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通、高效、安全、绿色

  • 投稿刺猬
  • 更新时间2015-09-28
  • 阅读量925次
  • 评分4
  • 35
  • 0

罗凯 舒畅

可持续交通安全是前提,环保是方向,效率是基础。如何实现?一是改变人,二是提高车的技术含量,三是道路的规划设计要合理,四是政府的治理要科学。

2月6 日, 正值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期间,在美丽的海南三亚,瑞典最大的工业企业集团和全球领先的商业运输及建筑设备制造商沃尔沃集团举办了一场以“可持续交通?产业升级与机遇”为主题的研讨会,旨在聚拢各界精英,一起探讨“畅通、高效、安全、绿色”的交通产业新特点与新机遇。

出席此次论坛的包括沃尔沃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克劳斯,交通部科学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中心主任江玉林,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机动车辆安全研究室副主任周文辉,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中芬中心主任娄永琪,欧洲汽车工业协会商用车工作组经理冯峰等重量级嘉宾,资深媒体人《环球企业家》执行主编岳淼主持论坛。

“品质、安全和环保”

沃尔沃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陈然峰总裁在致欢迎词时表示,多年来,沃尔沃集团一直将“品质、安全和环保”视为核心价值观,践行可持续发展更是企业宏愿。“品质、安全和环保跟可持续交通基本要素是非常符合的,因为没有安全,其他的东西多无从谈起;没有品质,作为一个交通领域、交通运输体系,如果不能充分有效地利用资源,使得资源达到最佳的配置,那么也是不会成功的。所以,我认为品质也是一个基础。环保更是未来的方向,我们不仅要在生产和流通领域减少污染、减少排放,也要在产品使用的全周期减少排放,真正实现可持续。”

提到可持续交通,克劳斯认为必须关注三个层面:“从环境角度讲我们的产品要实现端到端的环保,从设计、制造到使用再到最后的回收或处理阶段,每一个流程必须确保减少对环境的影响。从经济的角度来讲,可持续发展指的是,我们能够给客户提供一种产品,而这种产品能够给我们的客户提高工作效率。这样的话,实现他们运营和交通方面的低成本。从社会层面来讲,回到安全性的问题。我们的可持续交通从安全性的角度来讲,就得保证车内车外的安全,包括驾乘人员的安全,我觉得这就是可持续交通的三个纬度。”

如何实现可持续交通

交通怎么才能实现可持续呢?周文辉认为至少应该具备两个方面的条件:第一,要有市场需求,也就是交通这个行业要有一定的经济效益,能够给客户提供性价比比较高的运输工具或运输方式。第二,环境要友好,也就是要有一定的社会效益。“我们这几年制定的标准也好,从具体的执法角度来说也好,首先企业经济效益很重要,环保方面的要求一定要建立在经济效益的基础上,他有能力、意愿承担,这样社会效益才能实现。很难想象,一个行业的企业持续地亏损,你跟他讲环保、安全,他感觉太高大上,不切实际。”

对于运输行为如何可持续,冯峰认为关键在于平衡。“我们在绿色运输和有好的效益之间做平衡。绿色运输包含的概念是运输行为能够把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包括安全、环保、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如果我们的运输行为没有效益,那么,恐怕也没有人干。平衡就靠我们的政策,我们的法规怎么执行,搞好平衡。我觉得这个可持续可能就会更加容易一点。”

可持续交通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娄永琪提出首先要有一个好的设计。“我觉得顶层设计特别重要,一个好的顶层设计能够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比较重要的是能够为各个不同的利益相关者设计出动力所在,比如说企业,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如果在这个体系里找不到盈利的空间就有问题,有的时候我们之所以采取很多的政府补贴的方式,这是因为账算不过来,真正的健康的体系,光靠补贴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如何提升运输效率

谈到运输效率这个议题,岳森不禁感慨,在中国的公路上有一个特别奇怪的场景:一方面很多车是空的,另一方面很多车都在超载。这个是很头疼的问题。

对此,冯峰表示自己也是深有感触,以长途运输为例,他把效率分成两块,一个是单车效率,另一个是车队效率。一方面,我们国家的单车效率很高,最后的结果是安全贫乏,设施损害,污染物排放也高,显然这是一个非常不可持续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们整体的效率很差,而车队的效率和运输模式和信息是息息相关的,车队的效率通过好的运输模式和好的信息网可以很好地解决空驶率的问题。

他谈到交通部可能有计划引入欧洲的EMS 的概念,EMS 是沃尔沃在瑞典很早就采用的一种技术,而这个技术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现在已经往欧洲的其他国家在扩展。“中国采用这个技术也是能够改变过去那种模式的,通过三四年的调整期,我们可能会迎来中国道路运输成熟的发展。”

克劳斯认为中国交通运输领域还是有潜力可挖,还是可以在效率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中国对基础设施的投入非常之大,整体硬件是非常不错的,但是在资源的运用率方面,以及在新型网状的设计上,都还有待提高。”

我们的DNA 当中第一条就是安全

安全是个常常被我们忽略的问题,2012 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有6 万,90% 以上的严重交通事故与商用车有关。“沃尔沃是主打安全的,我想请教一下克劳斯,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复制或者是执行西方的设计,然后把人的伤亡降到最低?”岳森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克劳斯。

克劳斯回应道:“在我们沃尔沃的DNA 当中第一条就是安全,这确实与政策、法规有紧密的联系,由于在欧洲安全性法律法规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必须在整车的技术投入上要不断提高,这也意味着企业要在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上进行研发,最终能够最大程度地减少伤亡事故。”

他强调监管必须要得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得法律法规最终能够化为现实,才能使得道路的损害率降到最低的水平。在瑞典,道路的死亡率是比较低的,这与许多因素有关系,包括驾驶员的培训、驾驶员的行为方式等等。“技术都已经是现成的技术,把瑞典的心得和经验转移到中国,我认为这完全是可行的。”

同时,沃尔沃在欧洲进行了一些特别领先的前瞻性的研发,克劳斯先生介绍了那边实验的情况。“我们可以把10 个货车通过IT 技术把它们连接到一块在陆地上共同行驶,通过无线的方式把它们联系到一块。通过这样的做法,一方面可以提高道路的安全,另一方面将会进一步提升燃油的效率,因为货车和货车之间的间歇非常小。”他透露,这一技术已经相对比较成熟了,可能马上会进行商业化。

电动汽车在中国有两个挑战

现在越来越多的纯电动汽车和混合电动汽车行驶在路上,在中国,这样的尝试似乎出现了很多问题,与会嘉宾也就这一议题展开了热烈探讨。

江玉林指出,国内发展电动车主要面临两个挑战:“第一个挑战是成本高。企业买这个的时候不是很愿意。第二个问题是技术,目前我们还没有过关,面临行航里程用电的挑战。” 就生物燃料和纯电动车在中国发展的情况及未来的前景,冯峰认为,我们国家在政策方面力度不小,搞了很多补贴。但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得还不够。“商用车这方面,我看到一些比较奇怪的现象,比如说,我们用甲醇做商用车的燃料,毒性包括燃烧就是很大的问题。生物燃料,我们知道沃尔沃有二甲醚做商用车的燃料,基本是生物提纯的,我们国家也有相关的研究,但是从化石原料来做。从起步的阶段,我们可能没有考虑到全程的问题。”

他继续举例说:“电动汽车也一样,可能在欧洲会考虑电动汽车虽然是零排放,但是,采用什么电呢?如果采用现在的火电,二氧化碳可能也是不低的。在我们国家计算过用火电充电,我们的二氧化碳高于我们现在传统的车辆。而在欧洲很多是双电网,其中给车充电的属于可再生能源,风电、海洋发电等。这样一来,从电的产生一直到最后的排放都是非常少的,我个人觉得这才叫可持续。”

讨论会渐近尾声,岳淼对可持续交通作了言简意赅的总结:“可持续交通应该包括三个特别关键的要素,安全是前提,环保是方向,效率是基础。如何实现?一是改变人,二是提高车的技术含量,三是道路的规划设计要非常合理,四是政府的治理要非常科学。”可谓一语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