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电影文学教育论文范文,电影文学教育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功能对等视角下字幕翻译研究——以《狙击手》为例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3-01-12
  • 阅读量84次
  • 评分0

摘    要:当前,影视剧作为一种文化传播媒介,对中华文化输出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字幕翻译作为文化传播载体,必须做到与时俱进,简洁凝练。2022年新春贺岁档《狙击手》的英文字幕翻译流畅传神,从目标语观众的角度出发,运用多种翻译策略充分展现出“冷枪冷战”运动中川军冲锋陷阵的英勇模样。本文旨在从功能对等视角研究该部影片的字幕翻译,学习如何从省译、增译、归化等不同角度精准巧妙地传递源语信息,更好地为目的语受众服务。


关键词:字幕翻译;功能对等;翻译策略;方言翻译;


一、引言

2022年新春贺岁档电影《狙击手》票房突破六亿元,成为新春贺岁档中的一匹黑马。这部电影选景简单,一个场景,十多个演员,讲述一段真实的抗战故事。本片以抗美援朝战争中“冷枪冷战”运动为背景,主人公则是“中国死神”刘文武班长率领的“狙击五班”的狙击手们。美军成立了狙击精英战队,以担架兵亮亮为诱饵,设下埋伏妄图残杀五班。“狙击五班”为救出亮亮,获得情报,义无反顾走向敌人的枪口,舍身炸堡垒。战火交锋,扛铁板救战友;垂危之际,用血书传情报。这部电影用更小的切片,更强的叙事手段,把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无畏精神诠释得淋漓尽致[6]。这样的电影更应当走向世界,传递中国精神。在国外上映时,故事能否引发目标语观众的情感共鸣,字幕翻译举足轻重。中国影视行业起步较晚,由于影视人才缺乏,发展较缓。近二十年来,中国影视事业发展迅猛,因此大批优秀的影视作品“走出去”“引进来”。然而,中国电影字幕翻译发展亦是坎坷,它兴起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于世纪末再次逆风翻盘。著名翻译学家钱绍昌,指出“影视翻译作为文学翻译的一部分,影视语言既含有一般文学语言的要素,也具备自身独特的特色”[4]。不同于传统的文本翻译,电影字幕翻译受时间、空间两个因素的限制。时间上,字幕翻译要同电影的画面、声音完全同步,也就是要随对白的开始而开始,对白的结束而结束。空间上,字幕翻译要尽可能做到简短凝练,所占空间为一行到两行,且源语与目的语的长度应该相当[3]。这就要求字幕翻译要在有限的时空里将源语所包含的信息准确无误地传递出来。为了使字幕翻译简洁明了,流畅传神,更好地满足目的语观众的语言需求,本文旨在从功能对等角度研究《狙击手》中的翻译,剖析其翻译方法及策略。


二、功能对等翻译理论概述

在《翻译的科学探索》中,美国翻译理论家尤金·奈达第一次提出“动态对等”的概念,随后改为“功能对等”。他指出,“所谓翻译,就是指从语义到文体在译语中用最贴切而又最自然的对等语再现源语的信息”[1]。功能对等理论强调读者的反应,旨在为目的语受众服务。当翻译内容与翻译形式发生冲突时,应更注重内容,形式要退而求其次。由于源语和目的语受文化以及历史背景等因素影响,源语和目的语无法真正实现对等。因此在翻译过程中,译者要根据语言差异灵活翻译,避免过分关注形式而导致译文难以理解。奈达表示,“为了实现原文与译文之间的功能对能,有必要对译文进行调整”。在功能对等理论指导下,翻译必须做到表达形式恰当贴切,内容通俗易懂。


功能对等理论明确了译者在进行字幕翻译时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与方向,同时译者不受具体翻译策略的限制,不必一味追求形式上的对等,可以灵活调整句式,以实现内容上的有效传递。译文翻译符合目的语观众的表达习惯,才能更好地传递影片精神,引发情感共鸣。对传播中国文化,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三、《狙击手》字幕翻译方法及策略

(一)省译。影视材料中,时常会出现对剧情发展影响不大或是超出目的语观众理解范围的内容。这个时候,译者可以采用省译的翻译方法,即删去不符合目的语思维习惯、语言习惯和表达方式的词,达到最佳理解效果[2]。若一一译出,译文则会显得累赘、冗长。采用省译的方法,不仅满足字幕翻译对于时空的高要求,更能有效传递影片的主旨精髓,达到最佳效果。


例1:王忠义,对面是高手。你龟儿莫再动了。


译文:Yi.These guys are pros.Stop moving.


在该句中,“龟儿”这个词并没有翻译出来。在汉语文化中,“龟儿”一词属于巴蜀方言,原指龟城的子孙后代,现多表示“你这臭小子”。电影中,美军设下埋伏,趁五班营救亮亮,开枪狙击。王忠义想为孙喜止血,寻求止血包。班长害怕王忠义中枪,劝他老实躲在石头后面,不要乱动。如果翻译时,将“龟儿”的词义解释出来,译文就会显得累赘,有些本末倒置,同时也加大了目的语观众的理解难度。因此本句采用省译的翻译方法,不仅满足字幕翻译的基本要求,更能让外国观众更好地理解。


例2:老子以前能背三百斤的石板,能得行。


译文:I have lifted rocks heavier than this.No problem.


“三百斤”这个量词做句中做了定语,去修饰石板。影片中,士兵们用绳子吊着钢板,掩护胖墩用钢板做盾牌,挡住敌人的子弹,顺势移到亮亮身边。从电影画面中,不难看出钢板的重量,背着钢板的胖墩面红耳赤,举步维艰。若将“三百斤”直接翻译出来,反而会对观众的理解造成障碍。译文过长,会引起观众的反感。因此,这句话的翻译巧妙地实现了意义和形式的减译,向观众传递出有效信息。因此,从功能对等理论角度分析,字幕翻译采取省译的翻译方法,不仅能使译文通俗易懂,简洁凝练,更是最大程度展现出原文风采,符合功能对等理论的三大标准


(二)增译。翻译过程中,由于对白口语或是句法的需求,需要在字幕翻译中增补一些原文缺失的内容。增译缺失内容,可以确保观众对影片的理解,激发外国观众情感上的共鸣,对于传播中国文化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例1:—班长很凶吗?


—反正没笑过。


译文:-Is Sgt.Liu strict?


-I have never seen him smile.


这句是士兵陈大永在接受师里的采访时所说。被问到有什么愿望时,大永表示希望班长能笑一下,从未见班长笑过。可以看出,为了更好地凸显这句话的意思,译者加上了“I have never seen”,表明班长训练“狙击五班”时对士兵们要求严格,总是板着张脸,这也从侧面体现出抗美援朝战争的残酷。若直接译成“He never smiles”,则不符合英语的表达习惯,同时表述太过绝对。班长并非从未笑过,而是从未对五班战士们笑过。这句话采取了增译的方法,确保外国观众能够理解影片的基本内容,领悟其中所包含的情感,实现功能对等。


例2:—绿娃子,老子发的手套都穿洞洞了。你反正又不戴,你给老子算咯。


—这个是保护这个的。


译文:-Wazi,my gloves have holes in it.Let me have yours.


-They protect the gloves my wife made.


士兵绿娃子有两副手套,一副是班里发的,一副是妻子织的。胖墩儿向他借手套的时候,他这么说道。显然,译文加上了“my wife made”做后置定语的成分,更便于外国观众理解。同时,增译的部分还同影片下面的内容巧妙呼应。妻子做的手套,是家人的牵挂,更展现抗战英雄不易。这一句的处理十分巧妙,拉近了影片与目的语观众之间的距离。


(三)归化。1995年美国翻译理论家提出了归化、异化的翻译策略。归化以目的语或是目的语读者为导向,它采用译文读者习惯的表达手段传达原文信息。在字幕翻译中,常采用归化策略来贴近目标语观众,为其提供自然流畅的译文。这可以增强观众对本土文化的亲和力和认同感,避免文化冲突。在本片中,译者多采用归化,将许多中式表达翻译成解释性话语。


例1:—他啥子意思?


—啥意思?说你土。


译文:-What's he saying?


-What do you think?He's calling you uneducated.


“土”为中式表达,字幕对这个词的处理十分巧妙,恰到好处。在中文里,“土”区别于“洋”,用来形容不合潮流,不开通。“狙击五班”里都是十七八岁的小战士,亮亮和大永是班里为数不多接受过教育的高中生。在给胖墩儿即将出生的孩子起名之时,胖墩儿不理解“瑞丰”“瑞祥”的含义,甚至觉得没有烟火气息。因此,这里的“土”表达的就是胖墩儿没接受过教育,难以理解名字中的好兆头。将“土”译作“uneducated”便于目的语观众理解角色所要表达的含义,实现最佳的交流结果。


例2:我很难受,我接受采访很难受。


译文:I feel upset.Upset that I was left behind.


这句话的翻译灵活采用归化的翻译策略,以外国观众为导向,对“接受采访难受”进行了内容上的解释,最大程度实现内容的传达。两个侦察兵遭美军伏击,其中一位就是大永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亮亮。五班接到任务前去营救,却留下大永接受师里采访。心系战友,大永无心接受采访,只想一同前往后峡谷援救。此处翻译成“I was left behind”,有助于目的语观众理解并非接受采访难受,而是因不能一同前往。译者对原文进行了解释,采用“重创”的方法,实现源语和目的语意义上的对等,体现了功能对等理论。


四、电影《狙击手》字幕英译中的难点

(一)方言翻译范畴转换。电影《狙击手》中,为了凸显抗美援朝战争中战士们的英雄气概,选用巴蜀方言展示人物性格,还原最真实的战场。句中大量的方言给译者的翻译工作带来了困难,同时译者还要根据字幕翻译的要求,调整句式,解释内容[5]。因此,本章筛选影片中包含巴蜀方言的台词,进行方言翻译范畴转换分析。


例1:把对面射击点看清楚。记得我教你的,用勺勺瞄。


译文:Look for the muzzle flashes.Use that spoon trick I taught you.


剧中的这句话,运用类别转换中的动词变名词。“用勺勺瞄”即是班长所教的铁勺技巧,即声东击西,从而在军事上使敌方产生错觉。此处,译者将动词译作名词短语,加上“trick”一词,足以体现战略技巧,处理十分恰当。既符合英文表达习惯,又很好地传递信息,与影片的对抗主题相呼应。此处的转换达到了很好的效果。除此之外,在战争中受距离问题限制,无法准确定位敌方的射击点。此句中的“射击点”译为“muzzle flashes”,即枪口火焰。枪口火焰的位置就是敌方狙击的位置,这样的译法贴合战争实际,便于外国观众理解。


例2:你个屁孩,哪个喊你丢的急救包。


译文:Your little bastard.Why did you throw the firstaid kit?


原文中,“屁孩”属于口语的范畴,常常表示轻视,指对象的不成熟、幼稚、不懂事。大永给王忠义丢急救包,美军趁其不备,开枪狙杀王忠义,班长对大永自作主张的行为表示埋怨。然而,在英文中无法找到对应的词,却可以找到含义相似的词语。“bastard”意为“讨厌鬼,混蛋”,放在这里更能表现班长的气愤。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不听命令,致使五班损失一位战士。该句的处理体现了战争的残酷,也能让目的语观众领悟其中所包含的情感。


例3:说你个屁话。简单还叫五班来做啥?


译文:Obviously.We wouldn't be here if it was simple.


这句的翻译灵活地进行了结构转换,用否定句来替代疑问句。该句的语境是,荒废许久的战场,亮亮不该在此,因此事情并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也就是说战争并不是发生在此地。很显然是美军设下的圈套,以亮亮为诱饵。因此,将此句译作“We wouldn't be here”,诠释出原句的含义,也从侧面说明“狙击五班”是一支精良的战队。


(二)文化负载词的译法。文化负载词又称文化特词、文化内涵词,具有某一语言社会的地域和时代特色,表示某一种文化所特有的事物和概念的词。由于文化负载词只存在于一种文化之中,因此在目的语中很难找到对等词,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也就成了难点[2]。


例1:四海龙王在水中。


译文:The four king dragons are in the water.


胖墩儿背起铁板去救亮亮的时候唱的那首“拉纤歌”——《江南牡丹朵朵红》,中国观众对这首歌很熟悉,理解起来自然不难。歌中唱到“四海龙王在水中”,四海龙王是中国民间所敬之神,即管理海洋和人间气候风雨的龙神,属于文化负载词的范畴。“四海龙王”译作“the four king dragons”。由于“四海龙王”是四条龙,所以译作“king dragons”而不是“dragon kings”。并且字幕翻译具有特殊性和瞬时性,译者无法将这一文化特词的背景解释清楚,难以向目的语观众传递文化内涵,但不影响对这部影片内容的理解。


例2:三人结拜情意重。


“三人结拜情意重”这句话同样出自《江南牡丹朵朵红》这首歌。三人指的是《三国演义》中刘备、关羽、张飞三人。这三人在桃园结义,并立誓“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因此,将此句译作“Three men enter brotherhood”,不仅阐释了三人结拜的故事,更能展现出抗美援朝战场上战士们的兄弟情谊以及他们视死如归、报效祖国的豪情壮志。


例3:这个孩子说,是鬼子让他给亮亮打针的。


译文:Later on the kid told me,the enemy made him inject Liang.


这句独白中“鬼子”一词属于文化负载词,反映出特殊年代的特色。鬼子,从前对外国人的鄙称。陈康祺《燕下乡脞录》卷九:“若鬼使,则出使外洋之员;以西人初入中国,人皆呼为鬼子也。”随后,“鬼子”一词用作对外国人的蔑称。但是,西方语言文化中没有“鬼子”的对应词译法,“the enemy”难以原汁原味地向观众传递影片中的文化内涵,故而情感共鸣会大大降低。但是由于这一文化负载词并未对剧情发展起到关键作用,所以在翻译时可以对文化信息进行适当删减。


五、结语

随着中国电影走出去的步伐越来越快,华语电影的字幕电影质量影响了外国观众对中国电影的认可程度。优秀的中国影视作品作为中国招牌,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彰显文化底蕴。对于电影《狙击手》字幕翻译的分析,可以发现功能对等理论在字幕翻译中发挥着关键作用,通过省译、增译、归化等翻译策略能够有效传递影片信息,消除中外文化间的理解偏差。当然,我国字幕翻译水平并非十全十美,仍需翻译界专家进一步研究,相信字幕翻译这个新兴行业一定会有光明的前景。


参考文献

[1] 匡媛媛.英汉学术翻译策略研究:功能对等理论视角[D].南京师范大学,2016.

[2] 胡梅茸,王晓利.《你好,李焕英》电影字幕翻译策略研究[J].今古文创,2021,(47).

[3] 李梦鸽,李泽生.从功能对等翻译理论的视角研究字幕翻译——以《肖申克的救赎》为例[J].汉字文化,2021,(297).

[4] 钱绍昌.影视翻译——翻译园地中愈来愈重要的领域[J].中国翻译,2000,(1).

[5] 席曼.翻译转换理论下《老炮儿》的方言翻译研究[J].文学教育,2020,(6).

[6] 汤圆.让“最冷的枪”铭记“最热的血”[J].廉政瞭望,2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