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贸易中虚拟土地资源进口能否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

  • 投稿沐子
  • 更新时间2015-11-01
  • 阅读量170次
  • 评分4
  • 49
  • 0

曹 冲 张雅茜 马惠兰 宋玉兰

(新疆农业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 新疆 乌鲁木齐 830052)

[摘 要] 文章针对虚拟土地资源进口能否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这一现实问题,以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变动趋势为研究基础,运用土地警度判定模型分析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程度,运用协整检验和误差修正模型来说明二者之间的长短期均衡关系。研究结果显示:国内棉花用地处于一种紧张状态;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是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的原因,而国内棉花进口不是引起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原因;在长期内,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并且虚拟土地资源进口能够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格局;在短期内,国内棉花用地对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有负的显著影响,但是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对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的影响不显著。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 棉花贸易;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缓解;棉花用地

[基金项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产学研联合培养研究生示范基地资助项目(xjaucxy-yjs-20131038);干旱区农村发展研究中心资助项目(XJEDU030113Y10)。

[作者简介]曹冲(1988-),男,安徽临泉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贸易经济和区域经济;张雅茜(1990-),女,山西运城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农业经济管理;宋玉兰(1979-),女,山西运城人,博士,硕士生导师,副教授,研究方向:农业经济管理;通讯作者:马惠兰(1962-),女,博士,博士生导师,教授,研究方向:区域经济和农业经济。

一、引言

面对当前经济快速发展和粮食对土地资源的刚性需求等因素,国内土地资源供求矛盾日益突显。然而,在农产品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棉花,其用地面积已由棉花流通体制改革(1999年)时的372.56万公顷增加到2013年的435万公顷,但是面对日益增长的需求,国内棉花供给还是不能满足国内及世界对中国棉纺织品的迫切需要,使得国内棉花安全性逐步降低。那么,如何在有限的耕地资源下能够保证棉花产业的安全,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新选择,但是虚拟土地资源进口能否缓解国内棉花用地资源紧张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关于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对土地资源的贡献,罗贞礼等指出,在耕地资源缺乏的国家,如果国家或者地区间通过合理的分工和交换,那么进口的粮食和食品是能够补充国内资源的耕地短缺,同时也能够提高土地资源的利用效率和产出效率 [1 ]。成丽等提出粮食的净进口对耕地资源的持续发展有正的显著影响,虚拟土地资源进口能够对中国日益紧张的耕地资源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2 ]。刘红梅等和强文丽等研究表明虚拟土地贸易对中国耕地资源压力的缓解起到了积极的贡献 [3 ] [4 ]。严志强等认为虚拟土地贸易对粮食安全、土地安全、土地资源利用效益和土地资源配置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认为虚拟土地贸易是粮食安全和土地安全得以实现的强有力工具,是土地资源利用效益得以提高的调节工具 [5 ]。闫丽珍等认为虚拟土地资源战略的实施能够使耕地资源和粮食安全得到有效的保障 [6 ]。马博虎等通过虚拟耕地资源贸易量的计算方法,估计了中国的小麦、大豆、玉米和大米等4种主要粮食作物,认为虚拟耕地战略有助于使耕地资源管理得到加强,能够使耕地资源配置得以优化,如果合理实施虚拟耕地战略,能够使得国内的耕地资源压力得以缓解 [7 ]。关于土地资源对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影响,刘红梅等表明了粮食播种面积对虚拟土地资源进口量有负的显著影响 [3 ]。针对虚拟土地资源和耕地资源之间的关系,邹君等认为农产品虚拟耕地与耕地资源之间有密切关系,有一定波动,但波动幅度不大,且还在一个较为合理的范围内(基尼系数亦保持在0.3-0.4) [8 ]。

综上所述,诸多学者对耕地资源短缺国家的研究表明虚拟土地资源进口能够缓解土地资源短缺。然而,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之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关系,目前研究较少,因此本文主要对目前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同国内棉花用地之间的长短期均衡关系进行研究。

二、国内棉花用地和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状况

(一)“先增后减”趋势的国内棉花用地

棉花流通体制改革以来的15年间,国内棉花用地面积总体呈缓慢波动增加趋势,由372.56万公顷增加到435万公顷,累计增加62.44万公顷,增加了16.76%,年均增加1.11%。期间棉花用地面积呈现“波动增加—逐步减少”两个阶段特征:

1. 第一阶段(1999-2007年)。国内棉花用地面积呈现波动增加态势。由1999年的372.56万公顷波动增加到2007年的592.61万公顷,9年间累计增加220.05万公顷,增加了59.06%,其中2007年是这一时期棉花用地面积最高的一年,为592.61万公顷,此阶段棉花用地面积随着时间变动的线性回归方程为:Y = 26.897T + 358.4906 (R2= 0.831573)①。

2. 第二阶段(2008-2013年)。国内棉花用地面积逐步减少。由2008年的575.41万公顷减少到2013年的435万公顷,6年间累计减少140.41万公顷,减少了24.40%,年均减少5.44%,其中2013年是这一阶段棉花用地面积最少的年份,为435万公顷,此阶段棉花用地面积随着时间变动的线性回归方程为:Y=-21.752T+569.922(R2=0.758070)②。

(二)“增加—减少—回升”趋势的虚拟土地资源进口

1999年以来,中国棉花贸易中的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总体呈波动增加趋势,由1999年的42.14万公顷增加到2013年的273.13万公顷,15年间累计增加230.99万公顷,增加了5.48倍,年均增加14.28%,番了2翻有余,其虚拟土地资源进口随时间的变动线性回归方程为:Y=18.36879T+32.90971 (R2=0.664117)。期间中国棉花贸易中的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呈现“增加—减少—回升”三时期特征。

1. 第一时期(1999-2006年)。棉花贸易中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快速增加。由1999年的42.14万公顷增加到2006年的309.13万公顷,8年间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累计增加266.99万公顷,平均每年增加33.37万公顷,翻了三翻,其中2006年是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历史最高点,为309.13万公顷。

2. 第二时期(2007-2009年)。棉花贸易中虚拟土地资源进口逐步减少。2007年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为212.96万公顷,2008年减少为177.55万公顷,到2009年进一步减少为140.01万公顷,3年时间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累计减少72.95万公顷。

3. 第三时期(2010-2013年)。棉花贸易中虚拟土地资源进口逐步回升,由2010年的254.05万公顷增加到2013年的273.13万公顷,累计增加19.08万公顷,增加了7.51%,其中2012年是这一时期的新高,为304.13万公顷,2013年低于2012年大约10个百分点,为273.13万公顷。

(三)“异步—同步—异步”趋势的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

同期,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同国内棉花用地之间的变动趋势在时间序列上存在“异步—同步—异步”三个阶段特征(见图1)。

1. “异步”阶段(1999-2001年)。虚拟土地资源进口逐年减少,由42.14万公顷减少到38.29万公顷;国内棉花用地面积逐年增加,由372.56万公顷增加到480.98万公顷。此阶段出现“异步”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由于棉花流通体制改革处于初期,在市场机制下的宏观调控对棉花资源合理配置还没有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

2.“同步”阶段(2002-2006年)。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资源二者同步增加。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由51.96万公顷波动增加到309.13万公顷,累计增加257.17万公顷,其中2006年是棉花贸易中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最多的一年;国内棉花用地面积由418.42万公顷增加到581.57万公顷,累计增加163.15万公顷。此阶段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面积不断增加,这一方面主要归因于棉花流通体制改革在市场机制作用下逐步发挥作用,对资源配置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因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充分利用“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为国内棉花生产服务;同时世界棉纺织品配额的取消也是刺激棉花需求不断高涨的主要因素,这必然促使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面积不断增加。

3. “异步”阶段(2007-2013年)。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波动增加,国内棉花用地面积逐步减少。虚拟土地资源 进口由212.96万公顷增加到273.13万公顷,累计增加60.17万公顷,增加了28.26%;国内棉花用地面积由592.61万公顷波动减少到435万公顷,累计减少157.61万公顷,减少了26.60%。此阶段的“异步”趋势主要是因为世界经济危机的波及,降低了世界市场对原棉产品的需求,再加上国内棉花成本不断上升,棉农会根据产品的比较收益生产收益较高的产品,致使国内棉花用地面积不断减少。同时中国作为一个纺织品制造大国,为了满足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的需求,在国内棉花价格高居的情况下,国外低价棉花就成为企业选择对象,那么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也相对增加。

三、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程度判定

根据葛向东等提出的土地资源警度判定模型 [9 ],尝试用来测算国内棉花用地的紧张程度,模型如下:

根据(1)式和国内棉花改革体制改革的起始点,国内棉花用地安全度的计算基准年份定为1999年。由表2国内棉花用地计算结果可以看出:国内棉花用地均处于中警以上水平(14年中1年为重警、6年为巨警和7年为中警),其中,2003年国内棉花用地为重警,2002年、2005年、2008年、2009年、2010年和2013年这6年为巨警级别,其他年份为中警级别。可见,随着国内人均棉花用地面积和后备土地资源数量的不断减少,再加上全球环境恶化和自然灾害的严重加剧,国内棉花用地安全问题会频繁突出,将引发更加紧张的局势,这充分说明了国内棉花用地处于一种不安全状态即紧张状态。

四、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之间的协整关系及误差修正

(一)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数据的平稳性检验

为了减缓对非平稳序列直接进行回归可能产生的“伪回归”问题,一般采用ADF检验方法。在ADF检验中,为了保证方程中的是白噪声,在方程的右边加入一些滞后项。于是单位根检验方程如下所示:

模型1:

模型2(模型1+常数项):

模型3(模型2+时间趋势项):

在实际检验时,首先从模型3开始,然后是模型2,最后是模型1,什么时候拒绝零假设,什么时候检验停止。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零假设为H0:p=1。否则就要继续进行检验。只有通过对模型3、模型2和模型1的检验,才能得到各自相应的临界值。

模型中用于分析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之间关系的变量分别标记为V和D,为了克服时间序列中存在的自相关现象,对原始变量采用自然对数转换,分别记为lnV和lnD。同时,借助Eviews 7.2软件,对变量lnV和lnD进行平稳性检验,检验结果由表3可知:变量lnV和lnD的水平检验结果均存在单位根,具有不稳定性,而一阶差分检验结果均不存在单位根,具备稳定性,并且变量lnV在1%显著水平上拒绝零假设,lnD在5%显著水平上拒绝零假设。

(二)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之间的因果关系检验

由于对变量的数值变换并不会改变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因此利用变量对数值对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之间进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结果如表4所示。可以看出,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不是国内棉花用地的Grange原因的F值为1.36165,P值为0.3550,在10%的显著水平下不显著,故国内棉花用地不是引起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原因;而国内棉花用地紧张不是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Grange原因的F值为8.84863,P值为0.0201,在5%的显著水平下显著,故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是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的原因。可见,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是有效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的一个原因,而国内棉花用地紧张并不是引起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原因,二者并不存在明显的互馈关系。

(三)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之间的长期均衡模型

协整检验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基于回归系数的协整检验,如Johansen协整检验;另一种是基于回归残差的协整检验,如CRDW检验、DF检验和ADF检验。这里主要运用Engle和Granger(1987)提出的协整检验方法(回归残差的协整检验)。检验的主要步骤如下:

(1)若k个序列y1t 和y2t,y3t,…,ykt都是1阶单整序列,建立回归方程:

模型估计的残差为:

Engle和Granger(1987)提出,如果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变量之间呈现平稳性,或者它们的一阶差分具有相同的阶数,并且也都具有平稳性,那么变量之间可能具有协整关系。如果变量之间不存在平稳性,或者在显著水平下不存在相同的单整阶数,变量之间的协整关系就很难确定。因此,根据上文的单位根检验结果可以看出,变量lnV和lnD在5%的显著水平下,单整阶数相同,具有平稳性。可见,二者之间很有可能存在协整关系。

根据协整理论,得出反映二者关系的两个不同的方程:lnD=1.22185lnV和lnD=5.650834+0.109173lnV。然而,根据本文的研究目标,认为后者较为正确,主要是因为前者在构造变量之间的长期均衡关系时没有把具有显著影响的常数项包含进去,同时后者也是对前者误差的一种修订,并且对残差进行单位根检验时,检验形式中也包含了常数项和时间趋势项。因此,本文估计变量之间的长期均衡稳定关系建立的回归方程如下所示:

lnD=5.650834+0.109173lnV(7)

根据公式(7),可以看出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但是二者是否真正存在协整,需要进一步对残差进行检验。

通过对回归方程的残差进行单位根检验,结果显示(见表5):上述方程的残差在5%的显著水平拒绝原假设,说明其是平稳序列。因此,可以断定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面积之间存在协整关系,同时也进一步说明了上述选择的模型是正确的。

综上所述,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同国内棉花用地面积之间存在一个长期的均衡稳定关系。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当虚拟土地资源进口量每增加1%时,将会缓解国内棉花用地需求0.11%。同时也应看到,该方程回归系数的符号和大小与经济理论的期望值相符合。

(四)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之间的误差修正

根据上述协整方程得到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与国内棉花用地之间存在长期的均衡稳定关系,但是短期内的均衡关系还不知晓,为此需要建立反映二者关系的短期均衡模型,所以尝试用误差修正模型来测算二者是否存在短期均衡,同时也衡量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对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的缓解程度。

根据Grange(1969)提出的涉及变量短期关系的因果检验方法,文中采用Engle和Grange(1987)提出的误差修正模型。该模型的基本方程如下所示:

式中,αD和αV分别是调整系数,△lnDt和△lnVt分别表示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和国内棉花用地的滞后项。当αD和β1i等于0时,那么△lnVt不是引起△lnDt的Grange原因;同理,当αV和β2i等于0时,那么△lnDt不是引起△lnVt的Grange原因。

由表6的误差修正模型可知,根据公式(8)所得出的结果是△lnVt-1和△lnVt-2在10%的显著水平下对△lnDt不显著,但是其误差修正项系数为负值,却符合反向修正机制。根据公式(9)所得出的结果是误差修正项的系数在1%的显著水平下为-0.685,符合误差修正模型的反向修正机制,并且根据△lnDt-1和△lnDt-2对△lnVt的参数分别在1%和5%的显著水平下显著,并且系数为负值,说明了在短期内国内棉花用地对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产生负的影响,并且影响较大,这与经济理论的假设和现实经济情况较为符合。

五、结论及启示

本文在对棉花流通体制改革以来的国内棉花用地和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状况分析的基础上,通过警度判定模型说明国内棉花安全警度级别,运用协整关系和误差修正模型来验证二者之间的长短期均衡关系,进而得出以下几点结论:(1)国内棉花用地同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存在“异步—同步—异步”关系;(2)国内棉花用地处于一种不安全状态,即紧张状态;(3)虚拟土地资源进口是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的原因,而国内棉花用地紧张不是引起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原因;(4)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同国内棉花用地存在长期稳定均衡关系;(5)在短期内,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对缓解国内棉花用地资源紧张不显著,但是国内棉花用地却对虚拟土地资源进口产生负的显著影响。

通过以上结论发现,虚拟土地资源进口在长期内可以缓解国内棉花用地紧张,可以保障国内棉花产业安全,但是在短期内如何把握棉花安全,可能会出现一系列问题。如果能够兼顾国内和国外政策等因素的一致性,适度运用棉花贸易中的虚拟土地资源战略可能会使国内棉花安全得到保障、资源配置得到优化、产业结构得到调整。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罗贞礼,龙爱华,等.虚拟土战略与土地资源可持续利用的社会化管理[J].冰川冻土,2004,(05):624-631.

[2]成丽,吴迪,等. 粮食贸易对耕地资源可持续利用影响分析[J].农业经济,2011,(01):41-43.

[3]严志强,颜章雄,等.虚拟土地、虚拟土地战略与区域土地资源优化配置管理的理论探讨[J]. 广西社会科学,2007,(10):70-74.

[4]刘红梅,王克强,等.中国粮食虚拟土地资源进口的实证分析[J].中国农村经济,2007,(11):26-33+51.

[5]强文丽,刘爱民,等. 中国农产品贸易的虚拟土地资源量化研究[J].自然资源学报,2013,(08):1289-1297.

[6]闫丽珍,成升魁,等.玉米南运的虚拟耕地资源流动及其影响分析[J].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6,(03):342-348.

[7]马博虎,张宝文.中国粮食对外贸易中虚拟耕地贸易量的估算与贡献分析——基于1978-2008年中国粮食对外贸易数据的实证分析[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06):115-119,126.

[8]邹君,刘文洁,等. 中国农产品虚拟耕地与资源环境经济要素的时空匹配分析[J].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2,(04):477-481.

[9]葛向东,彭补拙,等.耕地总量动态平衡的监测和预警研究[J].自然资源学报,2002,(01):35-41.

(责任编辑: 胡宜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