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法律毕业论文范文,法律毕业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美国:收紧对高风险交易的法律钳制

  • 投稿Crus
  • 更新时间2015-09-10
  • 阅读量975次
  • 评分4
  • 44
  • 0

文/林海

2014年11月初,据《路透》报道称,美国当局正针对英国渣打银行展开调查,看其是否违反美国制裁规定。美国当局对英国渣打银行进行调查时发现,其与一间在杜拜注册的公司有业务往来,该公司实为伊朗实体;还发现该公司另有一个在渣打银行开立的账户在使用,账户中的活动涉及美元交易,故属于美国禁止与伊朗交易的制裁规定范围内。

早在8月19日,英国渣打银行继两年前涉嫌洗钱交出6.67亿美元罚款后,再次面临指控,并与美国纽约金融服务局签订了第二份和解协议。这一次,渣打银行被惩罚的事由是“高风险交易”。根据负责签订和解协议的渣打银行首席执行官彼得·桑兹透露,这一问题是由于银行监控制度缺陷造成的。这一案例也体现了美国对于高风险交易的法律钳制正在不断收紧。

美国为反恐打击高风险交易

据美国纽约金融服务局的调查,渣打银行涉嫌进行高风险交易将被处以高达3亿美元的罚款。同时,它在阿联酋以及中国香港地区的分行可能存在洗钱行为,将被迫中断或停止其部分运营活动。

近年来,美国不断出台对高风险交易的打击规则。2012年3月1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一项名为“国防资源动员准备令”的总统令。这份总统令被称为“经济版的《爱国者法案》”,因其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加强了美国总统和联邦政府对于金融机构的控制权力。在此基础上,一套制裁组合拳以金融监管的方式打出。先是打击伊朗国有银行,截断伊朗对外进出口的收付款路径;紧接着,扩大总统与联邦政府的权力,使监管机构拥有更大的调查权和执法权。

进入2012年7月,美国开始以“洗钱”、“违规”等条目为由,出台更多政策打击为伊朗银行提供金融服务的境外银行。其中,中资昆仑银行和伊拉克艾拉法穆斯林银行被控与伊朗银行进行数百万美元的交易,并为其提供金融服务。2012年7月16日,美国参议院公布了一份名为《美国在洗钱、贩毒和恐怖组织融资中的脆弱点——汇丰案例》的调查报告。这份长达340页的报告直指汇丰银行涉嫌为苏丹毒贩洗钱,并控诉汇丰银行不顾警告,最终导致恐怖、不法分子及毒贩进入美国金融体系,甚至帮助墨西哥毒贩洗钱、中东恐怖组织融资。

紧接着,美国打击的枪口朝向了另一家银行巨头——渣打银行。据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负责人劳斯基向渣打银行提出的指控称,渣打银行在2001~2008年期间,通过“电汇代码消除”技术,在资金转移过程中消除客户代码,使监管部门无法得知电汇各方的真实身份。凭借这一手法,渣打银行共隐瞒了6万笔与伊朗政府有关的交易,共计2500亿美元。而这些让渣打银行赚进数亿美元佣金的生意,很可能“令美国金融体系被恐怖分子、军火商、毒枭和腐败政权所利用”。

渣打银行辩称,被指控的2500亿美元业务中的99.9%都符合美国的“掉头交易”规则,不存在蓄意违规。所谓“掉头交易”,是指银行的操作指令由离岸的非伊朗银行或美国银行发出,而伊朗的银行机构根据交易指令透过美方银行向其他银行传送交易数据——这些数据的电汇代码里,看不到任何“伊朗痕迹”,只能看到发出指令的离岸银行。根据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的调查,为伊朗客户设计这种交易方式并承担收发指令工作的正是渣打银行。

最终,渣打银行还是在被吊销其在纽约州银行牌照的威胁下选择了妥协,不但支付3.4亿美元的民事赔偿款,还答应了以下监管要求:首先,建立一个监控系统,利用这一系统对纽约州分行的洗钱风险进行评估;其次,设置直接汇报给纽约州金融局的银行检察官一职,期限不得少于两年;最后,渣打总部需在纽约州分行永久性设置专责监管和审计境外洗钱活动的职位,以监控和审计该行所有涉及离岸洗钱的行为。

华尔街精英们导演的货币战争

对于美国来说,通过打击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的好处众多。实际上,以制裁为核心的金融监管政策,一直以来是美国对外战略的重要组成。早在伍德罗·威尔逊时代,美国就一直采用制裁方式进行对德国的经济打击,“没有一个现代国家能抵抗经济制裁。制裁会最终导致不战而屈人之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制裁手段成为施行国际干涉的最好办法。而金融监管政策,在今天这个资本、货币、理念和风险全球自由流动的时代,在经济制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制裁构成了美国纽约与英国伦敦争夺国际金融中心之战的重要一步棋。尽管英国伦敦市市长撰文炮轰美国监管机构针对英国银行的做法是妒忌心作祟,眼红英国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并称此举“正渐渐地变为保护主义”,然而,英国银行轮番被美国监管机构狙击的事实和英国金融界人士的表态,恰巧说明这场以监管为武器的战役虽然打击的是渣打银行,却已经有效地撼动了英国伦敦金融城的城基。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金融监管者还会扮演金融中心保护人与攻击手的角色,因为国际金融中心不但意味着资金流转将带来巨额收益,而且意味着金融领域内的话语霸权,意味着利用金融这只看不见的手引导世界秩序的走向。

在这样一场腥风血雨的金融战役中,美国华尔街的精英们堪称是美国的一支高素养“特种部队”,令包括英国在内的各国政府既恨又羡。在近乎残酷的竞争搏杀中,华尔街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规则体系和分工网络,储备了数以万计的金融管理人才,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这群资本市场的“职业选手”一旦参加“普通人之间的战争”,只能如同虎入羊群。

早在2008年,在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光大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在海外上市前需要引进战略投资者之际,标准普尔等评级机构开始热炒中国国有大银行的债务和坏账问题,把其信用评级评得极低。包括花旗银行在内的一些国际金融巨头以低价购进中国银行的股份,从中大捞一笔。

2010年前后的欧债危机是华尔街精英们回馈美国政府的另一次“特殊袭击”。具体而言,华尔街精英们策划了一次狙击欧元、攻陷希腊、拖垮欧盟的行动:先是引诱欧洲资金前往美国抄底,将危机传染给欧洲;再通过冰岛危机和迪拜危机转移视线,实现美元指数反弹;然后,启动10年之前由高盛在希腊种下的“特洛伊木马”——2001年,高盛帮助希腊设计10年期的“货币掉期交易”,将希腊政府的10亿欧元债务“变性”为投资,从而使其账面上的负债率和预算赤字符合欧元区成员国的标准。这一手“偷梁换柱”,高盛赚了3亿欧元的佣金。然而,它的目标绝非仅限于“赚小费”,而是看空希腊——购买了20年期的10亿欧元“信用违约互换保险”。一旦希腊出现债务问题,对希腊支付能力承保的“信用违约互换保险”价值翻番上涨。购买此项保险的高盛自然将大获其利。

当金融危机袭击美国时,华尔街的精英们认为启动这个“木马”的时机已到。高盛和另外两家持有这项“信用违约互换保险”的对冲基金开始疯狂唱衰希腊的支付能力。华尔街掌控的评级机构马上参战,压低希腊的信誉等级,展开立体式进攻。与此同时,原本欢迎融资的华尔街各家银行“翻脸不认人”,拒绝向希腊、葡萄牙、爱尔兰等国借钱。雪上加霜的是,其他持有欧元的华尔街金融大鳄“在看不见的手引导下”轮番大额抛售欧元。

在欧元狂跌15%的同时,希腊国债“信用违约互换保险”竟然翻了3倍,高盛狙击希腊的投机绞杀大获成功。更大的受益人其实是美国政府,这一混战既转移了公众对美国债务危机的注意力,又在对欧事务上获得了极大的话语权。华尔街金融家这支西装革履的特种部队再一次用货币战争的手段,既赚得盆满钵满,又保护了美国的国家利益——而这也是美国金融监管当局为何竭尽全力打击华尔街的竞争对手、保护其在世界范围内的金融中心地位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