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产业演进阶段的并购绩效评价———以青岛海尔为例

  • 投稿旧集
  • 更新时间2017-11-02
  • 阅读量829次
  • 评分4
  • 55
  • 0
蔚国红

(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呼和浩特供电局,内蒙古呼和浩特010050)

[摘要]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一批新的并购潮在家电行业开始流行,按照家电产业演进的规律来看,总共分为三个阶段,即初创阶段、规模化阶段以及集聚化阶段,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并购绩效,因此文章就按照产业演进的趋势、并购动因导向,以及并购绩效的逻辑形式,对并购进行研究。首先总结了前人的研究理论,其次以青岛海尔为例,对其并购历程进行分析,总结出其每个演进阶段的并购绩效,得出最终的结论。

[关键词]产业演进;并购导向;并购绩效

[DOI]10.13939/j.cnki.zgsc.2017.30.080

1 研究背景与意义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的家电制造业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早期国家发展以军工、煤电、石油、化工、机械等重工业为主,消费品只能满足人民基本生活需求,家电只是一个空概念;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家用电器开始大量走入普通人的家庭生活;时至今日,21世纪互联网技术革命使我们的生活由于智能家电的出现变得更加方便、快捷。面对世界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浪潮,家电行业作为我国制造业中的领航行业,经受着从低端到高端转型的挑战,如何迎接挑战成为很多家电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以青岛海尔为首的家电企业在挑战中都选择了并购,想要依靠并购的行为,来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提高其市场竞争力。我国的家电企业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出现了并购浪潮,至今先后经历了三次大型的并购潮,而且每个企业在不同的产业演进阶段有不同的并购导向,每个企业,每个阶段的并购效果又大不相同,这些并购的结果究竟如何呢,需要我们去分析。本文对青岛海尔从成立之初到企业并购及之后发展情况进行梳理,研究了不同产业演进阶段的不同并购动因导向以及并购效果。本文的研究意义在于:在总结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构建了新的基于产业演进视角的并购绩效评价体系,更利于指导企业根据产业的变化趋势来进行并购决策。

2 文献述评

国外内很多学者都对并购进行过研究,从这些并购文献中我们可以看出:首先,在并购动因方面,国外的学者比较注重研究并购的协同动因、代理动因以及并购浪潮动因,而国内的学者比较关注体制动因和并购浪潮动因。其次,虽然国内外学者也有从产业演进的角度来分析并购动因的,但是都是在大样本的实证下研究的,而且没有对不同行业或者某一行业按其演进规律来进行研究。同时,在大样本分析过程中,很多学者都是通过对比并购前后一年的财务指标来进行并购绩效评价,也有的用股市上的超额收益率来评价并购绩效,这种评价方式既没有考虑到并购的效果可能不会及时显露,也没有考虑到企业并购不仅是为了股价上升或财务改善。因此,本文就采用了案例分析法,对青岛海尔按照其演进的规律进行阶段的划分,然后再对其每个阶段的并购活动进行归纳和总结,从财务指标和非财务指标两方面对其并购绩效进行分析。

3 研究设计

本文选择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青岛海尔)作为案例研究对象。案例选取原因为:首先,该企业是家电行业的领导者,有一定的代表性。其次,该企业存在大量的成功并购事件发生,有研究的典型性。最后,该企业存续时间足够长,具备依据产业演进规律划分生命周期的条件。

本文的资料和数据均来自青岛海尔的官方网站。青岛海尔按照产业演进规律分为三个阶段,即初创阶段、规模化阶段以及集聚阶段。由于采用财务指标来衡量不同时期的并购绩效不一定能得出准确的结论,因此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一些非财务指标也进行了分析,构建了基于不同产业演进阶段的适合家电行业的并购绩效评价体系,具体评价指标如下。

在初创阶段,本文选择了财务指标和非财务指标来对其并购绩效进行分析。财务指标主要有净利润的变化;非财务指标主要有并购经验和管理经验的获取。

在规模化阶段,本文也选择了财务指标和非财务指标来对其并购绩效进行分析。财务指标主要有境外营业收入的变化;非财务指标主要有市场占有率、海外的美誉度,以及并购经验的获取。

在集聚阶段也是采用了财务指标和非财务指标来分析其并购绩效。财务指标主要有每股收益、净资产收益率,以及营业收入净利率;非财务指标主要有细分市场份额、品牌数量的变化情况、产业链的延伸情况,以及多元化市场布局情况。

4 案例分析——以“青岛海尔”为例

青岛海尔基于产业演进的并购活动始于1995年,产业阶段的划分及并购绩效评价如下。

4.1初创阶段并购绩效评价

青岛海尔的初创阶段为1984—1999年,其主营产品为冰箱、洗衣机。这个阶段整个家电行业属于比较分散、技术尚不成熟、市场需求也特别小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青岛海尔于1995年并购了红星电器,众所周知,红星电器是一家非常老牌的洗衣机厂,由于缺乏管理经验,从1995年就出现了资不抵债的状况,为了拯救红星,在1995年,青岛市政府将其免费地给了青岛海尔。1997年青岛海尔并购了广东顺德洗衣机厂、莱阳电熨斗厂、贵州风华电冰箱厂,以及合肥黄山电冰箱厂等在内的18个工厂,1999年又以4235万元并购了章丘电机有限公司,并拥有了其将近98.15%的股权。

初创阶段并购的特点就是国内多元化并购,并购的目的就是将一些亏损的企业,转变为盈利。并且这个阶段政府起主导性的作用,我国政府在十五大上提出了要对国有企业实施战略性的重组,让其在三年内改善其贫穷的现状,同时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鼓励企业之间的并购,以此来希望可以让那些亏损的企业尽快地转变为盈利。青岛海尔虽然在1997年大量兼并后出现了亏损的状况,亏损金额高达3000多万元,然而1998年就开始盈利,直到1999年实现了年净利润3.1亿元。海尔的这一并购行为不仅解决了很多人工作问题,而且还把市场理念引入了企业。在这个阶段,主导产业再加上政府的支持,不仅能够帮助企业实现扭亏为盈的战略意图,还为很多企业的并购行为提供了参考。

4.2规模化阶段并购绩效评价

青岛海尔的规模化阶段为2000—2007年。家电行业从2000年开始出现了快速发展,逐渐地呈现规模化的特点,每个企业除了主打自己的产品外,还关注产品的多样化,并将规模扩大到其他领域。青岛海尔也是如此,从初创阶段的冰箱、洗衣机,发展到后来的冰柜、空调、洗碗机、燃气灶等。这个阶段的特征就是产品变得多样化,企业开始规模化,市场需求也扩大化。

在规模化阶段,青岛海尔于2001年并购了意大利迈尼盖蒂的一家工厂,并拥有了其白色家电的生产基地,这是海尔的首次跨国并购,也是我国的首家跨国并购的成功案例。青岛海尔于2006年并购了其旗下的空调电子公司以及合肥、武汉、贵州三个空调公司的股权,解决了四家企业同行的竞争,不但整合了其内部的空调业务,还提高了其市场竞争力。并于2007年并购了印度的一家冰箱厂,将自己的市场扩展到东南亚和南亚领域,由此可以看出,这个阶段的并购特点主要就是国际并购,并购还是以市场导向为主,以整合内部流程、扩展国际市场为思路,实现了成功打入国际市场,还增强了其盈利能力。相关资料显示,在规模化阶段,青岛海尔的境外收入在2007年高达61亿元,占其总收入的40%,而且青岛海尔也逐渐地在国际市场上越来越有竞争力。

数据证明,在规模化阶段,青岛海尔内外兼抓的并购思路不仅实现了并购意图,还牢牢地抓住了海外市场,扩大了市场份额,并且其并购举动,让其在空调领域成为继格力和美的之外的又一大空调生产制造商。同时,青岛海尔实现了家电产品当地生产,既增加了盈利,还在海外市场上获得了美誉,为其他行业如何融入海外市场,扩大海外市场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经验。

4.3集聚阶段并购绩效评价

青岛海尔的集聚阶段为2008年至今。这个阶段,海尔集团一直在积极地整合其旗下的家电业务,想要把青岛海尔打造成家电业的巨头。这个阶段的家电行业研发方向为智能、环保、节能、时尚以及个性化的高端产品,如智能滚筒洗衣机、双开门冰箱、三门冰箱以及多门冰箱等。青岛海尔也是在这个阶段研发一些高端产品以及适合偏远农村市场的中端产品,采用了零库存即需即供的生产模式,既向市场提供了更加精细、高端的产品,还符合产业集聚阶段的特征。在这个阶段,青岛海尔于2008—2010年先后并购了海尔电器集团52.03%的股权,直到2010年拥有了其100%的股权,并增加了热水器的业务。2011年并购了智能电子公司、精密塑胶公司在内的10家公司的股权,增加了模具、特种钢板等业务,实现了纵向整合。而且在2011年还并购了三洋电机以及其子公司和附属公司。同时在2013年并购了上海贝业新兄弟物流公司,拥有了其60%的股权,有了青岛海尔专门的物流配送公司。2014年,继续收购海尔集团旗下的研发类资产、青岛海尔空调电子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的少数股权。2015年青岛海尔并购了小焙科技——一家专注于高端智能厨电的互联网公司,增加了智能烤箱及周边烘焙产品,有效地提高了青岛海尔在白色家电方面的优势。并且同年并购了三菱重工、海尔开利冷冻设备公司,拥有了三菱重工45%的股权、海尔开利冷冻设备公司49%的股权,其中三菱重工是一家生产制造空气调和机和相关配件的企业,而海尔开利冷冻设备公司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以及售后为一条龙的制造冷冻设备的企业。2016年青岛海尔并购了通用电气家电,将其市场扩展到南美和北美市场,通用电气家电在北美和南美市场有良好的销售渠道,打通这个市场就可以让青岛海尔将其先前并购的三洋、斐雪派克品牌推向北美市场和南美市场,同时海尔电器还可以让通用电气推向国内、日本以及东南亚市场,实现双赢。

这个阶段,青岛海尔更加关注于产品的高端化以及市场上个性化的需求,并且在并购过程中,既扩展了其核心业务,也扩大了其上、下游企业的业务,因此可以将其这个阶段的并购分为两种,即横向整合和纵向整合,横向整合就是为了完善其白色家电的产品业务线,纵向整合是为了延伸其家电生产的产业链,有效地提高了其国内外的核心竞争力。同时通过集聚阶段的并购,青岛海尔的财务绩效变得越来越好,其净资产收益率从2008年到11.72%上升到2014年的27.58%,每股收益也从2008年的0.57元增加到2014年的1.74元,几乎是2008年的3倍,营业收入净利率也从2008年的2.53%上升到2014年的5.62%,增长了几乎一倍多。

在集聚阶段,青岛海尔基本上也是内外兼抓,既利用了被并购企业的市场影响力,也利用了被并购企业的海外营销渠道,使得青岛海尔的国内市场不断地渗入,国外市场不断地升级,满足了人们的多元化需求。并且青岛海尔并购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其主要是走高端路线,不论是产品,还是被并购的企业,在市场影响力方面、品牌影响力方面都是数一数二的,有效地完善了青岛海尔的产业链。可以说在集聚阶段,青岛海尔通过国内并购基本实现了“国内市场要深入”的目标。在海外市场,也实现了其“海外市场要升级”的期望。差异化个性产品大受欢迎,高端产品市场份额一再提升,高端品牌也不断增加,品牌绩效良好,产业链进一步完善。

从青岛海尔在集聚阶段的并购行为可以看出,集聚阶段的并购应该以市场为主导,打造高端的产业链和高端产品,提高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并且,通过对高端产品的收购,提高其自身的研发能力,让企业内部的产品更加高端精细化,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

5 研究结论

综上所述,本文以青岛海尔为例,分析了其从初创阶段到集聚阶段具有代表性的并购活动,并且依次分析了不同阶段的并购特点和并购绩效,得出以下结论。

在产业的初创阶段,企业要想保证并购绩效良好,需要政府的支持,并且要进行多元化的并购。在规模化阶段和集聚阶段,需要以市场为主导,才能保证并购绩效良好。在规模化阶段需要以横向并购为主,在集聚阶段要以纵向并购和多元化并购为主,这样才能有效地保证并购绩效。由此可以看出,产业演进的趋势会推动着企业并购活动,企业应该根据其不同的演进阶段,采用合适的并购行为,才能实现并购目标,有效地增加盈利能力,提高其市场竞争力。

参考文献:

[1]周绍妮,文海涛. 基于产业演进、并购动机的并购绩效评价体系研究[J]. 会计研究,2013(10):75-82.

[2]王祥春. 基于产业演进、并购动机的并购绩效评价体系研究[J]. 时代金融,2014(9):170-171.

[3]瞿路航. 企业成长理论视角下的企业并购动因分析——基于蒙牛收购雅士利案例[J]. 商业经济,2013(19):94-97.

[4]张雯,张胜,李百兴.政治关联、企业并购特征与并购绩效[J].南开管理评论,2013,16(2):64-74.

[5]王孙健,刘铮. 我国企业并购绩效的实证研究——基于上市公司的经验获得视角[J]. 南京审计学院学报,2013(5):83-88.

[6]张翼,乔元波,何小锋. 我国上市公司并购绩效的经验与实证分析[J]. 财经问题研究,2015(1):60-66.

[7]胡泳,郝亚洲.海尔创新史话1984—2014[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5.

[8]Fama.Agency Problems and the Theory of the Firm[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80(88):288-307.

[9]Rachman-Moore D.,Weber Y.,Tarba S. Y.. HR Practices during Post-merger Conflict and Merger Performance[J]. Applied Microbiology & Biotechnology,2012,82(1):123-130.

[10]Wu C.,Xie N.. Determinants of Cross-Border Merger & Acquisition Performance of Chinese Enterprises [J]. Procedia -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2010,2(5):6896-6905.

[11]Ullah O.,Ullah S.,Usman A.. Post-merger Performance of Atlas Investment and Al-Faysal Investment Bank Ltd. in Pakistan[J]. Intern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of Finance & Economics,2010(60):168-174.

[12]Kleinert,J.,Klodt,H..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Merger Waves[R]. Kiel Working Papers,No.1092,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