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法律毕业论文范文,法律毕业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蹊跷的拒执罪:江西安远被指选择性司法

  • 投稿小耳
  • 更新时间2015-09-10
  • 阅读量224次
  • 评分4
  • 63
  • 0

文 张登峰 罗日丁

50岁的福建商人余忠因涉及一起简单的借贷纠纷,被江西省安远县公安局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刑拘。实际上,跟他同为被执行人的两位担保人更有经济实力,也完全有履行能力,但安远县人民法院并未对他们采取司法措施。

并不复杂的借贷纠纷

2009年12月23日,福建省福清市人余忠在江西省安远县成立江西省金孔雀矿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孔雀公司),从事大理石矿产品的加工、销售业务。该项目还被列为2010年赣州市百个重点引资项目。

40岁的赖道川是福建省永安市人。作为余忠的朋友,他和别人一起借钱给余忠到安远投资创业。2010年4月2日,在金孔雀公司增资到1100万元时,赖道川以385万元的出资额持股35%。

据余忠的儿子余江彬介绍,公司一期总投资5000多万元,矿山证照齐全,拥有5个分矿、9台大型切割机,年加工能力达100万平方米。产品经国家石材检测中心检测,综合评定为A级,同时被中国石材协会、国家石材质量监督中心评选为2010全国“名、优、特”石材品种。

彼时.赖道川任职金孔雀公司的财务总监。

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公司发展面临资金掣肘。2011年5月23日,金孔雀公司首次接纳外来投资者。同样来自福建的两位商人黄巧珍、陈珠金分别持股30%,赖道川退股。余忠为赖道川写下一张350万元的欠条,黄巧珍、陈珠金作为担保人。

2012年5月28日,金孔雀公司股权再次变更:黄巧珍、陈珠金一起将60%股份转让给赣州国旺泰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旺泰公司)。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唐金旺。这位38岁的江西省安远县人以建筑业起家,后涉足矿业、担保业,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但让余忠意想不到的是,唐金旺的入股却让金孑L雀公司陷入泥潭。因此,余忠迟迟无法归还赖道川的借款,后引发诉讼,余忠没有悬念地败诉。

2013年7月2日,经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安远县人民法院向余忠、余江彬、黄巧珍、陈珠金发出执行裁定书。7月13日,赖道川与余忠达成和解,赖道川同意余忠于当年9月10日前归还借款本息300万元。

余江彬说,当时,金孔雀公司内忧外患——矿山停产,公司资产被掏空,还有之前的借贷人趁火打劫,“确实没有钱归还”。

2014年11月18日,这起简单的民间借贷纠纷毫无征兆地升级成刑事案件,安远县公安局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简称拒执罪)将余忠刑拘。

当时,余江彬的妻子怀孕7个月,余江彬因公司停产失业在家,只好四处求人借了43万元先还给赖道川。然而,当代理律师孙伟斌拿着赖道川签署的谅解协议书找到安远县公安局为余忠申请取保候审时,却遭到拒绝。

蹊跷的拒执罪

根据法律规定,借贷案件中,借款人与担保人均为被执行人,具有同等的还款义务。法院可以并且应当优先执行有资产的一方,以及时发还债权人、维护司法权威。

本案中,跟余忠一起列为被执行人的陈珠金和黄巧珍,均为在安远投资的福建籍商人。52岁的陈珠金是福建省福清市人,系赣州九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老板,其开发的“东江豪景”以高端楼盘定位,500多套住宅早已售罄。另一位担保人黄巧珍是江西省政协第十一届委员、赣州市第四届人大代表,还担任安远县工商联委员、赣州市福建商会安远分会会长,是远近闻名的女“红顶”商人。她创立的安远县天华现代农业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从事蔬菜、食用菌种植、加工及销售。

陈珠金和黄巧珍均为被执行人,又都具备一定经济实力,为何法院不对他们采取查封、冻结、扣押等执行措施?从起诉到判决,再到执行,赖道川两次委托律师书面申请法院强制上述两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但至今无果。

黄巧珍坦承,自己因该案第一次当被告。作为担保人,她说:“为余忠签字担保是在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之后,还没有签字盖章的时候。赖道川提出来,我们心很软,出于老乡关系就同意了。”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可见,民事纠纷演进为涉嫌拒执罪的刑案极为少见。在安远县人民法院查询不到同类案件,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仅有零星案例公开。

一位执行庭资深法官受访时表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在法律适用中认定非常困难。因此,司法运用十分鲜见。他指出,构成拒执罪的行为要件之一是“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而本案中,虽然余忠无法履行,但如果两位担保人有履行能力,生效判决、裁定仍可通过法律程序得到执行,“为什么不对担保人采取司法措施,确实蹊跷”。

后进股东掏空公司资产

实际上,在余忠被羁押前,金孔雀公司已陷入停顿状态。2012年5月18日,金孔雀公司股权重组,唐金旺的国旺泰公司入股,最高股权占比达69%。

2012年11月16日,唐金旺向何月平借款1000万元,借期两个月,月利率3%,金孔雀公司为其提供担保。但是,余江彬称,唐金旺伪造妹妹余玲玲的签名,制作虚假的《股东会决议书》,“手写签名完全不同,甚至都不去模仿一下”。

2013年3月25日,金孔雀公司获得安远县农村信用合作社贷款660万元。余江彬称,公司实际只收到310万元,其余的被唐金旺挪作他用。11月21日,唐金旺又向温贤权借款4000万元,借期4个月,月利率2.5%,国旺泰公司以其持股提供担保,并作了质押登记。

随后,金孔雀公司又向安远人廖春英借款1200万元。2014年4月28日,在廖春英起诉后,金孔雀公司的财务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采矿许可证旋即被安远县矿产资源管理局查封,金孔雀公司经营停滞。

据工商登记资料和法院公开信息显示,唐金旺入主金孔雀公司近两年时间,先后以个人名义、金孔雀公司和国旺泰公司担保甚至股权质押的方式,对外借款高达6000多万元。虽然期限短,但约定的月息均超过了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4倍。

据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显示,2014年9月29日起至今,至少有7宗以唐金旺为被告的借贷案件陆续开庭,裁判结果尚未公开。

2014年8月,余忠曾以唐金旺涉嫌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以书面形式向安远县公安局报案,但未获立案,也没有被告知不予立案的原因。

2015年1月4日,唐金旺的名字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网的“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其“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是“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唐金旺涉及两个案件,共计1160万余元未履行。

高额、高利借贷的缘由为何?资金又去了哪里?如今,唐金旺的手机一直处在来电提醒状态。

短短两年时间,一个投资额高达5000万元、鼎盛时期员工近百人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被拖入无尽深渊。眼下,金孔雀公司已停产,采矿证被查封、股权被冻结,优质矿山长期荒废、杂草丛生。由于涉及纠纷,厂房、设备也没人敢租,一直闲置。

2015年2月13日(农历羊年春节前5天),余江彬的儿子降生,至今已8个多月了。可余忠仍然被羁押在江西省安远县看守所,没能见到他远在福建永安的可爱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