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简?爱》与《裸婚时代》中的爱情婚姻观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8-06-25
  • 阅读量13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简·爱与童佳倩是夏洛蒂·勃朗特与唐欣恬在各自的文学作品中塑造的立体饱满的女性形象。虽然她们处于不同时代、国度和社会环境,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和自身条件,但她们都在现实困境中依旧守望并执着于爱情。面对现实对爱情的阻挠,她们都敢于做出抗争,表现出一种反抗束缚的叛逆精神。然而,她们也并未完全摆脱男权社会的影响,逐步妥协于男权主导的爱情与婚姻,其软弱的一面也体现出女性爱情观依旧具有相对的社会局限性。本文将对两部作品所展现出的女性形象进行研究,从各自的人生经历、性格特征、爱情追求等角度分析她们爱情婚姻观的相似之处。


  关键词:简·爱裸婚女性叛逆爱情婚姻观


  《简·爱》是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一部不朽的经典代表作。这部小说塑造了一位出身贫寒却敢与命运斗争并战胜坎坷的女教师形象。简·爱独立自主,叛逆坚忍,对爱情婚姻坚持着自尊自主、自立平等的原则,对后世女性的婚姻价值观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电视剧《裸婚时代》根据作家唐欣恬的小说《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改编而成。作品中女主人公童佳倩骨子里流淌着叛逆的血液,面对现实的种种阻挠,仍坚持不建立在任何物质之上的裸婚。这部作品反映了当代青年的恋爱婚姻生存状态以及社会的某些侧面,给许多80、90后的青年留下许多恋爱婚姻生活的思考与启迪。


  一、叛逆的女主人公


  首先,尽管两部作品的女主人公处在不同时代与国度,但她们都有着一种较为叛逆的精神,敢于追求自由爱情。性格倔强的简·爱从小就有强烈的反抗意识,寄人篱下的生活并没有使她屈服绝望,却培养了她追求经济独立、人格自由的品质。简·爱被迫孤身奋战,敢于指责表兄残暴无人性、揭露舅母傲慢与冷漠,从当时社会价值观来看,这已是较为叛逆的行为了。然而,在寄宿学校期间,简·爱又一次经受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她那不屈不挠、顽强奋进的精神在艰苦的学校生活中进一步发展。一番努力之后,她终于获得完全自由,成为桑菲尔德庄园的家庭教师,并收获了与罗彻斯特先生的爱情。遇到理想伴侣,相貌平平、身材矮小且出身卑微的简·爱选择抛开社会门第。财富地位悬殊的枷锁,勇敢地追求爱情。迄今为止,她那最为经典的爱情宣言依旧气势磅礴:“你以为,因为我贫穷,卑微,不美,矮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因为我们生来就是平等的。”可见,简·爱尝试着去反抗爱情中的不平等,她并没有因贫穷而感到低人一等,也没有因相貌不扬而自卑去退缩。在这看似失衡的爱情中,简·爱敢爱敢恨,努力追求并获得自己的幸福。


  同样有着叛逆精神的童佳倩,在《裸婚时代》中给我们展现的是从小娇生惯养但为爱而疯狂的形象。自中学时代与刘易阳开始长达八年的爱情长跑,尽管两人差距较大,爱情也遭遇亲朋好友的反对,但她却决然坚持与一无所有的刘易阳裸婚。绝食,偷户口簿,隐瞒家人领结婚证,最终以生米煮成熟饭的方式奉子成婚,童佳倩坚持着用叛逆精神寻觅自己的幸福婚姻。她似乎传承了简·爱敢于挑战传统婚姻观念的精神魄力,这点也体现了她渴望追求真挚脱俗感情。她的爱情宣言“有刘易阳的地方就是我的家”虽无简·爱那般字字珠玑、铿锵有力,但其简单之中不乏真诚与细腻。面对刘易阳纯真的求婚“我求你嫁给我吧,虽说我没车,没钱,没房,没钻戒,但是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等你老了,我依然背着你,我给你当拐杖;等你没牙了,我就嚼碎了再喂给你吃”,童佳倩的心被完全俘获了,只要和刘易阳在一起,哪怕啃骨头她也愿意。她不惜与自己的母亲斗智斗勇,鄙视表姐陈娇娇的拜金婚姻观,不与同学金玉的奢华生活相攀比,以一种“非常人”所理解的方式追求简单幸福。面对困境,两位女性都从未退缩,坚守来之不易的真挚感情;面对爱情,她们都鄙视世俗,敢为人先,可见恋爱过程中追求“叛逆自由”也成为两者婚恋观念的共识之处。


  二、精神式爱情


  在爱情与物质的较量中,女主人公都认为感情是婚姻的基础,而非物质。有人认为感情是最难带来温度的物质,因为它不成形,不能持久,所以不值得信赖和依靠。但也有人就像藤蔓一样,总要依赖缠绕于细水柔情之中才能生存。在后者看来,神圣的爱情要远远超过腐朽的物欲。例如,简·爱看出英格拉姆小姐对罗伯斯特先生的感情并非真诚,她的爱慕也仅仅是因为他的财富,他们的婚姻结合是荒唐的。她也坚信罗彻斯特先生与英格拉小姐并非一类人,而和自己是一样的,尽管他们地位财富相差甚远,但在简·爱的头脑与心灵中,血液与神经中有某种东西使她和他紧紧相连。简·爱深知,即便他会因家庭或政治原因与英格拉姆小姐结婚,他并没有献出自己的心,英格拉姆小姐也没有赢得这份感情的资格,因为她所接受的教育就是首先要弄到手的东西就是金钱与社会地位。简·爱鄙视英格拉姆小姐爱慕虚荣,尽管自己在许多方面都不如她,却更值得拥有他的感情,因为她相信自己与罗彻斯特先生的感情是真实的。哪怕他们之间相差甚远,但这都阻挡不了他们通往甜蜜幸福的婚姻殿堂。


  在罗彻斯特先生失去所有后,她依旧选择回到并守护在他的身边,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简·爱有着走在时代最前沿的爱情观。她与童佳倩一样,追求前卫的“裸婚时代”。在纯洁的爱情面前,她们有着“裸”的信念,执着于重感情而轻物质的爱情婚姻观。同样,童佳倩亦认为缺乏感情的婚姻是失败的。她蔑视物质在婚姻生活中的作用,一心只想着嫁给刘易阳,哪怕他一无所有。她憧憬的幸福很简单,只要有刘易阳,自己“宁可在自行车上哭,也不愿在宝马里笑”。或许这在别人看来是她脑子进水了,但童佳倩知道这穷小子是真心对自己好。哪怕他现在没车没钱没房,拿着没有钻戒的戒指向自己求婚,家人也认为他给不了自己长久的幸福,她还是坚定地选择裸婚。她认为“有情饮水饱”,只要两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未来生活的物质艰辛都不会成为绊脚石。虽然理想为现实所窘,但其裸婚的精神难能可贵。纵然两位女主人公之间差异悬殊,但其实无论是简·爱还是童佳倩,她们都追求一种精神式爱情,敢于和没有物质基础的男方结成伴侣,追随脱俗简单的婚姻,这种精神值得当代女性的敬佩与学习。


  三、磐石不移的爱情


  两部作品中的爱情均有外界势力的阻挠与异性诱惑,但依旧坚定不移。正如郭小川诗人所讲的“生活真像这杯浓酒,不经三番五次的提炼呵,就不会这样可口”,而爱情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干粮,历经坎坷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一点在两部作品中也均有体现。在夏洛蒂·勃朗特笔下,简·爱与罗彻斯特先生的爱情,显然是与当时的等级观念相违背,反过来,这也是简·爱在爱情天平中失衡的主要因素。简·爱一开始试图掩饰自己的倾慕之情也是因为她不敢轻易挑战传统,只有在对方吐露情感后,她才战胜内心的忧虑,将抑制已久的强烈情感表达出来。此外,简·爱也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身材曼妙、美貌出众的英格拉姆小姐频频向罗彻斯特先生示爱诱惑,这对大多数男人来说都是欣羡不已的事情,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平凡的简·爱。然而甜蜜的幸福并未持续多久,简·爱就发现了他已为人夫的秘密,尽管早已打算以身相许,而她不愿也不敢接受这份有违道德与本心的婚姻。决然离开桑菲尔德庄园后,简·爱又面临圣约翰的追求,他想让她做自己的妻子,然后陪他去印度传教。但简·爱鄙视这机器般没有感情的婚姻,她仍忘不了那份挚爱的感情。所以,历经曲折坎坷之后,她还是回到双目失明的罗彻斯特先生身边,与他携手相伴终生。


  在阻力与诱惑方面,《裸婚时代》与《简·爱》有着惊人的相似。在童佳倩与刘易阳准备要结婚时,也面临着外界的压力,但二人为在一起努力排除万难。他们不在乎别人异样眼光,不屈服于老辈人的干涉,也不惧怕物质缺乏的生活,坚定的信念终使二人修得爱情正果。但可悲的是,甜蜜的婚姻被现实生活的细节所打败,两人也经历了分离逃避的过程。同样,离婚后的两人身边也是充满了诱惑,刘易阳身边有富家千金孙晓娆缠绕着,童佳倩身后有富有帅气的杜毅痴心追求着。但这从未改变他们彼此的真挚感情,他无视孙晓娆的单相思,她对完美男人杜毅毫无感觉。初心不变的


  他们最终又被命运牵到了一起,若用“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的千古之道用来形容他们的爱情似乎是恰到好处的。哪怕历经曲曲折折,千难万险,但只要爱情中的男女信念未变,月老的红线还会把他们牵在一起的,因为他们内心深处存在着真挚的感情。


  四、女性悲剧性


  尽管两部作品中的女性都追求自由独立的爱情,但她们都未完全摆脱男性附属品的阴影。其实中外国度并无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但相比后者,中国是有过之无不及。不难看出,男权社会对女性的主宰是文化劣根性的重要因素,两位女主人公并未完全接受和坚持女权主义,说明男权社会文化给她们先天戴上了紧箍咒。单看简·爱方面,她包容罗彻斯特先生过去放荡不羁,也容忍了他拿英格拉小姐这枚棋子试探自己,最终还是接受他的感情,这都体现她在爱情中的弱势地位。在面对圣约翰直言不讳表示“上帝和大自然还打算让你做传教士的妻子”时,简·爱明白他只是把自己当作附庸的工具,拒绝成为他的妻子,但会担心他因此对自己冷淡,甚至祈求对方能原谅自己,这无不反映了女性在男权社会中依旧懦弱妥协的一面。


  《裸婚时代》展示的女性婚后真实生活也预示着女性的真正解放任务依旧任重而道远。男主人公刘易阳上学期间每天多骑五六公里,就是为了能到她家楼下多看她一眼,说明童佳倩的美貌是让他感到自豪的。尽管简·爱不具备美貌,但男权文化总是以容貌作为女性价值评判的标准。简言之,面对有所作为的男人,女性唯一的资本似乎只是容貌,而童佳倩的美貌满足着刘易阳男权中心的虚荣心。可悲的是,在男权制依旧盛行的现代社会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主角也未完全脱俗,她也逐步沦落为“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中。为照顾家庭,她被迫把自己工作放在附属位置,多次换班请假让她失去晋升的机会;为给孩子喂奶,她不惜吃好多东西致使自己身材变形。刘易阳并不能真正理解童佳倩照顾家庭的辛苦,其骨子里有着大男子主义,他对童佳倩说“我挣钱,你花钱”,实则是让她放弃工作,在家做个全职太太。从这些女性的爱情婚姻经历可以看出,她们追求独立平等的女权精神,但身处于男权社会中的她们依旧慢慢落入世俗的藩篱。这似乎也向世人昭示:实现真正的女性解放、摆脱男权束缚,仍需当代人尤其当代女性继续去奋斗和争取。


  结语


  总之,两部作品塑造各自生动的女主人公形象,展示不同的爱情故事,讲述其面对困难都做出艰难斗争、追求理想爱情与幸福生活的奋斗史,同时也赞扬了她们脱俗物质、追求自由的精神式爱情观。然而,在接受西方自由平等的教育后,她们依然生活在男权主导的社会阴影之下,难免为女性解放的光环增添了一丝悲剧的色彩。此外,两部作品都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给读者留下关于爱情观的深刻思考,也指引着当代女性树立正确的爱情婚姻观:敢于追求自由平等、经济独立,重视以感情为基石的爱情婚姻。


  参考文献: 

  [1] 崔晓艾.新结婚时代的女性悲歌——评电视剧《裸婚时代》[J].成都理工大学学报,2012(3):95-98. 

  [2] 杜荣芳.从《简·爱》中的爱情雨婚姻看两性关系中女性的屈从地位[J].重庆工学院学报,2006(10):125-128. 

  [3] 胡原.要物质还是要感情?——评电视剧《裸婚时代》中童佳倩和陈娇娇的婚姻观[J].电影评介,2012(6):66-68. 

  [4] [英]夏洛蒂·勃朗特.简·爱[M].宋兆霖译.作家出版社,2015. 

  [5] 唐欣恬.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M].北京:华文出版社,2010. 

     作者:武盼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