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外科学论文范文,外科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伤残接受度影响因素的研究进展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0-09-18
  • 阅读量30次
  • 评分0

  摘  要:本文阐述伤残接受度的概念、测评工具,并对影响伤残接受度的因素进行了总结与分析,主要包括人口学特征、疾病特征、患者对疾病的理解程度、个人因素(人格特质、应对方式、日常功能活动等)和心理社会因素(心理、正负面情绪体验、家庭及社会支持等)。提出在未来的研究中应开展纵向研究,深入探讨影响伤残接受度的因素,并在此基础上制定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帮助患者接纳自我,树立积极面对疾病的毅力和决心,促进患者康复。

  关键词:伤残 伤残接受度 影响因素 医护工作者


  伤残接受度(acceptance of disability,AOD)是指个体接受自身损伤和残疾状态并积极寻求改变发展目标,学习新技能,并有能力应对伤残对自身造成的各种负面影响,重建积极的自我价值,早日回归家庭和社会[1]。伤残接受包括价值范围扩大、身体形态的从属性、包容伤残的影响、从固有价值向对比价值的转变等方面。价值范围扩大是指伤残者能够找到其他方面的价值弥补由于伤残而丧失的某些价值。身体形态的从属性是指个体已经接纳自身外观和功能的改变。包容伤残的影响是指个体不再注重伤残对自身不利的影响,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上。从对比价值向固有价值的转变是指伤残患者不与别人比较,更加注重自身所具有的价值[2]。研究表明,伤残接受度是心理社会适应的关键因素,伤残接受度高的患者具有较高的社会适应水平,并以更加乐观的精神状态和更为积极的心理健康促进行为应对疾病,从而促进机体康复[3]。本研究从个人因素和心理社会因素两方面对伤残接受度的影响因素进行综述。

  1 伤残接受度的测评工具

  伤残接受度量表(the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scale,ADS)是由Linkowski1971年基于丧失接受理论而编制,用于测评个人对待伤残的认知态度。量表含有4个维度,50个条目,采用Likert 6级评分法,从非常不同意到非常同意,分别赋值16分,总分300[4]Groomes[5]2007年修订该量表,修改后的量表简称ADS-R,包括4个维度,共32个条目,采用Likert 4级评分法,得分越高,表示患者的伤残接受度水平越高。陈妮等[6]引进该量表,将其应用于臂丛神经损伤患者,证明了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随后该量表得到广泛应用。Lin[7]2013年开发了缩小版的适应伤残量表修订版(B-ADS-R),并应用于脊髓损伤后残疾患者中,量表具有良好的心理学测量特性,采用Liker4级方式进行评分,量表有4个维度,分别是扩大、包容、从属和转变维度,共12个条目。

  2 伤残接受度的影响因素

  2.1 个人因素

  2.1.1 人口学特征

  研究显示,年轻、已婚和经济状况相对较好的患者,伤残接受度水平较高[8]。李琳等[9]对出院后3个月的烧伤患者进行伤残接受度调查,结果发现,经济状况好、受教育程度高的患者伤残接受度较高,而职业为农民和民工的患者伤残接受度水平最低。江云琴等[10]研究表明,性别是伤残接受度的影响因素,女性高于男性,而Yehene[11]研究表明,男性患者伤残接受度水平高于女性患者。研究结果不同可能与研究对象不同有关。

  2.1.2 疾病特征及患者对疾病的理解程度

  Li等[12]研究表明,先天性残疾者较后天因素致残者伤残接受度水平高,身体残疾部位的数量与伤残接受度成显着正相关。陈妮[13]研究表明,损伤位置和疼痛评分与伤残接受度相关。损伤侧别与伤残接受度的关系可能与优势手有关,一旦优势手损伤将会给患者带来诸多困扰,加之疼痛给患者带来极大躯体和心理上的痛苦,患者因此难以接受伤残状态。研究表明,病程与伤残接受度存在正相关,病程越长,患者伤残接受度水平越高[11]。赵庆杰等[14]124例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进行调查,结果发现,术后2年以上患者的伤残接受度水平最高,病程13个月患者的伤残接受度水平最低。随着时间的延长,一方面患者的自理能力有所提升,另一方面患者可以自行调节心态,以适应疾病带来的变化,从而接受患病后角色的改变。而Nicholls[15]发现脊髓损伤时间与伤残接受度水平无相关性。造成研究结果不同的原因可能与脊髓损伤患者通常伴有永久性的身体残疾,患者难以接受有关。相关研究表明,结肠癌患者癌症分期为晚期并存在造口的患者伤残接受度低[16],原因可能为晚期患者需要复杂的治疗,并发症多,身体形象改变明显,并且造口护理给患者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带来诸多不便,患者因此难以接受现状。李琳等[9]表示烧伤严重程度与伤残接受度水平成负相关。Chai[8]研究表明,掌握疾病相关知识的患者更愿意接受伤残的状态。患者掌握一定的疾病相关知识有利于降低疾病不确定感,对疾病的转归和预后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对机体康复充满信心,因此更愿意接纳自我。这就提示医护工作者,在临床实践中应根据患者不同的疾病特征尽早进行心理评估,并及时向患者及其家属详细讲解疾病相关知识,针对患者的疑问给予及时的解决与处理,最大程度地提高患者的伤残接受度。

  2.1.3 人格特质

  李桂萍等[17]对205例脑梗死患者的研究发现,伤残接受度与人格特质存在相关性,伤残接受度与人格特质中的精神质、神经质及掩饰性成负相关,与内外向成正相关。精神质的患者孤独,适应外界环境能力较差,当处于伤残状态,患者很难适应自身变化;神经质的患者情绪容易波动,容易产生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患者容易扩大负性事件影响;掩饰维度得分高的患者倾向于隐瞒自身缺陷,不愿意让他人看到自己的伤残状态;而内外向评分低说明患者大多数精力集中于自身伤残,不愿意与他人沟通,对自身的缺陷不能释怀,伤残接受度水平相对较低。因此,医护工作者应根据不同人格特质的患者采取相应措施,提高患者的伤残接受度。

  2.1.4 应对方式与日常功能活动

  赵庆杰等[18]对124例结肠造口患者调查发现,肠造口患者以积极的应对方式对待伤残状况,能够具有好的精神心理状态,伤残接受度水平较高,反之亦然。研究发现,日常活动水平高的脑卒中患者,能够正确的面对自身状态,因此伤残接受度较高[19]。能够经常进行日常功能活动的脑卒中患者,容易融入到社会交往活动中,维持了良好社会关系的同时能够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患者愿意以更加积极和乐观的应对方式适应社会活动,从而形成良性循环,伤残接受度随之增高。这就提示,医护工作者应指导患者坚持功能康复训练,从而促进康复,早日回归到社会交往活动中,并鼓励患者以积极乐观的应对方式克服困难,实现价值观的合理转变,从而提高伤残接受度水平。

  2.2 心理社会因素

  2.2.1 心理因素

  相关研究表明,抑郁与伤残接受度成显着负相关[4,20]。分析原因可能为,有抑郁症状的患者更倾向于关注身体缺陷,加之持续存在的负面情绪,患者必然难以面对自身缺陷。可控制感指的是个体调动自己内部和外部有利资源来应对一定压力的能力[21]。肖珊等[22]研究发现,可控制感高的乳腺癌患者较可控制感低者,伤残接受度水平高。由此可见,精神心理因素对伤残接受度的影响发挥重要作用。医护工作者应及时评估患者的心理状态,并给予疏导和安慰,必要时进行相应的药物治疗,缓解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此外,应帮助患者识别可以调动的物质、情感等方面的资源,提高患者伤残接受度水平。

  2.2.2 正负性情绪体验

  研究表明,正面情绪体验(如自尊)与伤残接受度成正相关[18]。王迎晓[23]研究发现,述情障碍与伤残接受度成负相关。述情障碍的个体往往不能适当地表达和宣泄负面情绪,从而加重了焦虑、抑郁状态,降低了伤残接受度水平。医护工作者应及时发现存在述情障碍的患者,加强与患者的沟通交流,并指导家属及朋友陪伴在患者身边,鼓励和引导患者宣泄不良情绪。

  2.2.3 家庭及社会支持因素

  研究表明,社会支持与伤残接受度成正相关[24-26]。社会支持可以缓解应激性事件对身心的损伤程度,维持身心健康,从而使患者积极接纳自身缺陷[24]。社会关系质量与伤残接受度成显着正相关[27-29]。肖珊等[22]研究表明,社会关系质量高的患者,在与家人、朋友良好交往中,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体验到更多的关爱,分散了患者对自身缺陷的关注,因此伤残接受度水平较高。吴玉梅[30]研究表明,伤残接受度与家庭关怀度具有相关性,但与家庭关怀度中的亲密度成负相关。主要照顾者在家庭支持中贡献最大,因此主要照顾者反应与伤残接受度密切相关。毛小丹等[31]研究表明,照顾者反应中的家庭支持缺乏、时间安排受打扰、经济问题和自尊这四方面是颈髓损伤患者伤残接受度的影响因素。提示医护工作者应指导主要照顾者给予患者足够关怀和支持的同时,要把握好度,避免患者过于依赖他人给予的关怀,而不能完成角色的转变。主要照顾者应避免在患者旁边提及自己时间安排受影响、医疗费用等相关问题,鼓励主要照顾者积极面对困难,正确认识患者患病这一事件。

  3 小结

  综上所述,影响伤残接受度的因素主要包括个人和社会两层面的因素,目前国内尚处于对伤残接受度研究的起步阶段,缺乏纵向研究,在未来的研究中,应开展纵向研究,深入探讨影响患者伤残接受度的因素,在此基础上制定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将综合性的干预措施贯穿于整个护理程序中,帮助患者接纳自我,积极面对疾病,促进患者康复。


  参考文献

  [1]Teruya N,Sunagawa Y,Toyosato T,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Daily Life Difficulties and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in Cancer Survivors after Total Laryngectomy:a Cross-Sectional Survey[J].Asia Pac J Oncol Nurs,2019,6(2):170-176.

  [2]Li L,Wu XL,Xu L.Current status of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and hope level in burn patients and the correlation[J].Zhonghua Shao Shang Za Zhi,2018,34(7):486-491.

  [3]Chiang HH,Livneh H,Guo HR,et al.Effects of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on death or dialysis in chronic kidney disease patients:a 3-year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BMC Nephrol,2015,16:202.

  [4]Chen LM,Li L,Wu XL,et al.Changes in quality of life and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of burn patients in rehabilitation treatment stage and the influencing factors[J].Zhonghua Shao Shang Za Zhi,2019,35(11):804-810.

  [5]Groomes DAG,Linkowski DC.Examining the structure of the revised acceptance disability scale[J].J Rehabil,2007,73(3):3-9.

  [6]陈妮,程云,孙晓春,等.臂丛神经损伤患者伤残接受度与创伤后应激反应的相关性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09,44(8):677-680.

  [7]Lin CP,Wang CC,Fujikawa M,et al.Psychometric Validation of the Brief Adaptation to Disability Scale-Revised for Persons With Spinal Cord Injury in Taiwan[J].Rehabil Res Policy Educ,2013,27(3):223-231.

  [8]Chai Q,Yuan Z,Jin Y,et al.Factors influencing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among stroke patients in Tianjin,China:A cross-sectional study[J].Neurorehabilitation,2016,38(1):37-44.

  [9]李琳,吴晓雷,许乐,等.烧伤患者出院后伤残接受度及其影响因素[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8,35(3):1-6.

  [10]江云琴,陈伟红,楼瑞英.述情障碍对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残障接受度的影响[J].中国护理管理,2015,15(2):146-149.

  [11]Yehene E,Lichtenstern G,Harel Y,et al.Self-efficacy and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following mild traumatic brain injury:A pilot study[J].Appl Neuropsychol Adult,2019,26(9):1-10.

  [12]Li L,Moore D.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and its correlates[J].J Soc Psychol,1998,138(1):13-25.

  [13]陈妮.臂丛神经损伤患者伤残接受度和相关因素及其干预的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2009.

  [14]赵庆杰,邹继华,付婷,等.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伤残接受度及其影响因素调查研究[J].中国护理管理,2013,13(1):19-21.

  [15]Nicholls E,Lehan T,Plaza SL,et al.Factors influencing acceptance of disability in individuals with spinal cord injury in Neiva,Colombia,South America[J].Disabil Rehabil,2012,34(13):1082-1088.

  [16]Weinberg BA,Marshall JL,Salem ME.The Growing Challenge of Young Adul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J].Oncology(Williston Park),2017,31(5):381-389.

  [17]李桂萍,章秋萍,朱小英.自我价值疗法对抑郁症患者心理社会功能影响[J].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2013,33(4):401-403.

  [18]赵庆杰,杨林,邹继华,等.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伤残接受度与自尊及应对方式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3,13(4):243-244.

  [19]Saunders DH,Sanderson M,Hayes S,et al.Physical fitness training for stroke patients[J].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2016,3(3):D3316.

  [20]Morozova EV,Shmeleva SV,Sorokoumova EA,et al.Acceptance of disability:determinants of overcoming social frustration[J].Glob J Health sci,2015,7(3):317-323.

  [21]曾晶,颖史慧,张昊.心理一致感的结构及影响因素[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42(3):117-122.

  [22]肖珊,孙丽媛,张青月,等.乳腺癌根治术后患者伤残接受度与家庭关怀度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7,17(5):335-337.

  [23]王迎晓.尿毒症患者残障接受度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6,33(24):39-41.

  [24]鲁俊华,邹继华,吕雨梅,等.脑卒中后残疾患者伤残接受度水平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护理管理,2015,15(7):796-799.

  [25]简爱华,郑燕兰,江玉棉,等.老年脑卒中偏瘫患者伤残接受度与心理弹性、社会支持的关系[J].中国临床护理,2016,8(6):469-472.

  [26]何松雪,刘国杰,刘虹泽,等.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伤残接受度与社会支持及应对方式的相关性分析[J].护理学报,2015,22(13):24-26.

  [27]郭立业,孙桂君,景璐.骨肉瘤手术患者残障接受度和社会关系质量的相关性[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2019,26(5):594-597.

  [28]王桂红,刘彦淑,金淑霞.髋部骨折患者残障接受度与社会关系质量的相关性[J].实用医学杂志,2016,32(5):839-841.

  [29]刘惠娟,胡秀金,曹春菊.直肠癌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残障自我接受能力与社会关系质量的相关性研究[J].临床护理杂志,2015,14(5):32-34.

  [30]吴玉梅.乳腺癌根治术后患者伤残接受度与家庭关怀度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学杂志,2016,31(4):31-33.

  [31]毛小丹,颜佩华,江黛琪.照顾者反应及其对颈髓损伤患者残障接受度的影响[J].护理学报,2015,22(5):4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