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新闻学毕业论文范文,新闻学毕业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大数据下新闻传播学研究重构探析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1-11-03
  • 阅读量30次
  • 评分0

  摘要:伴随着我国科技的进步,有着越来越多的高新技术产业应运而生,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为人们的工作生活都带来了便利,因此,使得大数据得以广泛应用。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推进了新闻传播学的研究,大数据时代下的新闻传播学拥有了较大的进步空间,可以说是大数据时代成就了新闻传播学,使得新闻传播更具时效性。本文就以在大数据时代的背景下,对新闻传播学的重构与进路进行探讨。

  

  关键词:大数据时代;新闻传播学;重构;进路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的不断进步,大数据时代的来临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挑战与机遇,也为各个领域的创新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给各个领域注入了新的灵魂,特别是对社科类领域的探究更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许多的领域都运用大数据这一新时代的产物对老化的学科进行积极地改进,并且也出现了一个好的发展状况。在此背景下,新闻传播学科也顺应时代发展的变化,正确的利用大数据的优势,不断地与其他学科进行交流融合,扩展着自己的宽度与长度。以下,就是对大数据时代下,如何让新闻传播学进行更好的重新构建与拓展道路的探究。

  

  一、大数据对新闻传播学内外部的重构

  

  (一)大数据从外部促进新闻传播学与其他领域的融合

  

  随着经济的发展,技术的不断进步,新闻传播学的发展也越来越迅速,但是对于目前来讲,新闻传播学的发展相较于其他学科是缓慢的。因为新闻传播学的发展比较缓慢,相比于其他已经趋于饱和的行业来说,新闻传播学还有更大的进步空间。在大数据时代下,其他的学科在进行创新发展的时候将新闻传播学当作参考物,吸取新闻传播学中的精华。也正因为各个学科的相互融合,互相吸取对方有营养的物质,各个学科之间的联系也就更大,这对新闻传播学的重构也具有重要的意义。在大数据的时代下,我们可以看出社会科学对于大数据做出了迅速的反应,首先大数据为社会科学提供了更加丰富的数据基础,其次,大数据为社会科学各个领域都带来了新的研究方法和视野。那么,新闻传播学也可以结合社会科学带来的信息,对需要传播的实际内容进行分析。并且,社会科学也可以借鉴传播学的优秀成果,加大两者的联系,传播学也就能更好更快的发展。从对大数据的探究中,我们也不难发现,各个学科之间都存在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交流的次数也非常频繁。各学科都在自己原有的技能上再添色彩,但是,部分学科交融的界限却越来越模糊,新闻传播学这方面一定要有一个准确的把握。其次,新闻传播学与社会科学相融合的时候,有很多学者都对其进行了深化。新闻传播学科在研究和发展的过程中,一定要重视传播的规律,并且要思考在研究中出现的社会问题与现象。在各个学科不断交融的过程中,我们也要注意,在发展的同时,一定要保持合理性、准确性,为大数据下一步的传递做基础。并且,在各个学科的交流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网络技术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的,想要更好更快的发展,就必须利用互联网的便捷来为自己谋福利。比如,在网络中,有许多的实时热事,这些内容就会快速的传播,那么人们的目光就会转向新闻传播方面。

  

  (二)大数据从内部加深新闻传播学的探究变化

  

  新闻传播学,其实是由新闻与传播两个方面构成的,新闻学主要是以人类社会客观存在的现象作为研究对象,是研究新闻事业与工作规律的一门学科,而传播学主要是研究人类传播行为,及人与社会的关系的一门学科。在新闻学与传播学相融合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文史类的学科,所以,在很多学校开设这个专业的时候都将新闻传播学放到中文系。但是当时研究本学科的教师较少,导致新闻传播学科在当时的学习上受文史类的影响就比较大,这对以后新闻传播学科研究人文做出了铺垫。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的经济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进步,对于教育事业也比较重视,新闻传播类也逐渐地朝着传播这个方向进行发展,在研究的过程中,大部分的人员也都使用实证的方法进行调查,使用举证的方法进行探究。到目前,在大数据的影响下,新闻传播学也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对于对新闻传播学的研究来说,相比于传统的研究方法,大数据带来的数据更为丰富与准确。大数据带来的优势,使新闻传播学提高了它的上升空间,利用大数据的方式分析数据,工作人员就可以更好的分析掌握规律,还可以将消息更好的散播出去,并得到有效的社会反映。这个时候,新闻传播学就由文史类的专业向社科类的学科方向进行延伸。

  

  二、大数据时代下新闻传播学的进路

  

  (一)包容思想和看不见的界线

  

  在大数据的背景下,各个学科都相互进行有力的交流,以此来更好发展完善自己。新闻传播学科也应该与其他的领域进行有机的结合,与各个领域进行交流互通,积极吸取各个领域的一些内涵与知识成果,以此不断来丰富自己的领域,增加自己的知识储备量,为今后更好地进行发展而努力。并且大数据的到来也打破了原有的研究新闻传播的研究的方式,扩大了传播的路径,利用了这个机遇与别的领域进行合作,更好地将新闻传播学科带向大众。在新闻传播建设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清楚明白,不同的学者对于学科的分界线的位置也是不一样的,对于学科之间的界限也是有着不同的态度。但是,学科之间的位置需要划分得这么清楚吗?我们可以进行实践论证,在进行各个领域的学术交流会中,大家集思广益,头脑风暴,这些厉害的研究人员很容易想出来令人感慨的创造,获取优异的成绩,这就是通过与别的领域相结合,不断创新自己人的来的好处。由此我们也可以知道,打破自己原先定位的学科之间的界限,才会出来一个更好的成绩。

  

  (二)明确身份和找准中心

  

  在大数据的时代下,各个领域的学科都与大数据存在着关系,所以,新闻学科必须在一些关于自身的重要问题上,一定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找准自己究竟需要探究的是什么,以此来满足自身的发展需求。大数据在不同的领域对于研究的重点是不同的。我们就需要在这些不同中,明确自己身份,找准重心。在政治这门学科中,研究的重点都是非常经典的,像是制定制度,选拔这种,都是一些关于政治体系这方面的内容。对于经济管理,主要的就是关于市场这方面的研究,比如供给,需求这方面的内容,主要是利用大数据的对于市场的走向,找寻能够利用的,以此来满足现代化发展的要求。在文史类的学科中,主要是运用大数据来阐述这个理论的演变过程,其中,它必须结合实际,一般是利用故事的形式,将所要阐述的理论进行解释,在新闻传播学与这融合时,在传播的过程中不能胡编乱造,要准确真实地描述事情的真相,在不同的学科里,保持着它们不同的重点,合理进行利用。保持新闻传播学和其他学科的特殊性,为以后的发展和研究奠定良好的基础。大部分的学科和新闻传播学都存在着一定的关系,但是相互交融的关键点是不一样的。对于如何进行相关的探究,就会在注意点和疑问点上分析市场的建设和走势。在实施经济管理的时候,大数据就需要在市场的基础上,分析史学上的大数据支持和理论演变。在探究的基础上,分析消息的传播性,导致疑问的产生,而这些疑问的产生都是在事实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也就是说,看问题的侧重点不一样,关注的中心不一样,那么交融的核心点也就不一样,未来的发展也就不一样。不管是哪种方式,都在向着精准化的方向实施延伸,为未来的研究奠定良好的基础。

  

  (三)弥补缺陷和方法锻炼

  

  在大数据的时代下,它对社会的发展产生着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它不仅对新闻传播学科提出了新的需要,并且,它对这些互联网技术的工作人员参加社会研究问题转为研究员提供了机会。但是,大数据在给新闻传播带来优势性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不仅需要积累对应的知识,还需要保持形势上的建设,为下一步的延伸带来较强的规划性。大数据的时代中,也可以使用新闻传播的优势,促进形式上的创新。大数据虽是新闻传播学科的践行者,但也需要在信息化基础上,找到新的困难,强化形式的建设路径。新闻传播想要在社会科学中占据较大的位置,那么就需要积极的锻炼保持良好的状态。大数据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新闻传播和其他社会学科之间的关系与界定,所以说新闻传播的进路探索需要在弥补缺陷时重点关注自身价值的提升,思考如何与其他社会学科之间重新建立关联和展现优势。大数据的诞生带来了信息技术专业和人工智能领域的进步,新闻传播应当注意到这一关键性问题,在发展自身新闻传导性的同时提高相关技术应用效率和拓展智能领域,推动新闻传播突破传统人文学科的界定,从而促进其延伸发展,并确保在大数据时代下其发展进路探索的流畅性。与此同时,信息传播技术在大数据时代的进步下产生了新的变革,虚拟化、云技术、“互联网+”等概念势必引起新闻传播出现转折点,而这就需要新闻传播强化提升方法锻炼自我,以便于促进其在社会发展中提高自己的价值,从而保障自身社会地位稳定的同时强化技术应用。此外,加强自身技术训练弥补缺陷之时,新闻传播行业要注意审时度势,充分挖掘大数据的发展优势并利用到自身发展进程中,一来利用大数据提高自身技术的先进性,二来通过大数据加持提升新闻传播与时代进步之间的共融性,从而实现进步路径拓宽,以及实质性的实现缺陷弥补和优势互补。基于此,大数据时代新闻传播学的重构与进路探索会在一定程度上取得成效。

  

  三、结语

  

  总的来说,大数据的应用渗透在了当今社会的很多行业,本文侧重论述了大数据对于新闻传播学的研究与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在大数据时代的引领下,使得新闻传播学与各个领域不断融合,也促进着新闻传播学的升级,也使我国的新闻产业得到了更好更快的发展,不断地推动着它进行升级,使我国的新闻行业更加的繁荣,使得新闻行业具有更高的实效性,获得大众一致好评。

  

  参考文献

  

  [1]吴小坤.大数据时代新闻传播学研究的重构与进路[J].南京社会科学,2016(11):94-102.

  

  [2]高荃.大数据时代新闻传播学研究的重构与进路[J].新闻研究导刊,2020,11(03):216-217.

  

  [3]王斐.大数据时代新闻传播学研究的重构与进路[J].学园,2017(21):125-126.

  

  [4]王凯杰.大数据时代新闻传播学研究的重构与进路[J].传播力研究,2019,3(09):40.

  

  [5]陈萍.大数据时代对新闻传播领域的影响探讨[J].科技传播,2019,11(14):21-22.

  

  [6]冯伟鹏.新闻传播学研究的重构与进路——基于大数据时代背景[J].新闻研究导刊,2020,11(23):142-143.

  

  作者:余韬 单位:四川民族学院文学院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