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基础医学论文范文,基础医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的疗效分析

  • 投稿韬光
  • 更新时间2015-09-16
  • 阅读量286次
  • 评分4
  • 19
  • 0

董玉燕

济南市历城区人民医院,山东济南 250115

[摘要] 目的 研究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的疗效。方法 将2010年1月—2011年5月期间该院收治的宫颈上皮内瘤变患者纳入研究,根据治疗方法不同分为给予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治疗的观察组和仅给予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治疗的对照组,比较两组患者的复发情况、免疫球蛋白水平、T细胞亚群水平。结果 观察组患者术后1年、2年、3年的复发率分别为2%、6%、8%,均低于对照组的16%、26%、32%。观察组患者的术后免疫功能指标IgG(13.14±1.45) g/L、IgA(2.86±0.33) g/L、IgM(1.43±0.19) g/L水平以及CD4+含量(38.11±3.15)%、CD4+/CD8+比例(1.31±0.32),均高于对照组患者的IgG(10.12±0.73) g/L、IgA(1.77±0.21) g/L、IgM(1.02±0.13) g/L水平以及CD4+含量(34.23±3.43)%、CD4+/CD8+比例(1.20±0.35);CD8+水平(22.43±3.59)%,低于对照组患者的(27.25±4.76)%。结论 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治疗有助于彻底清除HPV、减少疾病复发率、改善免疫功能,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的理想方法。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宫颈上皮内瘤变;环形电切术;干扰素;人乳头瘤病毒

[中图分类号] R737.3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4)08(c)-0103-02

[作者简介] 董玉燕(1971-),女,山东济南人,本科,主治医师,主要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

宫颈上皮内瘤变(CIN)是一类癌前病变,与人乳头瘤病毒HPV的感染密切相关,包括宫颈不典型增生和宫颈原位癌,具有发展为宫颈癌的高度危险性[1]。在临床实践中,为了阻断CIN向宫颈浸润癌发展,需要及时采取治疗措施。LEEP刀环形电切术是一类通过微创手术方法清除瘤变组织的治疗方式,在临床中应用最为广泛[2]。但是,仅通过环形电切术无法彻底清除HPV,这也成为了术后疾病复发的重要原因[3]。干扰素是常用的抗病毒药物,在下列研究中,该研究选择了2010年1月—2011年5月期间该院收治的宫颈上皮内瘤变患者进行研究,从复发情况、免疫功能两方面分析了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治疗的效果,旨在为临床治疗CIN提供理论参考。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2011年1月—2013年12月期间该院收治的宫颈上皮内瘤变患者纳入研究,所有患者均符疾病诊断且取得知情同意,共100例。根据治疗方法不同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各50例。观察组患者给予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治疗,年龄(68.4±8.1)岁,CINⅠ级12例、Ⅱ级22例、Ⅲ级16例;对照组患者仅给予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治疗,年龄(69.2±8.8)岁,CINⅠ级13例、Ⅱ级24例、Ⅲ级13例。两组患者年龄、病变分期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治疗方法

两组患者均进行宫颈环形电切术,治疗时取截石位,常规消毒铺单后给予局部麻醉,置入阴道镜并观察宫颈情况,明确上皮内瘤变的病变范围,而后用LEEP刀从9点钟方向开始切除,切除范围应当在病灶边缘的5~8 mm,呈顺时针方向切除、把握合适的切除深度,约为1~2.5 cm。术中应保持均匀的切除速度,避免过快或过慢切除,切除后用5%的碘伏棉球消毒。观察组患者在宫颈环形切除术后给予重组人干扰素α2a栓(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国药准字S19991019,50万IU/枚)治疗,每隔1日1次,连续治疗14 d。

1.3 观察指标

1.3.1 复发情况 治疗后1年、2年、3年时,随访两组患者的复发情况。随访从患者治疗结束后当天开始,随访方式包括门诊随访、电话随访等,若再次出现下腹疼痛、阴道不规则出血,且经阴道镜检查确诊为CIN,则判断为复发。

1.3.2 免疫功能 治疗后14 d时,采集外周静脉血,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免疫球蛋白IgG、IgA、IgM水平,采用流式细胞法检测T细胞亚群CD4+、CD8+的含量。

1.4 统计方法

采用spss18.0软件录入数据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用t检验分析,计数资料采用频数和率表示、用χ2检验分析。

2 结果

2.1 复发率

观察组患者的1年复发率、2年复发率、3年复发率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免疫球蛋白水平

治疗后,观察组患者的IgG、IgA、IgM、CD4+、CD4+/ CD8+水平均高于对照组患者,CD8+水平低于对照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LEEP刀环形电切术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的常用方法,通过微创手术方法清除瘤变组织,具有快速简便、廉价、并发症少、便于门诊治疗等优点[4]。乳头瘤病毒(HPV)感染是宫颈上皮内瘤变和宫颈癌发生的重要危险因素,也是影响治疗效果、导致疾病复发的重要因素[5]。宫颈环形切除术不能有效清除HPV,这也成为了疾病复发的基础。术后宫颈局部残留的HPV可以侵入宿主细胞并于基因组DNA相互整合,导致原癌基因激活、抑癌基因失活,使得宫颈上皮细胞由正常的表型转变为异常的表型,并增加了CIN术后复发的风险[6]。因此,在手术治疗后继续针对HPV感染进行针对性的药物治疗具有现实的临床意义。

干扰素是临床常用的抗病毒药物,赖五娘等[7]的研究发现,应用干扰素进行治疗能够彻底杀灭HPV,改善CIN的治疗效果。近年来的药理学研究对干扰素的作用机制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干扰素一方面能对病毒复制所需的酶类产生直接抑制作用,另一方面还能够通调节T淋巴细胞和B淋巴细胞的功能来增强免疫力[8]。两方面共同发挥作用,实现杀灭HPV的目的[9]。在本研究中,通过随访治疗后的复发情况可知,观察组患者术后1年、2年、3年的复发率分别为2%、6%、8%,均低于对照组的16%、26%、32%。这就说明在宫颈环形电切术的基础上给予干扰素治疗能够更为有效的彻底清除病灶、预防疾病复发,这可能与HPV被彻底清除、机体免疫功能得到改善有关。

干扰素治疗的意义不仅在于直接杀灭HPV病毒,还能够提高机体的免疫功能,防止HPV再次感染以及CIN远期复发[9]。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是机体免疫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Rositch 等[10]的研究发现,CIN复发患者存在免疫球蛋白合成不足、T细胞亚群功能紊乱。因此,我们还对干扰素治疗后患者的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进行了分析,由结果可知,观察组患者的免疫功能指标均高于对照组。免疫球蛋白是参与细胞免疫的重要分子,包括IgG、IgA、IgM等均与中和外毒素、调理吞噬、粘膜防御等密切相关[11];T细胞是参与细胞免疫的关键分子,CD4+T淋巴细胞是核心分子,而CD8+T细胞则能够抑制细胞免疫[12]。通过对结果的分析知,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有助于提高免疫功能。

综上所述,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联合干扰素治疗有助于彻底清除HPV、减少疾病复发率、改善免疫功能,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的理想方法。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 饶卫农.宫颈疾病妇女HPV感染现状及基因型的分布[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2,22(19):50-54.

[2] 陈建英. LEEP刀宫颈环形电切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的疗效分析[J].临床军医杂志,2013,41(4):412-414.

[3] 欧阳小平.宫颈液基细胞学联合HPV-DNA检测在宫颈病变中的诊断价值[J].国际医药卫生导报,2012,18(6):844-845.

[4] 吉海莲,李越东.环形电切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415例的临床效果[J].中国妇幼保健,2013,28(10):1663-1665.

[5] 周德平,杨君,魏俊,等.宫颈环形电切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对妊娠结局影响的临床研究[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3,29(5):348-351.

[6] 张碧黎,杨湘军,王秋霞,等.宫颈环形电切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186例临床分析[J].海南医学,2013,24(17):2527-2560.

[7] 赖五娘,陈惠平,简忠庆.干扰素联合宫颈环形电切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的临床价值[J].中国民康医学,2013,25(18):32-33.

[8] 王巧燕,陈伟华.国内HPV DNA检测的常见方法比较[J]. 检验医学,2012,27(1):71-74.

[9] Ogilvie GS, Smith LW, van Niekerk DJ, et al. Women’s intentions to receive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with primary human papillomavirus testing[J].Int J Cancer,2013,133(12):2934-2943.

[10] Rositch AF, Soeters HM, Offutt-Powell TN, et al. The incidence of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following treatment for cervical neoplasia: a systematic review[J]. Gynecol Oncol, 2014,132(3):767-779.

[11] 邱伟,黄艳,吴土连. 宫颈环形电切术在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中的临床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13,28(33):5563-5564.

[12] 钱菊芬,陶爱群.宫颈环形电切术与冷刀锥切术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疗效比较[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13,21(4):263-265.

(收稿日期:2014-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