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齐白石对中国民间艺术的传承与创造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8-05-22
  • 阅读量30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中国的绘画艺术具有数千年的传承与发展历史,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民间成长的齐白石对于中国民间艺术有着深厚的感情,在绘画创作中敏锐地抓住了民间艺术元素的特点及神韵,并创造性地体现在绘画作品中,齐白石不仅在绘画的笔墨技巧上传承了我国民族绘画的传统,同时也将民间艺术朴素、简约、真挚的生活气息及生生不息的精神运用到绘画创作上,形成了思想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并结合自身的大胆创造将民间艺术的魅力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发挥齐白石的绘画中,更多地表现出一种民间生活的朴实与淡然。


  关键词:民间元素;草虫;笔法;红花墨叶


  一、绪论


  宋代《广川画跋》中有言曰:“顾恺之评画以禽鸟为下,而蜂蝶蝉虫又次之”,这种言论表述了草虫在中国古代乃至近代虫草画在中国画史上的地位,且当时没有形成草虫画的类别,五代时期,画坛上出现了黄荃富贵,徐煕野逸的局面,现存的黄荃的《珍禽图》中,到了宋代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出现了“若论花鸟,则古不及近”的言论,在宋代草虫画已经发展并超出了前代的成就,草虫画在中国绘画的历史上,有着独特的魅力,到了近代中国,齐白石是这一方面的集大成者,没有一个画家像齐白石一样,深受民众的喜爱,从早年的师法古人到晚年的“衰年变法”,他吸收了大量的民间元素,一改自宋以来,文人画悲凉、苍桑之感,取而代之的是喜庆与乐观,齐白石的乡心、童心和农人之心的流露和艺术中的乡土气息,根源于齐白石的劳动生活。


  二、齐白石简介


  齐白石(1864~1957),1864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白石铺的一个名为“杏子坞”的村庄,成长在这个“星塘白屋不出公卿”的世代农家之中,过着砍柴牧牛和在私塾读书写字的童年生活,齐白石15岁的时候因为身体贫弱,不适宜做重体力活,开始学做木匠,继而拜当地著名的木匠周之美为师傅,三年后齐白石出师,他对雕花方法进行创新,改平刀法为圆刀法,并自创图稿,雕花的题材和手艺有明显的改进,得到同乡的好评,人称“芝木匠”,后又拜胡沁园、陈藩为师,学习作诗丶画画。到齐白石30岁左右的时候,齐白石基本能以画画为生,与其他文人画家不同的是,齐白石所画的题材是根据订件的要求来画的,而画画的表现效果则是以一种能够满足或者讨好客户要求的手法,因此,这个时期,齐白石则是属于具有乡村气息的最为普通的一位民间画工。


  三、齐白石作品分析


  居住在北京的齐白石,没有脱离他出身农民的品性,在他的骨子里就存留着民间画工的审美爱好,他保留着许多农民的生活方式与生活习惯,在京城,这个中国当时最为繁华的城市中,他依然以一个农民的习惯和方式去对待城市中的人和事物,由此建立起了一种新的环境关系,在齐白石的世界中,不仅仅能够从生活中发现一些和乡村关联结合的东西,除了蔬菜之外,就是草虫,并且齐白石将这种乡村生活表现出符合文化人丶城市人所共同欣赏的需求,演化成为一种雅俗共赏的艺术,齐白石对于虫草的关注,一方面在于自己对于乡村生活的留恋,另一方面,在北京城里也有着养虫的传统,齐白石在画面题材的选择更多的着重于表达人民对于生活的向往与热爱,营造了一个独具特色的自己的虫草世界。


  齐白石非常注重对景写生,他有一段提拔曰:“余自少至老不喜画工致,以为匠家作,非粗枝大叶,糊涂乱抹不足快意。学画五十年,唯四十岁时戏捉活虫写照,共得七十虫。年将六十,宝辰先生见之,欲余临,只可供知者一骂”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齐白石表明自己相比工筆更加喜欢写意画,但非常强调写生的准确性和重要性,有画为证,北京画院收藏了齐白石先生的一张画正面的灶马,中国传统的绘画很少有表现正面的透视形象,仅有唐代韩滉画有《五牛图》中一头正面的牛,面对一仅有寸余的灶马,即使是西方的画家也很难准确的表现如此高难度的透视关系,但是齐白石却将一只与观众直视的灶马画活了,浑圆的身体,粗细交搭丶前后重叠的六条腿,纤细而劲挺的长须,圆睁的双眼,有一跃而起之感,真正的做到了形神兼备。


  在齐白石非常多的绘画题材中蔬菜类的作品是最能触及到齐白石本人思乡情结的一类,他将这些日常所见的物品,赋予了自己对于生活丶家乡的深刻体会,由此普通的蔬菜作品题材超越了绘画的内容和形式。在这一幅《萝卜》图中,廉价、平凡的农家萝卜在齐白石老人的眼中比国色天香的牡丹丶亭亭玉立的玫瑰还要实在与珍贵,在这幅图中红色与墨绿色得到非常充分、与神奇的发挥;狠辣的笔触,整体的色块、精密的留白,都可以称得上是精彩绝伦,令人回味无尽。大面积扁平的墨绿色叶子衬托出红润的胡萝卜,而且这些萝卜叶的处理也非常的特别,这种像卷云一样的笔触将这些叶子表现得格外的疏朗。


  四、结语


  齐白石有一个“似与不似”的思想。他说:“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所以齐白石画的这些虫草丶菜蔬的作品,在造型上处于似与不似之间,虽然看起来有些简括,以一种大写意的笔触为主,其实是最难以区表现的,我们平常在写字画画的时候,实际上来说笔画越简单的越难写好,画面越是看起来简单的就越难画的深入与精致。因为简括,没有办法用其他的东西去藏躲,画面的好坏,画画的功力,全都非常明显的摆在纸面上,齐白石自己就说:“画粗笔的写意画,能表达物象的精神,是极难的工作。”春秋时期孔子有句话说“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似与不似的思辨,雅与俗的协调,就好似乎是齐白石对于孔子这一命题的最好回答。


  齐白石的红花墨叶派,在题材和画法上独具一格,开启了时代新的篇章,提升了自魏晋以来对于虫草丶菜蔬作品的品格,在中国的绘画历史上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参考文献 

  [1] 北京画院,草间偷活齐白石笔下的草虫世界[M],2015(04) 

  [2] 张次溪,白石老人自述[M],2010(01) 

  作者简介:彭靖远(1995—),男,湖南湘潭人,2017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7级研究生,主修美术山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