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 投稿鹿壹
  • 更新时间2016-06-27
  • 阅读量318次
  • 评分4
  • 24
  • 0
 摘要: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的严峻挑战,具有高附加值、低能耗、低污染等特点的服务业开始成为了很多国家经济发展和转型的方向。产业内贸易也越来越受到业界的关注。基于测算分析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指数认为,中美服务贸易主要表现为产业内贸易,而且中美两国产业内贸易以水平型产业内贸易为主。基于1992—2014年的时间序列数据,采用OLS模型对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结构、变化趋势及影响因素进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两国人均收入差异和规模差异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呈负相关,而两国双向FDI、两国市场自由度及货物贸易密集度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之间呈现正的相关性。 
  关键词:服务业;产业内贸易; 中国;美国 
  中图分类号:F74618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3283(2016)04-0019-06 
  一、引言 
  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全球经济结构不断调整,服务贸易得到了迅猛发展。我国的服务贸易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从1982年的44亿美元增至2013年的5388亿美元,2014年我国服务贸易规模再创历史新高,服务进出口总额达6069亿美元,超越德国,位居世界第二。随着国际贸易的发展,传统的贸易理论已经无法解释现实中出现的新贸易现象,产业内贸易不仅在货物贸易中存在,在服务贸易中也已越来越普遍。目前对产业内贸易研究大多集中在发达国家之间,对发展中国家的研究较少;研究的内容上也主要集中于制造业上,对服务业的研究也不多。因此,目前学术界对服务业产业内贸易的研究并不多见。本文将制造业产业内贸易的研究方法用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的研究上,不仅可以拓展产业内贸易的研究范畴,而且也能为服务业产业内贸易理论的发展提供事实例证。从理论意义角度,本文对此领域的研究具有学术价值。虽然我国在总体贸易上对美国一直保持着顺差,但仅仅在货物贸易上保持顺差,在服务贸易中,我国一直处于逆差。同时,随着人民币国际化步伐的推进以及我国人口红利的进一步减小,中国的货物贸易也终将会受到影响。若中国服务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中美之间的服务贸易规模将进一步扩大,服务业或将成为中美两国的又一经济增长点,同时也有利于改善中美贸易不平衡,减少贸易摩擦,促进两国经济共同发展。 
  二、文献综述 
  理论研究方面,20世纪80年代,服务部门才被纳入国际贸易理论的分析框架。Jones(1985)和Deardorff(1985)第一次基于完全竞争、要素非跨国流动和规模报酬不变等假设的模型,讨论比较优势理论能否被运用于服务贸易。Markusen(1989)运用Dixit-Stiglitz的“多品种偏好”方法将多样化的生产服务引入具有规模报酬递增技术的生产函数,指出服务的异质性来源于生产的差异性;而Francois(1990)则从需求方面引入差异性并假定存在“理想品种偏好”;Markusen(1989)发现在服务贸易自由化中,服务提供模式主要是FDI模式;Wong(2006)则同时研究了两种服务提供模式(商业存在和跨境贸易),还考虑到服务的异质性和不完全竞争市场结构;Francois和Wooton(2001)视服务市场为寡头市场,分析了市场结构对服务自由化的影响。 
  目前,关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的理论研究已趋于成熟,相较理论研究而言,实证研究仍有待进一步完善。在研究对象的范围上,Kierzkowski(1989)、Tang(1999)、韩立岩、胡颖(2008)等主要研究了服务业单一部门的产业内贸易情况;Gert Jan Linders(2001)、Lloyd和Lee(2002)、Gonzalez 和Shelburne(2004)等对服务业多个部门的产业内贸易情况进行了研究;蔡宏波(2007)通过测算中国与东盟主要5国间的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指标,发现我国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整体发展水平略高于东盟,且在服务业的多数部门中,产业内贸易比重较高,但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的覆盖面而言,东盟所覆盖到的行业略多于中国,且愈来愈多的部门呈现出向产业内贸易模式转变的趋势。在影响因素的研究上,Fariborz Moshirian、Donghui Li、Ah-Boon Sim(2005)指金融部门的要素禀赋(主要是教育水平)、经济规模、人均收入、金融业外国直接投资、市场开放度以及美国与其贸易伙伴的贸易密度等因素对金融服务的产业内贸易水平具有正向影响,但美国跨国公司的内部贸易与其产业内贸易水平负相关。韩立岩、胡颖(2008)发现人均收入差异程度、两国间的直线距离、FDI、旅游资源差异程度以及市场集中度与国际旅游业产业内贸易水平呈现正向相关关系;而市场开放差异度、市场规模差异度、跨国公司与其国外子公司间的贸易流、交通质量差异度以及贸易不平衡度与国际旅游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呈负向相关关系。程大中(2008)认为市场规模差异和人均收入差异是影响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的主要因素。陈双喜、王晶(2010)强调规模经济、人均GDP差异及对外开放程度因素对中日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有较大影响。 
  三、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现状 
  (一)中美服务业IIT指数的测度 
  产业内贸易(Intra-industry Trade)是产业内国际贸易的简称,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段时间内,同一产业部门产品既进口又出口的现象。IIT指数是由Grubel和Lloyd所提出的测算产业内贸易水平的指数,因此也称GL指数。其是目前被广泛使用的计算产业内贸易水平的指数。IIT指数的计算公式如下: 
  IITit=1-Xit-MitXit+Mit(1) 
  公式中Mit、Xit分别表示t时期i服务部门的进口和出口,且0≤IITit≤1。当Xit或Mit为零时,IITit=0,则没有产业内贸易发生,即全部为产业间贸易;当Xit=Mit时,IITit =1,则发生的贸易完全为产业内贸易。一般将IIT数值分为三部分,当0 表1显示,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从1992年到2014年都保持在059以上,平均水平达到了07872,说明中美服务贸易之间主要是以产业内贸易形式发生的,但各部门的表现却不尽相同:旅游服务的产业内贸易水平最高(08408),其次是电信服务、客运和其他运输服务;在金融服务、保险服务、教育服务、建筑工程咨询以及专利权利和特许费等部门,中美之间的贸易主要以产业间贸易形式为主(都低于027)。在2007年到2014年,产业内贸易水平明显上升的部门有其他运输服务、商业服务、专业服务和技术服务。2008年以前,很多部门均处于上升趋势,2008年后IIT指数开始下降,说明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对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上面是从静态层面分析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水平,下面将用MIIT指数衡量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模式的动态变化趋势。(二)中美服务业MIIT指数的测度 
  MIIT指数是边际产业内贸易指数。IIT指数仅仅是对中美服务贸易的静态分析,为了分析中美服务业产业内贸易的动态变化趋势,需要测算中美服务业MIIT指数。该指数是是由Brulhart提出的,其表达式如公式(2)所示。 
  MIITit=1-Xit-Xi(t-1)-Mit-Mi(t-1)Xit-Xi(t-1)+Mit-Mi(t-1)=1-ΔXit-ΔMitΔXit+ΔMit(2) 
  该指数的取值范围为[0,1],当MIIT=0时,表示服务部门i的边际贸易为产业间贸易,当MIIT=1时,表示服务部门i的边际贸易为产业内贸易。若MIITit<050表示边际贸易以产业间贸易为主,反之表示边际贸易以产业内贸易为主。根据公式(2)计算中美服务贸易的MIIT指数的结果如表2所示。表21992—2014年中美服务部门分行业MIIT指数92-9397-9802-0307-0808-0909-1012-1313-14总体服务贸易08419080370667400000000000481604188066551旅游服务08080000000761300000000000391301431026362客运00000094440857100283034720280401920043103其他运输服务068850059608477003420656707718017820000031货运027660155000000000000334505394090210000311海运0100000472001750000001710018290691400000312空运040740123104810000000827607821063010878532港口0000007778000000000001288018330000009459321海港0000004074044330000003129006020217103333322空港—055560000001613000000459505625081824金融服务00968000000222200000001250145805684040895保险服务00000100000000004000000000000000000075006电信服务04938070370470603810078430814809167078267教育服务00247004040219901212004080022400335002568商务、专业和技术服务034180283501497087430572409833089190000081广告服务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8889000000750082计算机和信息服务032410400001667093620390806845046810632283管理、咨询和公共关系服务—0200009000078460000007282067340132584研发和测试服务000000000000000020800032802075004710171285法律服务—0200000000086490279108571078430000086建筑工程咨询——00338016350000000253001640000087安装、维护和修理设备—047620644101563000000873605181074369专利权利和特许费0000000000015790158803662001390138406175数据来源: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整理得出。由表2的数据可知,总体服务贸易的MIIT指数从1992年的08419下降到2014年的06655,说明中美服务业边际贸易以产业内贸易为主。旅游服务除了1992年和2002年超过了050,其他各年份都在050以下,说明其边际贸易主要以产业间为主。客运MIIT除了1997年和2002年超过了050,其他年份都在050以下,所以客运的边际贸易也是主要以产业间贸易为主。同样,除了商务服务、专业服务和技术服务以及其他运输服务,其他部门的大多数的MIIT指数都是在050以内,说明除了商务服务、专业服务和技术服务以及其他运输服务外,中美服务业其他各部门边际贸易主要以产业间贸易为主。 
  (三)中美服务业HIIT和VIIT指数的测度 
  HIIT指数是水平型产业内贸易指数,测算的是水平型产业内贸易程度。水平型产业内贸易所涉及的贸易产品的主要差异在于包装、品牌、颜色和售后服务等。VIIT指数是垂直型产业内贸易指数,其测算的是垂直型产业内贸易程度。垂直型产业内贸易所涉及的贸易产品在技术、质量以及附加值等方面均存在明显差异。MIIT指数(边际产业内贸易指数)也有其局限性——不能区分不同种类的产业内贸易,即不能区分垂直型与水平型的产业内贸易。由于MIIT指数存在这种缺陷,Mcdowell和Tham(1999)在边际产业内贸易指数的基础上又提出了水平型、垂直型产业内贸易指数及边际总产业内贸易指数的测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