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中西医结合论文范文,中西医结合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中西医结合治疗肺脓肿分析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9-07-11
  • 阅读量66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目的探讨肺脓肿中西医结合治疗的价值分析。方法选取2011年2月-12月,我院收治的肺脓肿患者22例,临床用中药与西药结合治疗,分析疗效。结果对比分析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前后患者胸痛、发热症状评估,治疗前患者胸痛症状的评估分为37.75-4.55,治疗后患者评估分为23.45-3.25,治疗后的评估分明显低于治疗前,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意义。治疗前患者发热症状的评估分为35.75-3.45,治疗患者发热症状的评估分分为25.55-2.25,治疗后评估分明显低于治疗前,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意义。结论临床采用中西医结合方式治疗肺脓肿的效果比单一采用中药或西药治疗好,能有效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


  关键词:肺脓肿;中医;西医


  西医讲肺脓肿是指各种微生物感染引起肺组织坏死性病变,形成脓腔。病原体包括化脓性细菌、分枝杆菌、真菌或寄生虫,多为混合感染。中医中认为肺痈是肺叶生疮,形成脓疡而出现咳嗽、胸痛、发热、咯吐腥臭浊痰,甚则咳吐脓血为特征的病证。属于内痈之一,西医学中多由肺组织化脓症感染形成如肺脓肿[1]。2011年2月-12月,我院收治的肺脓肿患者22例,临床用中药与西药结合治疗,总结临床治疗资料分析如下。


  1临床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2011年2月-12月,我院收治的肺脓肿患者22例,其中男性患者12例,女性患者10例,患者年龄27-55岁,患者平均年龄38岁,患者临床符合下列标准,临床特征为高热、咳嗽和咳大量脓臭痰。胸部X线显示一个或多个含气液平空洞。


  1.2方法应根据病原体给予相应抗生素治疗,疗程为8~12周,直至X线片空洞和炎症消失,或仅有少量纤维化,葡萄球菌和链球菌感染,可选用耐β-内酰胺酶的青霉素或头孢菌素,如为耐甲氧西林的葡萄球菌,应用万古霉素。中医治疗方案:1.辨证论治(1)初期主症:恶寒发热,咳嗽胸痛,呼吸不利,发病急骤,热势转高,口干鼻燥,痰黏白,痰量渐增。舌苔薄黄,脉浮而数。病机:风热袭表,内犯于肺,肺失宣肃治法:疏散风热,清肺解表主方:银翘散加减处方举例:银花l0g,连翘l0g,桔梗6g,生甘草6g,牛蒡子l0g,黄芩l0g,浙贝母l0g,荆芥l0g,薄荷6g(后下),豆豉l0g,杏仁l0g。加减:若内热甚,加生石膏20g,鱼腥草l5g,以清肺;若咳重痰多加前胡l0g,桑白皮l0g,以止咳化痰;若胸痛甚加瓜蒌皮15g,郁金l0g,桃仁l0g,以润肺化痰。(2)成痈期主症:壮热寒战,胸满作痛,咳吐浊痰,呈黄绿色,喉间有腥味,咳嗽气急,口干咽燥,烦躁不安,汗出身热不解。舌苔黄腻,脉滑数。病机:热毒壅肺,血瘀成痈治法:清热解毒,化瘀消痈。主方:千金苇茎汤加减处方举例:鲜芦根30g,生苡仁30g,冬瓜仁l0g,桃仁l0g,桔梗6g,生甘草6g,红藤30g,鱼腥草l5g,银花l0g。加减:脉实有力热盛者,可加黄芩l0g,黄连6g,山栀l0g,知母l0g,生石膏30g,以清火泻肺;咳而喘满,痰浊量多,不能平卧者,加葶苈子l0g,泻肺泄浊。(3)溃脓期主症:咳吐大量脓血痰,或如米粥,腥味异常,胸中烦满而痛,身热面赤,烦满喜饮,或气喘难以平卧。苔黄腻,脉滑数。病机:血败肉腐,痈脓溃破治法:排脓,清热解毒主方:加味桔梗汤加减处方举例:桔梗l0g,生甘草6g,生苡仁30g,浙贝母l0g,化橘红l0g,银花15g,白及粉3g(冲),连翘15g,漏芦15g,鱼腥草30g。加减:热盛者加败酱草l5g,黄芩l0g,以清热解毒;若烦渴加天花粉l0g,知母12g,以养阴清热;津伤口干舌红,可加沙参l5g,麦冬15g,百合l0g,以养阴生津;若气虚自汗频频,不能排脓,可酌加黄芪30g,以补气排脓[2]。(4)恢复期主症:身热渐退,咳嗽减轻,脓痰日渐减少。兼症:①或诸症逐渐好转,痰液转为清稀,精神疲乏,胃纳欠佳,胁肋隐痛不得久卧。舌质略红,苔薄,脉细。病机:阴伤气耗,正虚邪恋。治法:益气养阴补肺,主方:沙参清肺汤加减,处方举例:北沙参l5g,麦冬l0g,太子参l5g,生黄芪6g,桔梗l0g,生甘草6g,生苡仁l5g,冬瓜仁l5g,合欢皮l5g。兼症:②或咳吐脓痰量少,久延不净,或痰液一度清复转臭浊,病情时轻时重,迁延不愈,潮热心烦,口燥咽干,盗汗低热,形疲或自汗气短精神萎靡。舌质红苔薄,脉虚而数。或舌淡红苔薄,脉细无力。病机:阴伤气耗,邪毒渐去治法:益气养阴,兼清脓毒主方:桔梗杏仁煎加减,处方举例:桔梗l0g,生甘草6g,杏仁l0g,浙贝母l0g,夏枯草12g,枳壳l0g,银花15g,红藤15g,百合15g,麦冬12g,阿胶珠l0g。加减:若低热可加功劳叶l0g,青蒿30g,白薇15g,地骨皮l2g,养阴清热;纳呆便溏者加白术l2g,茯苓15g,山药l0g,以健脾补中。若咳吐脓血久延不净可配白蔹l0g,以清热解毒治痈;若咯吐脓痰腥臭,反复迁延不愈,可加鱼腥草30g,败酱草l5g,以解毒排脓。


  1.3统计分析利用spss19.0软件对临床数据进行统计处理,所有临床计量资料均用u检验,数据资料用均值与标准差方式表示,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意义。


  2结果对比分析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前后患者胸痛、发热症状评估,治疗前患者胸痛症状的评估分为37.75-4.55,治疗后患者评估分为23.45-3.25,治疗后的评估分明显低于治疗前,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意义。治疗前患者发热症状的评估分为35.75-3.45,治疗患者发热症状的评估分分为25.55-2.25,治疗后评估分明显低于治疗前,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意义。


  3讨论临床采用西药治疗肺脓肿主要是应用抗生素抑制病毒菌种的滋生,辅以中药清热解毒、化瘀排脓,肺痈的治疗以祛邪为原则。采用清热解毒、化瘀排脓的治法。早期治疗,及时治疗是肺痈治疗成功的前提。脓未成应着重清肺消痈,脓已成需排脓解毒。具体方法可根据先后病机演变过程的各个病期,分别施治,有时还当有主次的相互结合,初期治以清肺散邪;成痈期治以清热解毒,化瘀消痈;溃脓期应清肺排脓解毒;恢复期阴分气耗者益气养阴清肺为宜,久病邪恋正虚者,当扶正祛邪。在肺痈的全部治疗中,应始终贯穿一个“清”字,未成脓前使用重剂消痈之品以力求消散,已成脓后排脓解毒为要,脓毒消溃后,再予以清补。恢复期虽属邪衰正虚,阴气内伤,但需防其余毒未尽,尤其是邪恋正虚,脓毒未尽,虚实错杂,更需防其复燃而渐转慢性,故须加用清热解毒排脓之品于补益剂中,即清补结合。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还应注意保持大便通畅,因肺与大肠相表里,大便通可不致腑热上攻,以利肺气宣降,热毒之邪得从便解[3]。


  通过本组22例患者的病例研究显示,对比分析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前后患者胸痛、发热症状评估,治疗前患者胸痛症状的评估分为37.75-4.55,治疗后患者评估分为23.45-3.25,治疗后的评估分明显低于治疗前,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意义。治疗前患者发热症状的评估分为35.75-3.45,治疗患者发热症状的评估分分为25.55-2.25,治疗后评估分明显低于治疗前,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意义。说明临床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肺脓肿效果好,通过中医辨证及辨病治疗及西药的抗生素治疗能有效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