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临床医学论文范文,临床医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产前筛查与产前诊断的临床应用价值分析

  • 投稿ying
  • 更新时间2015-09-15
  • 阅读量800次
  • 评分4
  • 62
  • 0

吕冬梅

锦州市妇婴医院产科,辽宁锦州 121000

[摘要] 目的 探讨产前筛查和产前诊断的价值,提高人口素质。 方法 选取该院2011年6月—2012年6月进行产前筛查和产前诊断的15 000孕妇进行分析,其中产前检查采用免疫荧光法,并计算患者21三体、18三体或神经缺陷的风险率,并采用胰酶消化法诊断产前羊水等方面。 结果 产前筛查高风险、临界风险、单项值异常分别为900(0.06%),3 011(20.07%),3 630(24.2%)。 结论 对患者进行产前血清、超声筛查,联合产前胎儿染色体无创检测方法快速有效,能提高产前诊断的准确率,降低出生缺陷的产生。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 产前筛查;无创产前诊断;临床应用

[中图分类号] R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5)01(c)-0044-03

[作者简介] 吕冬梅(1971-),女,辽宁抚顺人,硕士,主治医师,主要从事妇产科疾病研究工作。

随着优生优育观念的不断深入,据相关调查显示,我国出生缺陷率每年下降,从而有效提高下一代质量,这与越来越多孕妇参与产前筛查和诊断有着密切的关系[1],为更进一步提高我国人口整体素质,减轻家庭负担,必须要更进一步做好产前筛查。至目前为止,唐氏综合症为严重的缺陷疾病,且尚无有效的治疗手段,因此必须通过产前筛查和诊断避免。据研究显示,目前21三体、18三体和神经缺陷为常见的胎儿缺陷疾病,故做好相应的诊断非常重要,如何降低风险,扩大诊断效率,体现临床价值是医生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之一。为探讨产前筛查与产前诊断的临床应用价值,选取该院2011年6月—2012年6月进行产前筛查和产前诊断的孕妇进行分析,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该院进行产前筛查和产前诊断的孕妇进行分析,筛查总数为15 000例,孕妇年龄17~39岁,平均年龄(26.7±3.4)岁,血清标志物筛查时间为16~20周。

1.2 方法仪器与试剂

仪器是Allisei全自动酶免分析系统;试剂为美国Zymed公司生产的注册证号为S20030052的“孕中期唐氏综合征产前筛查试剂盒”。

1.3 方法

按照说明书,采用酶联免疫法检测AFP和F-βhCG。具体方法为抽取孕妇2 mL静脉血,并分离血清,保存在-20℃的条件下,在1周之内检测。判断标准,运用试剂盒配套的分析软件,结合孕妇的孕周、年龄、吸烟、体重、糖尿病及妊娠史等因素综合评估神经管缺陷,孕妇唐氏, 18及13三体综合征的风险值。判定值:神经管缺损风险以AFP 的MOM(multiple of median)≥2.5为高危,唐氏综合风险≥270为高危, 18及13三体综合征的风险值≥350为高危。对测定结果产生质疑时,再用B超对胎龄重新进行计算。对于测定为高风险的孕妇建议通过羊水细胞或脐静脉血染色体核形分析的方法,排除胎儿唐氏综合征或其他染色体异常的可能性。

方法: (1)选取妊娠15~20周的孕妇,抽血并分离血清,标本保存于-20℃冰箱中,在1周内进行血清学标志物检测。筛查指标为孕中期母血清AFP和游离β-hCG。(2)测定方法是时间分辨荧光免疫分析法(DELFIA,Wallac)。检测仪器采用Wallac全自动免疫分析系统,并按照试剂说明书严格进行操作。双标记试剂盒(AFP/游离-β hCG)是从美国PerkinElmer公司购进的,风险率由wallac公司提供的产前筛查21三体风险软件计算出来的。

1.3.1 产前筛查方法 (1)选用Eu和Sm双标记时间分辨免疫荧光测试剂盒检测孕妇血清中AFP以及Free -BhCG的浓度值[2],并与孕妇年龄、体重、孕周、单双胎、研究等因素进行分析,并按照计算机软件分析,计算胎儿21三体、18三体和神经缺陷风险率,计算机软件主要采用美国PERKINELMER公司生产。

(2)选择时间分辨免疫荧光法检测早期9-13+6血清学二联筛查。采用三联筛查游离E2、甲胎蛋白AFP、游离β-HCG等,测定胎儿的激素水平。

(3)胎儿染色体非整倍体基因检测,对孕期为12~22周的孕妇,抽取5 mL外周血进行游离DNA提取,最终确定胎儿染色体非整倍体疾病发生率。这种方法主要是采用第二代高通量测序技术对其覆盖度进行测序,再应用生物信息进行分析,若检测结果是高风险,就必须进一步做产前诊断。

(4)收集染色体,每例染色体制成大约8张染色体玻片,采集羊水培养基的时间应为20~24 w左右,该研究主要采用德国LEICA生产的染色体分析系统进行检测。

1.3.2 判定标准应用软件 结合孕妇的基本信息、末次月经、年龄、体质量、胰岛素使用情况等数值进行风险切割,并计算切割值, 21三体风险分割值为1:270,≥1:270则可视为高风险,1:270~1:500为临界风险。18三体风险分割值为1:350,≥1:350为高风险,1:350~1:1000视作临界风险。单项值考核范围,PAPP-A0.43~0.5 MOM,AFP为0.66~2.6 MOM,β-HCG为0.3~2.5 MOM,游离E3≤0.7 MOM。该研究中单项值不结合其它风险因素。此外,羊膜腔穿刺术、胎儿脐血检查染色体核型分析为最终结果。

1.3.3 产前诊断方法 对高危孕妇经产前羊膜腔穿刺取羊水进行细胞培养,并采用胰酶消化法进行洗脱,该研究主要采用德国ZEISS软件进行分析。

1.4 统计方法

该研究采用了spss15.0统计学软件对数值进行分析,计数资料采用n和百分率来表示,并用χ2检验进行处理。

2 结果

2.1 产前孕周血清学筛查和产前诊断

2011年筛查的7 560名孕妇产前血清学筛查的结果、产前诊断和染色体检查结果与2012年7 440名孕妇产前的血清学筛查结果、产前诊断和染色体检查结果进行对比分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患者妊娠成功率分析

该研究中,共102例患者选择终止妊娠,占0.68%。

3 讨论

3.1 孕周血清学筛查优势分析

根据相关调查显示[3],孕周进行血清筛选对检查产前风险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处于临界风险以及单项值异常的孕妇,建议产前检查。对于高风险患者,则要求进行产前诊断,从而提高风险诊断准确率。出生缺陷的原因较多,据相关调查显示[4],我国是出生缺陷高发国家,每年约100万缺陷儿出生,占新生儿的4%左右。该研究筛查的15 000例孕妇中,产前筛查高风险、临界风险、单项值异常分别为900(0.06%),3 011(20.07%),3 630(24.2%),其中共102( 0.68%)患者终止妊娠,有效改善分娩结局。

3.2 产前筛选和产前检查能有效降低患者心理压力,无创检查对患者的影响较小

据相关调查显示[5],利用介入性产前诊断力量,不足以对所有胎儿进行检查,因此必须结合无创检查。该研究发现,产前筛选和无创检查是检查的首选,也亦被患者及家属接受,其中无创检查能有效减轻孕妇的思想负担,避免介入性检查出现的不良反应,提高筛查和诊断的性价比,利用卫生资源降低胎儿缺陷的发生。根据相关研究认[6]为,对早期13 w高风险孕妇筛检,也能对孕晚期孕妇进行检查,从而能更好地满足筛查工作,有利于产前诊断工作的落实,防止胎儿缺陷的情况发生。

3.3 产前筛查和诊断的相关注意事项

3.3.1 产前筛查的临床应用 该研究显示,2012年筛查的7 440例患者当中,检出异常情况的几率明显优于2011年,分析其原因有两个方面,(1)患者的主动配合医生进行检查,从而提高见者的诊断率。(2)医院的检测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这为提高检测准确率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随着我国产前筛查技术的不断发展,要做好孕妇的产前筛查,提高诊断的准确性,该院认为必须要做好以下几点:(1)加强宣教,让更多孕妇能了解产前筛查和诊断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结合我国孕妇人群的普遍特点,设计好合适的治疗疗程,提高诊断准确率。(2)在进行检查的过程中,医护人员必须严格按照诊疗规范,严格掌握手术指征,避免医疗风险的出现[7]。

3.3.2 产前筛查的相关因素 年龄是被认为与 DS 发生有密切关系的重要因素, 公认的观点是: 年龄越大, 生产 DS 患儿之概率随之增大,母亲年龄> 35 岁 DS 的平均发生风险达 1 : 221 ,40 岁以上的母亲则高达 1 : 106[8]可能的原因是:随着年龄的增加,染色体不分离概率增加,导致生育 DS 患儿的概率增大[9-10],准确的孕周对于使用唐氏筛查风险评估软件时,是非常重要的[11],它直接影响测定结果的准确性。因此不同孕周对应的高风险率也大不相同。该研究的孕周时间是16~20周,根据文献报道,此时唐氏综合征胎儿的检出率可高达65%~80%,假阳性率为5%[12]。

综上所述,对患者进行产前血清、超声筛查,联合产前胎儿染色体无创检测方法快速有效,能提高产前诊断的准确率,降低出生缺陷的产生[13]。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 宋志娇,童晓文,纪亚忠.利用母体中胎儿遗传物质进行无创伤性产前诊断的研究进展[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2(2):102-105.

[2] 苏辰,张毅,孙树汉.基于胎儿遗传物质的唐氏综合征无创性产前诊断的研究进展[J].分子诊断与治疗杂志,2011(2):102-106.

[3] 吴清明,周 瑾.出生缺陷产前筛查及产前诊断研究进展[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1,19(1):129-131.

[4] 闫威.产前筛查与产前诊断的临床应用研究[J].中国民康医学,2013, 25(22):56.

[5] 李玉芝,任景慧,林琳华,等.大规模并行基因组测序技术应用于无创产前诊断染色体非整倍体的研究[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2012,41(4):475-480.

[6] 龚小会,李笑天.胎儿遗传特征与产前诊断[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0(12):956-959.

[7] 王艳,胡平,许争峰.血浆、血清游离核苷酸与产前诊断[J].现代妇产科进展,2011(3):236-238.

[8] 莫焕桐, 陈锦亮.妊娠中期妇女产前筛查390例分析[J].中国临床医生,2014(7):74-75.

[9] 李红梅,刘水和,叶震璇,等.5695 例孕中期唐氏综合征血清学筛查结果的分析[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12,33(15) :1836 -1838.

[10] 钱俊.产前检查免疫检验项目临床意义[J].中国医刊,2011,46(11):8-11.

[11] Karki DB,Sharmqa UK,Rauniyar RK.Study of accuracy of commonly used fetal parametersfor es-timation of gestational age[J].JNMAHNepal MedAssoc,2006,45(162):233-237.

[12] Haddow JE,palomaki GE,Knight GJ, et al.prenatal screening for down ssyndrome with use of maternal serummarkers[J].N eng J med,1993,48(2):82-84.

[13] 边旭明,戚庆炜.染色体异常产前筛查和产前诊断工作任重而道远[J].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0(12):889-891.

(收稿日期:2014-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