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高等教育学论文范文,高等教育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传播学视阈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及其创新路径

  • 投稿西伯
  • 更新时间2015-09-14
  • 阅读量230次
  • 评分4
  • 13
  • 0

摘要: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研究是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的研究有着深厚的哲学背景及其理论渊源。目前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着语言失效的困境,通过探究语言失效的原因,结合传播学的知识,从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认知、传播、反馈方面突破当前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困境,为实现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创新探寻新路径,从而保障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创新;路径

20世纪以来,西方哲学经历了被称为“哥白尼式的革命”的语言转向。之后,语言问题也成为许多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的理论家和思想家关注的焦点。思想政治教育作为一门人文社会学科,也必然受到语言转向思潮的影响,语言研究直接进入思想政治教育的视野,成为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理论渊源及其内涵

西方现代哲学语言转向以及马克思主义的语言观,作为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研究的理论渊源和理论支撑,思想政治教育者更加明确了语言研究在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的重要地位,在此基础上,把握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内涵,力求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创新。

1.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理论渊源

⑴西方现代哲学的语言转向。整个19 世纪至20 世纪的西方哲学之所以出现“语言学转向”,就是希望通过语言这一特殊介质、通过研究语言与思维的深层系去理解理性何以可能,探究人的内在世界。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提出:为什么在语言中,尽管说话人本身、表达方式、遣词造句、观点看法等各不相同,人们还是可以相互理解?他首先指出了言语(speech)和语言(language)的差别。前者表示的是符号(code),是实际说出来的那些话;后者表示的是信息(message),是语言系统,来自于使用这种语言的社会群体所拥有的可以使他们进行交流的知识。在索绪尔看来,语言和言语是相互依存的,语言既是言语的工具,又是言语的产物。

⑵马克思主义的语言观。在把思想政治教育的语言研究置于西方哲学和社会科学普遍存在的语言转向大背景下的同时,也很有必要考察马克思主义的语言观。在马克思主义关于语言的本质的揭示中,语言是属人的、劳动(实践)的产物,是人类社会生活、物质生产实践的结果。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其有精辟的论述:“语言和意识具有同样长久的历史;语言是一种实践的、既为别人存在因而也为我自身而存在的、现实的意识。语言也和意识一样,只是由于需要,由于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产生的。”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一书中曾这样阐释马克思主义的语言观:语言是直接与思维联系的,它把人的思维活动的结果,认识活动的成果,用词及由词组成的句子记载下来,巩固起来,这样就使人类社会中思想交流成为可能的。

2.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的内涵

思想政治教育语言是思想政治教育活动主体在思想政治教育实践中通过一定方式表达出来的指向思想政治教育目的的话语。有的学者称为思想政治工作语言、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等。

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语言是一个最精细、最锐利的工具,我们的教师应当善于利用它去启迪学生们的心扉。”在一定程度上,在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探讨语言,不只是把语言当成工具,而是将语言指向生命存在——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在语言中的生存状态。

二、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失效及其原因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面向未来的事业,需要一代又一代有志青年接续奋斗。全党都要关注青年、关心青年、关爱青年,倾听青年心声,鼓励青年成长。无疑,关注青年,就必须要注重青年的话语。社会文化变迁导致的话语方式的变迁,特别是青年群体话语方式的变迁使得青年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时常出现话语冲突的尴尬,严重影响了在青年群体中开展的思想政治教育的成效。

1.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失效现状

⑴目前思想政治教育存在着以“神化”“泛政治化”“单面化”为表现形式的“符号化”现象,这使得思想政治教育难以取得实效。思想政治教育在面对新媒体的时候,在精英话语权、知识话语权、权力话语权乃至城市平民话语权的强势攻击下,只能被动地接受媒体传播的那些几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丝毫不相关甚至有悖思想政治教育的各种信息。

⑵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开展,许多需要思想政治教育者去分析、解释和解决的社会现象和社会矛盾,在教育主体整体的“失语状态”下,无法直面直诉,甚至难以启齿。这样的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脱离教育主体的生活世界、脱离他们的思想、体验、情感和内在需求,从而蜕变成标语式的、形式化的信息备份和符号垃圾。人们对思想政治教育语言研究和关注不够,目前存在思想政治教育者不会“说话”、说不好“话”的集体失语的尴尬局面,极大地影响了思想政治教育者的形象,影响思想政治教育实效。传统思想政治教育方式和手段形象地说是以“一支笔”、“一张嘴”为主,不仅在承载思想政治教育的信息量、速度方面远远无法同新媒体相比,而且更加缺乏新媒体的交互性、形象性和吸引力。新媒体的兴起给传统思想政治教育的载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2.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失效的原因

⑴受社会变革这个时代因素的影响。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在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的思想观念和价值体系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也就是说,思想政治教育环境和教育对象都发生了多方面的变化,出现了新的问题。

⑵受社会舆论话语体系的影响。当前我国社会舆论中存在三种话语体系,一种是网上活跃知识分子的批判性话语体系,一种是社会上表达各种诉求的民间话语体系,一种是传递政党主张、国家意志的治理者话语体系。在三种话语体系的交流交融甚至交锋中,思想政治教育者往往不能求同存异,解决最大程度地弥合分歧争端,不能引领舆论、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识。

⑶思想政治教育陷入“无人”境地。思想政治教育者无法通过大众媒体公开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话语的公共空间受到限制,话语长期被扭曲、误解和掩盖,甚至存在被社会主流思想边缘化的危险。我们不得不承认,思想政治教育并未完全突破“政治思想教育模式”,在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中,政治话语、主流话语、官方话语、公共话语遮蔽了边缘话语、个体话语,教育者依然主要是从社会需要的角度来强调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性,而作为个体的人的价值问题及人格独立性等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最终使得思想政治教育话语在一定程度上进入到了“无人”的境地,脱离了人,脱离了它理应契合的话语环境,思想政治教育失语和无效是必然的。

三、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创新路径

网络技术的进步,立体式、交互式、点对点式的多向多维的新媒体传播时代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样式,影响着人们的生存状态,也使对话从人与人之间到了人机之间,思想政治教育对话的传统特征被消解殆尽。新的对话和旧的对话同时存在,使思想政治教育对话的内涵获得了极大的丰富。面对这种变化,我们不得不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关注思想政治教育对话,去思考对话新的时代内涵和新对话的生态条件。邱仁富认为:“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的改革创新就是围绕说什么更有吸引力、想怎么说更有感染力和说服力、能够怎么说更有针对性和实效性。”

结合传播学的知识,思想政治教育语言创新应从认知、传播、反馈三个路径着手:

1.语言认知:关注受众,回归生活

思想政治教育者要改变以往脱离青年生活世界,宏大化、程式化、单一化的话语方式,根据时代背景和青年需要建构新的话语体系。因为语言是一个独立的要素系统,每个要素的值都只是其他要素的同时存在而存在的结果。

青年人自我意识强,关心自己才能施展、目标实现的愿望更为强烈,迫切要求思想教育者的语言所载的思想信息能满足这种需要。教育者传递的思想信息吻合了他们的内在需要,思想教育就容易取得成效,反之则难以被接受,甚至产生讨厌情绪。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的政治化必然会导致思想政治教育坠入非理性的恶谷。只有提升语言认知能力,回到思想政治话语本来的社会角色中才是学科发展之路。毕竟,思想政治教育话语既有意识形态的一面,也有非意识形态的一面,而且后者在当前的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重视并大力发展思想政治教育非意识形态的一面将是其发展的重要维度。

这就要求思想政治教育的过程中,思想政治教育者要灵活根据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对象,思想政治教育语言要准确通俗,要形象生动,语言风格要力求多样化,注意语调运用。语言运用能力是思想政治教育者的基本功,对思想政治教育者的工作有重要的影响。

2.语言传播:突破线性,灵活对话

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要避免“沉默的螺旋”现象。德国学者诺埃勒·诺依曼提出了“沉默的螺旋”理论。“沉默的螺旋”现象也就是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成的观点广受观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也就会越扩散;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少人理会(有时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偱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那如何让沉默的教育对象也能勇敢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这要求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思想政治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互动对话。教育者与受教育者双方从各自的理解出发,以语言为中介,以交往、沟通为实践旨趣,促进双方取得更大视界融合。开放与互动不仅是对话教学的存在状态,而且是对话的基本特征与手段。对话是主体间相互开放的过程,各自敞开真实的自我,把“我”的思想、“我”的感受传给对方,以使对方理解,达到心灵的契合。

3.语言反馈:及时反馈,重新调整

注重受教育者的语言反馈。反馈是控制论的核心概念,1984年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诺伯特·维纳在《控制论》中首次提出。在思想政治教育语言传播过程中,反馈主要是指教育者对所发出的语言信息在受教育者中所产生的效果进行收集,并据以调整语言信息的输出。

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发现反馈的过程,也就是重新发现受教育者的过程。受教育者具备重新解码的能力,而且,他们也并非完全被动和孤立,在他们背后还有文化背景、社会群体归属等环境要素。也就是说,受教育者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传播的进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是一个信息系统,建立沟通信息网络,做好信息的收集、处理、储存、输出、反馈等各项信息工作。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如果没有反馈,思想政治教育者作为信息传播者可能不知道受教育者是否接收到了信息,是否完整地理解了他的意图。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思想政治教育有反馈的需求,充分认识到反馈是送出的受教育者信息的一部分,同时带有新的信息。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费尔迪南·德·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高名凯译)[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2]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董世军等.现代思想政治教育话语及其困境分析[J] .长春大学学报,2007(1).

[4]邱仁富.思想政治教育话语创新论[J] .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0(5).

[5]邱仁富.论新中国60年思想政治教育话语发展的曲折历程[J] .求实.2010(1) .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2 年广东高校优秀青年创新人才培养计划项目“当前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困境与应对”(项目编号:2012WYM_0104)、华南师范大学青年教师科研培育基金项目“贫富差距对大学生思想行为的影响机制及引导策略研究”

(项目编号:13sk02)的阶段成果(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