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公共卫生论文范文,公共卫生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高校社区的居家药学服务模式的建立与实践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0-09-01
  • 阅读量6次
  • 评分0

  摘  要:建立一种基于高校社区的居家药学服务模式,让药师走入社区、家庭,提供个体化用药指导。从服务对象的筛选、药学数据支撑、药师培训考核、服务内容等方面构建居家药学服务流程。基于高校社区的居家药学服务流程,为药师开展可持续性居家药学服务奠定基础,为药师转型发展提供参考,并适应健康中国2030的发展战略。

  关键词:高校社区 居家药学服务模式


  国家卫建委《关于做好2019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通知》指出:规范提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细化相关技术规范流程,鼓励药师等加入团队。为药师参与到家庭医生团队,走入社区,开展居家药学服务提供政策支持。由于生活质量提高、人口逐渐老龄化、高校社区高知家庭子女的空巢,伴随而来的衰老、慢性疾病多重处方用药、家庭存药过多、保健品的滥用等情况日益严重[1]。老龄化社会为药师的转型提供机遇和挑战。药师从医院走入社区,走进患者家庭提供个性化的安全用药指导,势必成为一种趋势,药师势必成为家庭医生签约医疗团队不可或缺的重要一员。从2013年开始,药师开始开展上门居家药学服务,在多年摸索和发展中积累一些经验,现报告如下。

  居家药学服务模式的建立

  居家药学服务的定义:药学服务是药师提供的以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为目的,以合理用药为中心的相关服务,是在整个医疗卫生保健过程中,在药物治疗之前和过程中以及愈后恢复等任何时期,围绕提高生活质量这一既定目标,直接为公众提供负责任的,与药物相关的服务[2]。而居家药学服务,是立足于社区居民,走入社区居民家庭,围绕合理用药、安全用药,提供个性化的药学服务,是社区药学服务向家庭的延伸[3]

  居家药学服务模式的基础:借助医院管理信息系统HIS、公共卫生服务管理系统,可提取居家药学服务对象的信息,包括患者基础信息、基础疾病、既往用药史、药物食物过敏史、药物不良反应以及就诊取药记录。而我科与本校计算机学院合作研发的Hust用药服务APP,可实现处方查询、检验报告查询、服药时间管理[4]、药师在线咨询、合理用药查询,以满足上门药学服务需求。

  居家药学服务的人员及培训:家庭药师需要临床医学背景和全面的药学知识,还要有协调沟通能力。因此每组由1名资深药师加1名临床药师组成。资深药师在社区中有口碑和人脉积累,以便于工作的展开,临床药师专业功底扎实,用药咨询、合理用药等熟练掌握。两者结合更好保障居家药学服务质量。经培训后人员配合即固定,每年定期2次随访。家庭药师需掌握医院管理信息系统、公共卫生服务管理系统、Hust用药服务APP;熟悉岗位职责、标准化语言、标准化服务、服务的内容、达到的目的等。并通过场景模拟,对过程中的常见问题进行培训[5]

  居家药学服务内容:居家药学服务内容的标准化是其可操作的保证。⑴上门前:药师培训,药学服务对象筛选,预约、医嘱重整及制作用药教育卡片。⑵上门时:(1)用药指导;(2)确认遵医嘱用药;(3)判断并干预用药依从性[6-7];(4)保健品宣教;(5)提供家庭小药箱并指导管理;(6)过期药品回收[8]。⑶上门后:整理资料并存档等[9],在上门服务结束后通过电话随访方式,以对象的主观获益为标准评价服务质量,保证评价可靠性,从而为居家药学服务的质量提供保障。

  居家药学服务模式的实践

  合理用药及居家药学服务模式宣传:通过与高校社区老年协会合作,在老年活动中心举办多种形式的合理用药宣教,如发放并讲解《抗菌药物的合理应用》等材料;播放由本院药师制作的“信必可都宝装置的用药指导”“鼻部外用药指导”“泡腾片用药指导”等用药指导科普微视频;现场帮助糖尿病后遗症患者树立信心、正确使用胰岛素笔;宣传我院中医中药特色,香包、代茶饮、中药丸剂代加工、中医药养生进家庭等特色服务;居家药学服务宣传海报,发放药师上门服务名片。通过各种途径提高居民对药师的认可,提高居家药学服务模式的接受度。

  居家药学服务对象的筛选:开展服务初期主要通过学校老干处提供名单,目前服务对象包括:(1)依靠高校社区老干处提供的独居、失独、高龄、老龄、空巢、困难家庭患者;(2)门诊取药年频率超过50次的患者;(3)患有2种以上慢性病的老年患者;(4)长期每日口服超过5种药物的患者;(5)医院公卫科提供的以慢性病为主的签约人群[10]

  开展居家药学服务:居家药学服务遵循上述流程及内容,例如判断医嘱执行情况并进行相应用药教育,指导管理闲置药品、保健品,清理过期药品并以医疗废弃物标准处置,建立合理储药观念。我社区以公费医疗为主,居民存有大量闲置药品,保健品滥用情况严重。每例完成后整理资料,总结下次随访重点,对典型案例进行分析讨论,将电子存档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信息系统的用药档案对接。

  居家药学服务的实施效果

  居家药学服务实施以来,药师团队共进社区180次,服务居民5 280人次,提供药学服务6 000次,管理400户家庭药箱,面对面科普1 200余次,为100户居民提供居家药学服务,投放过期药品回收箱12个,收集过期药品100箱。家庭医生团队服务满意度由2018年的84%上升至2019年的94%。高血压和糖尿病的规范化管理率由2017年的70%62%上升至2019年的95%96%

  讨论

  回顾文献,美国药事居家访视对象包括两种:(1)在保险制度的支持下,老年人、患特定慢性病服用多种药品或行动不便、无法外出的患者可通过非营利性的保险机构申请,取得居家药物治疗管理访视服务,在患者出院1周内,药师随医疗团队首次居家访视,随访形式包含居家访问、电话随访和网络在线随访[11];(2)有社区医院住院史的患者,药师对患者出院后用药进行监测评估,若发现药物相关问题则主动与家庭医生联系[12]。本文涉及的居家药学服务在英国分属不同层次,除基本药学服务外,用药指导、处方干预属于高级药学服务,依从性管理、药学评估属于增值药学服务[13]。而澳大利亚通过补偿鼓励药师扩展药学服务[14]。美国药事居家访问相对完善,医疗保险包含药事服务费[15]。而我国临床药学服务开展至今,还无相关政策或机构为药学服务买单。目前国内开展居家药学服务案例较少,药师参与家庭医生团队工作几乎空白。

  我院在开展居家药学服务初期,缺乏政策支持及示范性医院的带头效应,同时药师咨询沟通能力不强,导致工作进展缓慢,通过药师上门送药、做合理用药宣传等工作,提高药师自身水平,转变形象,让患者明白居家药学服务与其利益方向一致,才逐渐积累100例左右有药师参与的居家药学服务。但群众知晓率依然并不高,还需从政策上打通与家庭医生团队一起开展上门医疗服务的路径,以补偿等经济支持的形式鼓励居家药学服务,提升药师水平、转变药师的公众形象,才能进一步促进药学扩展服务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姚立鹏,鲍菁,费素定,.“健康中国”战略背景下社区居家慢性病老年人用药安全分析及建议[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8,32(10):44-46.

  [2]高清芳,刘高峰,颜青,.临床药师工作手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2-11.

  [3]吴晓玲,谢奕丹,邱宇翔,.家庭药师制度的构建与实践探索[J].今日药学,2018,28(5):340-343.

  [4]薛承斌,干飞,田雨川.移动应用程序在社区药学服务中的应用[J].药物流行病学杂志,2016,25(11):736-739.

  [5]朱晓娟.典型案例与场景模拟联合教学法在临床护理带教中的应用探讨[J].卫生职业教育,2017,35(9):92-93.

  [6]周小梅,孟凡莉,陈燕师.杭州市349例慢性病患者用药依从性及影响因素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管理,2017,33(1):62-64.

  [7] Otenbros S,Teichert M,de Groot R,et al.Pharmacist-led intervention study to improve drug therapy in asthma and COPD patients[J].Int J Clin Pharm,2014,36(2):336-344.

  [8]晏琼,薛承斌,黄芳,.高校社区家庭过期药品现状分析[J].保健医学研究与实践,2018,15(2):51-54.

  [9]肖怀玉.利用流程改进优化医院药学工作[J].中国药房,2014,25(21):1952-1954.

  [10]吴劲松.人口老龄化与居家养老模式探讨[J].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34(12):66-68.

  [11]潘鹏玉,甄健存.国外社区药师药学服务干预模式概况[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15,12(35):23.

  [12] Ensing HT, Koster ES, Stuijt CC, et al.Bridging the gap between hospital and primary care:the pharmacist home visit[J].Int J Clin Pharm,2015(37):430-415.

  [13]陈蓉,游一中,邵志高,.英格兰社区药师的药学服务及对国内药师参与慢病管理的启示[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15,35(17):1612-1615.

  [14]陈云,邹宜諠,邵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社区药师职责扩展的实践及对我国的启示[J].中国药房,2017,28(34):4758-4762.

  [15] Al Rahbi HAM,Al-Sabri RM,Chitme HR.Interventions by pharmacists in out-patient pharmaceutical care[J].Saudi Pharm J,2014(22):101-106.


上一篇: 幽门螺杆菌感染诊断的研究进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