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基础医学论文范文,基础医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对肝纤维化程度的评价

  • 投稿Xiga
  • 更新时间2015-09-16
  • 阅读量329次
  • 评分4
  • 12
  • 0

王 晋 刘 慧

昆明市延安医院放射科,云南昆明 650051

[摘要] 目的 评价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在肝纤维化程度评价中的应用价值分析。方法 回顾性分析该院实施治疗的肝纤维化治疗患者100例,将其均分成两组,其中对照组50例患者实施常规血清学肝纤维化程度评价;观察组50例患者则采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对肝纤维化程度进行评价,对比分析其临床结果。结果 观察组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评价符合率为80.0%,对照组患者则仅为60.0%,两组之间符合率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评价中,明确诊断出MSI、MSD、TIC与肝纤维化程度呈负相关,TTP与肝纤维化程度呈正相关。结论 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在肝纤维化程度评价中应用,更有助于对提高其临床诊断符合率,值得进一步对其进行推广应用。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肝纤维化程度;评价

[中图分类号] R4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4)05(c)-0192-02

[作者简介] 王晋(1977-),男,云南昆明人,本科,主治医师,主要从事CT和MRI影像诊断工作,邮箱:yaimaging@126.com。

临床中,对接受肝纤维化治疗的患者,应该采用有效地方法进行肝纤维化程度评价治疗,应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技术,提高临床疗效。该研究对该医院在2013年3月—2014年3月的100例接受肝纤维化治疗患者进行分析, 探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程度的效果及其该技术的应用价值,为以后疾病的治疗提供参考,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收集该院100例接受肝纤维化治疗的患者,该次研究中患者均符合纳入标准,并排除先天性疾病;患者均有不同程度腹痛、剑突下疼痛、恶心以及呕吐的临床症状;患者年龄在23~68岁,平均年龄在(24.3±0.8)岁;其中中度肝硬化患者为30 例,重度肝纤维化患者为 30 例,轻度肝纤维化患者为 40例;然后将患者随机分成两组,对照组患者与观察组患者中都有50例人数,且对照组与观察组中按重度、轻度、中度分配,确保每组患者中都有相同程度的患者数目,其中对照组患者年龄在23~67岁,平均年龄在(25.3±0.9)岁;中度肝硬化患者为15例,重度肝纤维化患者为 15 例,轻度肝纤维化患者为 20例;观察组患者年龄在24~69岁,平均年龄在(23.8±1.1)岁;中度肝硬化患者为15 例,重度肝纤维化患者为 15 例,轻度肝纤维化患者为 20例。两组患者在性年龄、病情等资料方面相比较,其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一定的可比性。

1.2 方法

对于两组中的患者,对照组的患者采用血清学方法评价肝纤维化程度,采用酶联免疫法测定,对患者的透明质酸、层粘连蛋白、IV型胶原以及III型前胶原进行检测,其血清学检查全部都在患者的肝穿刺检查前后3 d之内完成;对观察组患者采用德国西门子1.5T超导型核磁共振扫描仪进行检查,具体就是对每一位患者应该保持空腹状态4 h,并在检查时需要取仰卧位,施行常规SKWHCY-20型MRI肝脏扫描程序,行动态增强之后,对患者高压注射肘静脉团,均要对患者进行4期的扫描,而且共扫描12个时相,并分析患者的动态增强原始数据。

1.3 疗效评定指标

根据患者肝实质部位的TIC、TTP、评价峰高、MSI、MSD作为评价指标,分析应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程度的价值。

1.4 统计方法

采用SSPS 12.0统计学软件对统计的数据进行处理,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行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n(%)]表示,行χ2检验。

2 结果

在分析完两组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之后,观察组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评价符合率为80.0%,对照组患者则仅为60.0%,两组之间符合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对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后的肝纤维化程度评价中得出,MSI、MSD、TIC与肝纤维化程度呈负相关,TTP与肝纤维化程度呈正相关,见表2。

3 讨论

肝纤维化是一种慢性病变过程,该病理特征很多慢性肝损伤患者均具有,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诊断和治疗,则极易恶化为肝硬化。现阶段,组织病理学检查是诊断肝纤维化的金标准,但是由于肝穿刺具有严重的创伤性,因此临床在进行组织病理学检查时很难重复检查,因此无法作为肝纤维化的动态监测指标。长期以来,医学界有关学者一直致力于寻找具有较好的敏感性和特异性的非创伤性血清学指标,以对肝纤维化的发展进程进行有效的监测。对临床中,应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技术评价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不仅可动态反映出患者肝纤维化的血液流变学变化,还可以有效地提高临床诊断肝纤维化结果的准确性。针对观察组中患者中,采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程度,并分析观察两组患者肝实质部位的TIC、TTP、评价峰高、信号上升最大斜率(MSI)以及信号下降的最大斜率(MSD),这些临床发展都可以证实应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技术,具有实际的应用价值。其中在该次研究中发现,MRI在中轻度中的诊断符合率要明显高于重度肝纤维化患者,其中李新瑜[1]等在研究中也发现,在对中度肝纤维化上,其所有斜率指标均具有一定的意义,准确率可以达到72.8%~87.7%,但是在对重度肝纤维化进行诊断的时候,其诊断准确率却偏低,研究结果相符,但是关于是否能够对中度以上肝纤维化诊断准确率进行提高,还需要进一步进行研究。

其中在患者肝纤维化程度评价研究中发现,不同程度的肝脏峰值高度的改变,其引起原因还主要集中在肝脏总血流量的改变之上。在研究中纤维化早期峰值普遍存在略微增高现象,其可以采用肝纤维化门脉压力增高,而减少了其门静脉供血,导致门脉血流不足,对于肝脏的一些代谢物不能进行清除,其血管活性物质集中在一起患者,最终引起患者动脉扩张,增加其动脉血流量,患者的肝血流量轻度上升因为其肝动脉代偿性血供增加以及门静脉血供减少共同导致,这一原因对其进行解释[2]。此次研究动脉期肝脏MSI和肝纤维化程度呈负相关关系,也就能够充分的说明中重度肝纤维化其依然存在代偿性增加问题,但是其增加幅度却出现了减小,由于其门脉供血出现的减少,而也会进一步降低肝脏的总体血流量。在患者肝硬化时期,不管是其肝脏峰高、门脉期MSI,还是动脉期MSI均会出现降低趋势,由此可以说明在患者肝硬化期,患者的血管调节功能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限度,再加上门脉灌注量以及肝动脉灌注量两者一起出现了下降,才会最终出现总肝血流量下降的情况[3]。

中重度肝纤维化中,特别是肝硬化时期其肝脏TIC曲线也会出现明显的改变,其原因也就是达峰时间出现延迟现象,并且在其曲线下降阶段出现平缓,甚至还会在峰高水平进行维持,同时也会有一部分肝硬化患者的TIC曲线不会出现明显的波峰,只是呈现出来的缓慢持续走高趋势。其中患者达峰出现延迟原因是肝纤维化以及肝硬化时期,患者的纤维组织会出现增生,同时也会形成假小叶,从而导致患者的肝窦受压,和其门脉血流受到一定阻碍具有相关性[4]。其中患者TIC下降段中出现MSD减低,是因为其Disses间隙胶原存在沉积,从而导致对比剂在其过程中的运动水平受到了影响,对比剂分子通过的时间自然也就得到了增加。该次患者在研究过程中,重度肝纤维化患者的MSD明显低于中轻度肝纤维化患者,其主要是重度肝纤维化患者的肝脏总血流量轻度增加。

另外在该患者临床研究中也明显的发现,患者的血流动力学也出现了显著改变,并且随着患者肝纤维化程度的逐渐加大,其达峰时间也在不断的进行延迟,峰高也越来越低。通过这一问题也就充分的表明在患者的肝纤维化在形成过程中,其门脉阻力也在不断的进行增加,因此其脾脏血流非常容易发生不畅问题,那么其脾脏强化达峰时间也自然会进行相应的延迟,并且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越重,那么也会进一步对其脾脏淤血程度进行加重,压力也会随之增高,其强化程度自然也就会随之进行下降。在对以上患者进行分析过程中发现,其轻度纤维化时期患者的脾脏强化速度明显的要高于其他两组,这是因为随着患者肝纤维化程度的逐渐加重,对脾脏的影响也越大[5-7]。在患者的轻度肝纤维化时期,脾脏动脉期MSI也会随着患者动脉血供代偿性的不断增加而增加。患者脾静脉回流会因为患者门脉高压的持续升高而出现障碍,最终导致脾脏出现淤血,进一步导致动脉充血的发生,脾脏MSI也就会随着血流速度的逐渐下降而下降。同样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越重,患者的MSD也就会下降越严重,因此以上研究结果也明显显示出,重度肝纤维化患者的MSD要明显的低于中轻度肝纤维化患者[8-9]。患者脾脏的MSD能够对患者的窦性门脉高压程度进行直接反映,同时患者的动脉期脾脏MSI也能够直接反映出患者的脾脏淤血程度,也能够对其门脉高压进行间接反映,因此在肝纤维化患者中对其脾脏TIC进行观察,具有重要意义,非常有助于对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进行判断。其中肝MCD以及门静脉MSI在肝纤维化程度判定中,均具有较高敏感度。

综上,观察组患者的肝纤维化程度评价符合率为80.0%,对照组患者则仅为60.0%,两组之间符合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评价中,明确诊断出MSI、MSD、TIC与肝纤维化程度呈负相关,TTP与肝纤维化程度呈正相关。可以明确得知临床中对肝纤维化治疗的患者,采用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技术,评价患者的纤维化程度,不仅其应用价值高于其它评价方法,还可以反映出患者肝纤维化血液动力流变学变化,值得在实际在推广应用。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 李新瑜,熊伟,韩路军,等.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的临床应用[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1,31(7):1259-1263.

[2] 汪红志,许凌峰,俞捷,等.基于核磁共振弹性成像技术的肝纤维化分级体模研究[J].物理学报,2010,59(10):7463-7471.

[3] 张刚.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的临床应用[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3,26(3):356-357.

[4] 詹韵韵,张新书,姜凡,等.超声造影评价肝纤维化程度的临床应用价值[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12,47(4):189-190.

[5] 阮聪.核磁共振动态增强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的临床应用[J].医学信息,2013,24(22):467-468.

[6] 尹丰.论螺旋CT与核磁共振成像对肝小静脉闭塞病的临床诊断意义[J].医学信息,2013,26(4):411-412.

[7] 李广明.肝硬化结节中CT与核磁共振成像分析[J].中国医药导刊,2012,8(10):1728.

[8] 杨杰,张孟超,来颖,等.核磁共振SWI序列在肝脏疾病诊断中的应用[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2,16(2):370-372.

[9] 史永丽.肝细胞癌的 MRI 诊断分析[J].健康之路,2013,2(12):61-62.

(收稿日期:2014-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