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教育心理学论文范文,教育心理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浅谈理性情绪疗法在中学生考试焦虑心理咨询中的应用原则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0-08-14
  • 阅读量23次
  • 评分0

  摘要:在学校心理咨询实践工作中,理性情绪疗法常用于缓解中学生考试焦虑。在考试焦虑情绪的咨询中,需要以明确可行的咨询目标为导向,充分挖掘来访者的积极因素,了解来访者的不合理信念并将其化解,帮助来访者在方法练习中接纳自我,并掌握理性思考的方式,以达到缓解来访者考试焦虑、接纳自己的咨询目标。

  关键词:理性情绪疗法 中学生 考试焦虑 心理咨询


  理性情绪疗法(Rational-emotive therapy,RET)在20世纪50年代由美国心理学家阿尔伯特·艾利斯创立,该理论将认知心理治疗和行为疗法结合,同时包含人本主义心理学的成分,在建立良好工作关系的基础上,寻求来访者情绪障碍背后的不合理信念,并通过动摇不合理信念帮助来访者树立合理信念,被广泛应用于心理咨询实践中[1]。当前,由于考试压力使许多中学生产生了考试焦虑[2],且过度焦虑会对学生的情绪和学习状态产生负面影响;中学生在这一阶段的心理发展特点决定了其渴望建立心理上独立的自我,对有关自我的评价更为敏感。因此,在进行考试焦虑的学校心理咨询中,以修正错误认知理念为原则的理性情绪疗法更易帮助个体获得自我肯定。实践证明,理性情绪疗法对缓解学生考试焦虑情绪效果良好[3-4]。学校教师在运用理性情绪疗法进行实践中,无论是初期的咨访关系建立,还是咨询过程中的不合理信念识别及合理信念的建立都需要秉持核心原则。唯有把握核心原则不动摇,才能在理性情绪疗法实践中贯彻咨询理念,使整个咨询过程连续一致,逐步推进。

  1 建立明确可行的咨询目标

  咨询目标作为核心原则贯穿咨询始终。清晰的咨询目标能够为整个咨询过程建立主轴,使每次咨询过程相互联系,有效地改善不合理认知。相比于机构提供的心理咨询,中学学校的心理咨询具有免费、时长短、与咨询师较为熟悉的特点,因此,在建立咨询目标时切忌过于宏大,应聚焦于引发情绪的直接事件,通过对事件的访谈找到核心的不合理信念进而进行改变。

  对来访者的咨询目标可以分为局部目标和整体目标两个部分。局部目标主要在于明晰自身的非理性信念并以理性信念代替,逐步缓解来访者由于考试产生过度焦虑的情绪状态。整体目标是在肯定来访者积极向上的追求和个性的基础上,帮助其重新构建对考试成绩的合理期待,建立信心,接纳自我,培养理性思维习惯。

  2 充分挖掘积极因素

  运用理性情绪疗法缓解中学生考试焦虑时,充分挖掘和肯定不合理情绪、不良心理状态中的积极因素是咨询过程的基本要素。咨询师需要注意激发来访者自身的肯定性因素,为其最终悦纳自己做好准备。这既是心理咨询助人自助原则的具体体现,也是理性情绪疗法基本的人本主义视角,更是帮助来访者找准考试焦虑心结并将其化解的基础。在咨询过程中,让来访者感受自身力量,摆脱其对生活背景、社会环境等客观因素的归因方式,使其相信通过自己努力可以获得解决问题的“钥匙”。中学生考试焦虑多源于对考试过程或结果的过度关心,究其根底在于追求自我发展和不断进步。在与来访者探讨考试焦虑问题时,要注意发觉来访者自身的潜能,用发展性、支持性的眼光为其提供心理帮助。一方面,在初始诊断阶段肯定来访者成绩之外的其他优点,同时肯定来访者对学习的努力付出;另一方面,细化诉求问题,将来访者的情绪体验与问题事件进行区分,帮助来访者识别自身情绪表征的动机,在动机中找到自身的积极动力。没有自信心就难以实现真正的“自助”,因此,充分考虑和挖掘咨询案例中的各类积极因素,获取信心,是缓解中学生考试焦虑的必要基础,也是要始终贯彻的心理咨询原则之一。同时,在积极因素挖掘的过程中,咨询师与来访者通过正面反馈形成良性循环,从而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使来访者感受到更多的支持和安全,更加坦诚地表达自己的心理不适,为准确地识别不合理信念奠定良好基础。

  3 精准挖掘来访者最重要的心结

  理性情绪疗法认为人既有理性的一面,也有非理性的一面。但世界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心理健康、生活适应良好的人其实是建立了与客观现实相符合、对应的认知体系,在面对问题时能够正确地认识和解决问题,从而获得稳定的情绪体验。咨询室中的来访者往往以幼稚和不成熟的方式理解和面对问题,并固着其中。咨询治疗的过程便是咨询师帮助来访者认识自己错误的认知方式,并帮助其建立正确认知体系的过程,ABC理论是这一过程中最具代表性的内容。在咨询室个体倾诉自己遭受的某个挫折事件让自己丧失信心或动力,这一事件往往听起来是“不可解决的”“命运注定的”;咨询师需要帮助个体认识到自己的不良体验并非由导致情绪的直接事件引起,而是错误的归因导致了特定情境下的情绪和行为结果。通过对事件的分析引出个体的不合理信念,帮助个体明确事件本身是中立的,是因自身不合理的信念导致了不良情绪体验。因此,在心理咨询的实践案例中,精准挖掘来访者的不合理核心信念十分重要,即心结。

  找到核心心结是纠正错误认知的前提。以一项初中学生考试焦虑心理咨询案例为例。来访者是一名初二学生,主诉焦虑情绪持续半年左右,主要由担忧中考考试失败引起。在第一次与来访者见面时,咨询师通过会谈法、倾听技术等收集来访者的相关信息,并对这些信息进行初步分析和判断。排除精神疾病可能后,对来访者最主要心理问题进行抽丝剥茧:来访者自身成绩尚可,父母因此对来访者要求严格,希望来访者能够继续努力进入某所着名高中,在家时常提起与该高中有关的话题。来访者自身对该高中并无执念,但认为如果自己中考失利,就意味着自己并不是优秀的学生,父母也会对自己失望。根据咨询师收集的信息,来访者受到中考竞争态势、父母对来访者考试成绩高度期待、来访者自我潜在认知不合理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甚至可能与家庭中的不良互动方式有关。但就运用理性情绪疗法的本次咨询而言,最核心的不良因素为来访者自身的不合理信念。来访者不合理信念产生于对自身能力认识和父母态度的错误理解,使其产生“如果失败,自己就不优秀”的过度概括化,以及“考试失利,父母会对自己失望”的任意推断。事实上,来访者有许多优点,成绩也尚可,但因将自我价值、父母态度与考试结果进行单一关联,放大了考试压力,将外界期待转变为过高的自我期待,进而发展成为影响其内心合理情绪的力量,外化为考试焦虑。

  在实践中运用理性情绪疗法发现,来访者的不合理信念多样且复杂。常见的不合理信念包括过度概括、任意推断、过度引申、夸大和缩小、个人化、绝对化等。在中学生考试焦虑的咨询中,最明显的表现为“如果这次考不好,我的某一科或学习能力就是不优秀的”过度概括、“我必须是第一或我必须不断进步”的绝对化、“我完了或我的人生从此惨淡”的糟糕至极。咨询师可以这3种代表性的不合理信念为基础[6],对中学生表达的不合理信念进行归类总结,为制定针对性地干预提供参考

  4 在行动中悦纳自我

  不合理信念对情绪和行为具有控制性的影响,行为也能强烈地影响思维模式。经过挖掘来访者的积极因素和精准判断其最重要的心结,理性情绪疗法的治疗便完成了心理诊断阶段和领悟阶段。改善不合理情绪最重要的是修通阶段,即动摇不合理信念,建立合理信念的过程,让来访者意识到自己的非理性思维模式,并与之辩论,从而达到“无条件的自我接纳”[6]。这也是实现咨询目标的过程。

  使用苏格拉底式的提问引出认知偏差,从澄清概念、清晰化讨论主题以定义和澄清语意,到探讨假设问题、探讨原因和证据问题以找出思考规则,再提出关于视角和观点的看法,探讨影响结果的问题以找出证据,进而回归到问题本身。例如,上文中的初中生,该生表达“我如果考不好我就完蛋了”时,追问其“完蛋了”是什么意思?澄清“完蛋了”指学业发展、家庭关系还是其他?学生回答父母会对自己失望时,进一步追问父母会如何表现?你是如何知道这种表现的?进而引发过往体验形成的错误认知模式。比较过往经验和当前体验,让学生意识到自己错误的思维方式,进而回归到最初的问题:“中考失利会不是一个优秀的人,父母会对自己失望?

  改变过度担忧考试结果的不良思维模式,还可运用合理情绪想象技术(Rational-Emotive Imagery,REI)指导来访者感受情绪变化,以有效降低其焦虑水平,降低心理冲突水平,增加自我肯定的动力和勇气。即缓解考试本身对来访者带来的直接压力,帮助来访者尽可能地主动调整身心状态,对考试保持自己能够接受的认知。上述案例中,可以让中学生沉浸到考试焦虑的情绪中,体验焦虑感到达峰值。通过与咨询师对话,体验合理认知带来的适当情绪反应,感受焦虑的减轻。停止想象后,在咨询中让来访者表达情绪转变的认知基础,从而获得信念的改变。

  在咨询室外,根据设定的咨询目标和来访者共同制定家庭作业,是巩固效果的重要手段之一。使用合理情绪自主量表、合理的自我分析及与不合理的信念辩论等方式加强对来访者不合理信念的修正并使其逐步掌握理性思考的方式。完成家庭作业是来访者逐步释放和缓解内心焦虑情绪的过程,也是逐步重塑认知结构和形成客观自我评价的过程。在上述案例中,来访者对与父母的关系较为紧张,对父母成绩的期待较为担忧。通过完成家庭作业,来访者通过自我分析,消除了“失利就是不优秀”的错误认知,在自我肯定的基础上表达自我期待,并通过与自身不合理的信念辩论,否定“考试失利就会让父母失望”的错误观念。同时,来访者选择与父母沟通交流,将目标从某所着名高中扩大到其他的特色高中,主动化解了自身的外部压力。

  在中学生考试焦虑咨询案例实践中,学生自身的独立性促使其更难开口表达自身的猜测和疑问,试图自我思考和解释却往往以偏概全。此外,要特别注意的是,来访者的父母、老师、同学等是来访者重要的社会资源,也是直接影响来访者心理压力的因素。对他人看法的过分解读和在意反而容易成为来访者认知歪曲的起源。

  5 授之以渔,拓展延伸

  理性情绪疗法之所以能够在校园心理咨询中得到广泛使用,是因为对不合理信念的改变过程具有可复制性。针对过度概括使用的训练方法,经过适当修改可以改变糟糕至极的情况。咨询过程是通过改变认知,在方法练习的过程中让来访者重塑认知体系和归因方法,从而正确看待问题,选择合理有效的方法解决问题。

  学校的心理教师既是咨询师,也是教师。理性情绪疗法的再教育阶段与老师的角色非常相似,在解开最主要的心结后,掌握重建思维信念的中学生需要对这种方法拓展练习,咨询师要帮助学生探索是否还存在与主诉内容无关的其他非理性信念,再次进行指导练习,让学生逐步养成与非理性信念进行辩论的方法。“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理性情绪疗法的这一阶段与教学思维一致,唯有内化改变不合理信念的方法,形成运用理性思维思考的习惯,让学生走出咨询室,坦然面对中考焦虑、考试焦虑甚至高考焦虑。

  总而言之,运用理性情绪疗法缓解中学生考试焦虑的心理咨询,首先,建立明确可行的咨询目标,以缓解考试焦虑的心理状况为局部目标,将来访者接纳自己作为整体目标贯穿咨询始终;其次,充分挖掘和肯定来访者的积极因素,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让来访者找到自身的行动力量;第三,找准来访者最主要的心结,通过多种方式挖掘其不合理信念并进行归类;第四,通过辩论和训练推翻不合理信念,改变来访者的思考方式,形成理性思维;最后,拓展延伸理性思维的思考方式,帮助来访者泛化思维方式,形成理性思维认知体系并应用于生活。

  每个人都有理性和非理性两方面情绪。非理性情绪占据上风时,思维便会不断用内化语言重复某种不合理信念使其深陷其中。掌握理性思维的思考方式,才能正确看待问题,抚平不良情绪[7]。“理性理念告诉我们要去做,并非总是做到最好,你应该无条件接受自己,接受自己不完美……要接受自己不足之处。”[8]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特点,都值得被爱,成绩并不是评价一个人优秀与否的唯一标准。对具有焦虑情绪的中学生,要学会接纳自己,在现有基础上建立合理期待,踏踏实实地生活学习,步履不停而非自我设限。当然,每个来访者的情况各不相同,从问题出发制定咨询方案,选择咨询技术,实现有效咨询。


  参考文献

  [1] 刘爽.浅谈认知心理学在心理咨询领域的应用[J].心理月刊,2019,14(21):52.

  [2] 金同瑞.浅谈中小学生考试焦虑干预手段及应试能力培养[J].亚太教育,2019,15(1):67-68.

  [3] 朱夏艳.害怕英语考试的女孩——一例小学生考试焦虑辅导案例报告[J].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17,17(3):45-47+51.

  [4] 杨恩军.“考试焦虑”与“理性情绪疗法”[J].教学与管理,2002,19(19):46-47.

  [5] 阿尔伯特·埃利斯.控制焦虑[M].李卫娟,.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4.

  [6] 陈红敏,赵雷.理性情绪疗法原理及其在学校中的运用探讨[J].社会心理科学,2004,20(2):110-112+85.

  [7] 陈源.理性情绪疗法的理论和方法[J].福州师专学报,2002,21(1):62-64.

  [8] 阿尔伯特·埃利斯,黛比·约菲·埃利斯.理性情绪行为疗法[M].郭建,叶建国,郭本禹,.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