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临床价值。方法采用临床资料查证法,方便选取该院2014年11月—2015年1月收治的58例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患儿,按照治疗方法的不同,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对照组给予西医对症支持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治疗的基础上,增加中医治疗方法,临床观察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结果对照组患儿的临床疗效75.86%(22/29)明显低于观察组患儿的临床疗效93.10%(27/29),两组数据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临床疗效确切,具有较高的治愈率及调节力,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关键词]中西医结合;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治疗;临床疗效


  小兒支原体肺炎是小儿肺炎的一种,也是目前临床较为常见的肺炎类型。多发于3岁以下幼儿,为原发性非典型肺炎。临床常表现为毛细支气管炎,发热无定性,咳嗽症状较为明显,患儿往往伴有咽痛或头疼等症状,X线平片所见,表现明显,病程一般为2~3周,也有迁延时日较长,偶有病程超过6周者,给患儿生命健康带来严重的不良影响。该研究为探讨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临床效果,特方便选取该院2014年1月—2015年1月呼吸科患儿58例作为该次研究对象,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采用临床资料查证法,选取该院,方便收治的58例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患儿,按照治疗方法的不同,平均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所有患儿均符合《实用儿科学》的诊断标准,患者伴有不同程度的发热(不发热)、剧烈咳嗽(多为干咳)、咽痛、头痛等症状。按照治疗方法不同分为对照组及观察组,两组各29例,对照组中男患儿17例,女患儿12例,年龄0~4岁,平均年龄(2±1)岁.观察组患儿:男患儿15例,女患儿14例,年龄0.5~3.5岁,平均年龄(2±0.25)岁。两组患儿的临床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有可比性。


  1.2治疗方法


  对照组29例给予西医常规对症支持治疗,观察组29例在对照组治疗的基础上,增加中医治疗方法,临床观察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西医对症支持治疗包括:退热(乙酰氨基酚溶液)、氧疗(对气道梗阻患者给予吸氧)、雾化吸入、补液和镇痛治疗(酌量应用合氯醛或苯巴比妥);此外还需要应用抗生素进行治疗,以大环内酯类药物阿奇霉素和红霉素为代表,剂量以阿奇霉素:10mg/(kg·d),溶于5%葡萄糖液中静滴或红霉素:20~30mg/(kg·d),溶于5%葡萄糖液中静滴;肺外并发症治疗和对症支持治疗等。中医治疗以镇咳祛痰和清热解毒为治疗目的,除了可以服用中成药外,还可以应用中医针灸疗法、拔罐疗法和穴位贴敷疗法等。


  1.3疗效评定


  将临床疗效分为有效、可控、无效3个等级。有效:患儿临床症状、体征全部消失,全然治愈;可控:患儿的临床症状体征有所缓解;无效:治疗前后患者的病情无改善,或者进入急性加重期,不得不实施紧急救助和治疗。总有效率为治愈率加显效率。


  1.4统计方法


  以SPSS20.0统计学软件对两组所有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两组患儿的临床疗效等计数资料均采用%表示,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情况,对照组患儿的临床疗效75.86%(22/29)明显低于观察组患儿的临床疗效93.10%(27/29),两组数据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讨论


  3.1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病因及临床特点


  小儿肺炎是小儿常见病、多发病,尤其是冬季和初春最为频繁,一旦患儿得不到及时治愈,就会反复发作,迁延不愈,对儿童的健康成长极为不利。支原体肺炎作为小儿肺炎的一项感染因素,目前的发病率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加之环境恶化等不良因素影响,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发病情况十分危险,一旦治疗延误,对患儿额生命健康将会带来不良影响。


  目前从发病机制来讲,主要受个人体质因素、营养供给因素以及小儿自身呼吸道发育不良因素等的制约、加之一旦生病,患儿的机体抵抗能力下降,对小儿自身安全和生活环境等,带来极为不良的影响。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临床无特异性症状,与普通感冒的临床症状极为相似,很容易被误诊。临床主要表现为:发热无定性、高热、干咳、咳痰约占85%以上,还伴有喉头痰鸣、气喘等,血常规检查多伴有血细胞增多、红细胞下降等,甚至患儿中部分伴有神经系统损伤和肝脏损伤等不良表现。


  3.2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临床治疗


  上述研究表明。对照组患儿的临床疗效75.86%(22/29)明显低于观察组患儿的临床疗效93.10%(27/29),两组数据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西医对症支持治疗和中医治疗方法的联合应用,获得了较为可观的治疗效果结合治疗满意度。在临床实践中,最为一项有价值的治疗方法,在临床实践中,获得了突破性进展。


  尤士军[1]的研究报告表明,经治疗后,试验组显效55例,有效18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7.33%;对照组显效32例;有效30例;无效13例;总有效率为82.67%;两组疗效比较,试验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疗效满意,值得推广[2]。张晓春等[3]的研究表明,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发病率较高,要实现对该疾病的确诊,必须要通过临床症状、疾病史、实验室检查等手段,而且在治療时。必须予以对症支持治疗,惯常采用的药物有红霉素、阿奇霉素等,主要进行抗病毒、抗感染治疗,提高治疗效果,降低不良症状的发生率。张华静的研究就表明,中医治疗喜爱偶尔肺炎支原体肺炎从辨证论治、外治法方面获得了突破性进展,同时中医药的治疗也取得了较好的疗效。目前西医临床治疗中,不良反应的概率也在逐渐缩小,中西医结合治疗互相弥补缺陷,在实际的治疗成果中,获得了完美的治疗效果[4]。缪红霞等[5]的研究表明,肺炎支原体肺炎临床症状尤为明显,体征较为轻微,经X线胸片检查,可发现明显阴影。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外感染疗效显著。适合于临床推广应用。


  综合上述研究报告结果,表明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感染的中西医治疗,获得了较为满意的治疗效果,尤其是该研究中的治疗成果和学者们的综合研究结果证实,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治疗上,中西医结合的治疗理念,值得临床医师推广应用。


  在目前的西医对症治疗方面,以抗生素的应用为例,阿奇霉素对肠胃油腻刺激作用,尤其是实施静脉滴注时,一旦滴速过快,极有可能会导致患儿恶心、疼痛、干呕等不良反应,此外,还要患儿首次滴注后2h内有严重腹泻等不良反应。在中医治疗理念中,针灸和拔罐对年龄较小的患儿不易施针和配合治疗,但是贴敷穴位的中药贴膏治疗,可以弥合中医其他治疗方法缺憾。但是单单依靠中药治疗,起效太慢,对急性期的患儿,实施必要的中西医治疗,对治愈患儿,实践患儿早日康复,具有积极的效能,值得临床医师广泛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效果的Meta分析中,实践对小儿肺炎的有效治疗[6]。余君的研究中,西医常规对症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给予中药配方颗粒口服治疗,取得了满意的治疗效果[7]。王颖洁等[8]认为,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临床效果明显,安全系数高,值得临床推广运用。何雅娉等的研究中,阿奇霉素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疗效得到肯定。但是副作用也明显,联合中药治疗效果极佳[9]。


  西医结合患儿实际病症,实施有针对性的治疗措施,包括退热、氧疗、雾化吸入、补液和镇痛治疗以及肺外并发症治疗和对症支持治疗等;中医循证患儿本源,实施中药贴敷手法的辩证施治理念,实践了祛痰镇咳、清热解毒的特殊功效,在实际的中医辩证治疗领域中,以其独特的治疗方法,获得了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特殊治疗效果。该研究中,中西医结合治疗药物和治疗方法的革新,对患儿的早日康复奠定了中西医依据。从研究学者们的研究综述和研究治疗进展中,获得了突破性的治疗进展,尤其对患儿生命健康安全,提供了保障。


  综上所述,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临床疗效确切,具有较高的治愈率及调节力,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作者:陈斌泽

    [参考文献] 

  [1] 姚艳青,崔红.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中医药研究进展[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10):1436-1440. 

  [2] 陶华景.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疗效研究[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15(7):15-16. 

  [3] 张晓春,吴要伟.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国内文献Meta分析[J].内科,2014,9(4):467-470. 

  [4] 张华静.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中西医治疗研究进展[J].医学信息,2015(21):357-358. 

  [5] 缪红霞,何文华,张晓晖,等.中西医结合在小儿支原体肺炎治疗中的临床研究[J].医药前沿,2016,6(29):132-133. 

  [6] 黄玉瑛,邱钟燕,朱思刚,等.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效果的Meta分析[J].中国医药,2014,9(11):1585-1591. 

  [7] 余君.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疗效观察[J].中国卫生产业,2013(32):183,185. 

  [8] 王颖洁,张莉,刘俊莉,等.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100例临床治疗分析[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6(3):332-334. 

  [9] 何雅娉,刘冬.宣肺止咳益胃方联合西药治疗小儿肺炎支原体肺炎的临床研究[J].科技视界,2016(4):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