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公共卫生论文范文,公共卫生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新时代我国公共卫生人员与预防医学教育现况及发展对策分析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2-11-21
  • 阅读量5次
  • 评分0

摘    要: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反复,逐步反映出我国各地公共卫生人员数量严重不足、基层极其匮乏,层次结构不合理、业务素质亟待提高,我国公共卫生教育在培养人才方面存在规模太小、专业设置体系不完善,临床医学与预防医学教育相互独立、医疗和预防体系尚未有机融合,培养定位不够明确、实践教学体系有待加强等问题。现分析我国公共卫生人员与预防医学教育的现况,并提出了要明确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重要性、扩大培养规模,完善人才培养体系、优化层次结构,改革课程体系、强化实践教育,大力推进医教协同育人途径、促进医防融合,加强在职人员继续教育、提升专业能力,健全专业人才激励机制、稳定人才队伍等发展对策。


关键词:公共卫生人才;预防医学教育;发展对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公共卫生安全;


Current situation and development countermeasures of public health personnel and

preventive medicine education in China in the new era

HE Sheng FAN Jin ZHAO Yu LI Shan-shan YANG Shu-juan

Sichuan Nursing Vocational College West Chin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Sichuan University


Abstract:With the repeated outbreak of the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it has gradually reflected that there are serious shortages of public health personnel in various parts of our country,especially in the grassroots level,the hierarchical structure is unreasonable,and the professional quality needs to be improved urgently. There are some problems in public health education in China,such as the small scale of talent training, the imperfect professional system, the independence of clinical medicine and preventive medicine education, the lack of organic integration of medical and preventive medicine systems, the lack of clear orientation of training, and the need to strengthen the practical teaching system.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public health personnel and preventive medicine education in our country, and proposes the corresponding development countermeasures, including clarifying the importance of public health personnel training, expanding the scale of training,improving the personnel training system,optimizing the hierarchical structure,reforming the curriculum system, strengthening practical education, promoting the integration of medical and prevention, enhancing continuing education of in-service personnel, improving professional capabilities and the incentive mechanism for professional talents, and stabilizing the talent team.


Keyword:public health talents; preventive medicine education; development strategies; COVID-19; public health security;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建国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其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危害之严重、对社会稳定与经济发展影响之巨大,20世纪以来没有任何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可与之相比[2,3]。我国通过采取一系列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新冠肺炎疫情得到迅速遏制。新冠肺炎疫情不但改变了人们的学习与生活方式、工作模式,而且改变了公共卫生应急与安全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4];让全社会认识到公共卫生人才对保护人民健康、维护国家公共卫生安全的重要性;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与教育是克服突发公共卫生问题的最基础性和根本性的工作[5]。因此,培养满足人民健康需要的、科学精准防控的、专业和敬业的高质量公共卫生人才,尤其是基层公共卫生人才极其重要和十分迫切。


1 我国公共卫生人力资源的现况

1.1 我国公共卫生人员的数量严重不足、基层防疫人才极其匮乏

2020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专业公共卫生机构92.5万人(占全国卫生人员的比例为6.9%),每万人口专业公共卫生机构人员6.56人[6]。与《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提出的“到2020年,每千常住人口公共卫生人员数达到0.83人”的标准相比,每万人口公共卫生人力差1.74人。目前,公共卫生专业从业人员的社会地位不高、职业认同感低、工作强度大,薪资待遇低、职称晋升与临床医生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所有公共卫生人员存在结构失衡、分布不均,基层人才数量少且城乡差距巨大,人才队伍增量不足、存量流失十分严重的问题[5,7]。据统计,参加国家医师资格考试的临床、中医、口腔医师的人数逐年增加,唯独公共卫生医师的考生逐年减少[5],从2005年到2020年,我国公共卫生类别执业医师数量从13.1万下降到11.8万[8]。人才短缺一直是阻碍我国公共卫生发展的难题,社区、乡镇及村(以下简称“基层”)卫生机构和贫困的农村地区卫生机构相对薄弱,难以吸引和留住合格的医疗人员,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人员占比也有所下降[9]。


1.2 我国公共卫生人才的层次结构不合理、业务素质亟待提高

我国的公共卫生执业(助理)医师学历构成分别为:研究生占7.4%、本科占37.2%、大专占29.1%、中专占22.7%以及高中以下占3.6%[10]。预防医学本科学生毕业后去基层就业的比例非常低,基层公共卫生人员中鲜有预防医学专业大专及以上毕业生,大多公共卫生岗位是由护理专业或其他专业人员负责,专业不对口,只能满足于干完,很难达到干好目的,业务素质亟待提高[10,11]。因此,为基层公共卫生与医疗行业培养下得去、留得住的高素质专业技术人才势在必行。


1.3 我国公共卫生人才培养规模太小、专业设置体系尚不完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健全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加强公共卫生队伍建设、健全执业人员培养。构筑我国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首要任务是要培养一大批专业的公共卫生人才作为重要支撑,这是为人民提供高质量社会公共卫生服务、提升全民健康素养、有效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有力保障[12]。2020年,我国共有93所高校设公共卫生学院或预防医学系培养相关专业本科生,70所高校开设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硕士学位、30所具有博士学位授予权,全国每年大概培养公共卫生本科生7 000人、硕士生1 500人、博士生400人[13]。每年不到1万人的规模远远不能满足我国公共卫生领域的人才需要,尤其不能满足疫情后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大规模建设的需要。2022年,仅44所高校招收预防医学高职(专科)专业且每年招生不足1 000人,培养的学生远远不能满足基层对卫生防疫的人才需求。新冠肺炎疫情后,清华大学、南方科技大学和北京中医药大学等多所知名高校发力公共卫生相关学科建设,增列预防医学与公共卫生学一级学科,欲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和智力支持[14],但招生多定位为研究生,在我国最急需的基层岗位上仍存在公共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缺位。1.4临床医疗与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相互独立、医疗和预防体系尚未有机融合“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向“以健康为中心”,建立公共卫生与临床医学复合型高层次人才培养机制[15]。但我国的公共卫生服务方面还存在医防两条线,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只管“防”,临床医疗机构只管“治”,“防”与“治”之间脱节,没有建立起“防、治、管”三位一体的管理模式[16],严重影响了基层公共卫生服务能力建设[17]。同时,高校、医疗机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在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过程中尚未形成培养理念和协同育人的体制、机制。公共卫生执业医师处方权的限制[18],无法直接接触临床,影响了现场应对的能力。高校、医疗系统和公共卫生系统之间缺乏系统性、整合式的人才培养思维,限制了公共卫生人才的应对能力培养。1.5公共卫生人才的培养定位不够明确、实践教学体系有待加强我国不同层级的公共卫生人才的培养定位不够明确,研究生阶段学术学位和专业学位人才培养的定位尚未有清晰的鉴定和区分;公共卫生本科教育和人才培养尚无统一教学目标和专业定位;缺乏高等职业教育中预防医学专业专科教学标准。公共卫生教育仍存在以医学理论教育为主,对实践教学的投入和重视程度不足等问题,特别是公共卫生学院普遍存在“轻实践、重理论”的现象[19],没能充分锻炼和提升学生的现场实践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2 对策建议

2.1 明确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重要性,扩大培养规模

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是预防疾病发生、控制疾病发展、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提高生活质量和延长寿命的一级专业学科。因此,从提高全民健康水平、保障人民生命和国家公共安全的战略高度考虑,应把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人才培养纳入国家教育事业发展与人才发展规划和国民健康发展规划中,明确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在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包括各层次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人才培养的规模和质量、人才培养的体制和机制、人才培养的经费和政策及各地区之间的均衡发展等,形成一体化的系统统一、有机整合的人才培养体制。鉴于目前我国公共卫生人员数量短缺、基层防疫人才极其匮乏,建议各省市根据卫生与教育资源及对公共卫生人才需求的实际情况,合理布局公共卫生教育发展规划,扩大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数量,确定不同层次的办学规模,尤其是高等公共卫生职业教育。


2.2 完善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体系、优化层次结构

我国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教育已初步形成多层次的人才培养体系,但各层次的培养目标定位不够清晰,且与实际需求的公共卫生岗位关联度存有差异、衔接不够紧密;中职、高职、本科和研究生的比例不太合理,基层急需高技能专科层次的高职教育比例明显不足,层次结构急需优化。因此,各省市在合理布局制订发展公共卫生教育规划时,应建立和完善“中职—高职—本科—研究生”的现代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体系。同时根据各省市的需求不同,建立不同层次的公共卫生人才和办学规模,开通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教育的中高职、专升本对口衔接“立交桥”,以满足不同层次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毕业生继续升学、提高学历层次的需要。建立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从学校教育、毕业后教育到继续教育的层次分明、有机衔接、目标明确的综合人才培养体系[20]。


2.3 改革公共卫生教育课程体系,强化实践教育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改革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课程体系、培养“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的实用型基层公共卫生专业人才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课程体系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只有合理构建切合实际的公共卫生专业课程体系,才能培养高素质的公共卫生人才,才能满足我国卫生事业发展和人们健康需求。在构建专业课程体系时的基本原则应遵循:构建社会需求、目标导向的课程体系;构建知识、能力整体优化的课程体系;构建强技术、重应用的课程体系;构建公共卫生预防医学课程体系的模块,人文管理课程、公共基础课程、医学基础课程、预防专业课程、综合实训与现场演练课程。


2.4 大力推进医教协同育人途径,促进医防融合

高等医学院校应积极探索教、学、产、研的深度融合与医教协同,加强与疾病预防控制系统、医疗系统和有关部门的合作,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国家行政机关及时出台并落实医教协同人才培养政策。鉴于我国的公共卫生工作的主体是在区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专业技术队伍以本科、专科毕业生为主的现状,对基层公共卫生人才的培养应高度重视与区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医疗机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医教协同发展,特别是应大力推进高职高专医学院校与区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医疗机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协同育人机制,培养发展“双师型”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师资队伍,加强公共卫生与临床医学的整合协同、医防融合。


2.5 加强在职公共卫生人员继续医学教育,提升业务素质

大多基层公共卫生岗位是由护理专业或其他临时聘用人员从事,针对这种专业不对口、业务素质亟待提高的现状,迫切需要加强对从事疾病预防控制、与疾病预防控制工作相关的医疗服务、与卫生健康相关企事业单位的在职人员开展毕业后教育和形式多样的继续教育[19],为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在职人员提供更标准、更规范、更畅通的教育培训渠道。加快构建学校教育、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的一体化教育体系,建成一批有规模、高水平的培训基地,共同培养“厚知识、强实践”的高素质创新型公共卫生人才[21]。这对提高在职公共卫生人才队伍的整体素质具有决定意义的重要举措。2.6建立健全专业公共卫生人才激励机制,稳定人才队伍科学核定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员编制、建立动态调整机制,完善相关配套政策;积极推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加大基层公共卫生经费投入力度;改革创新激励政策、职称评聘、职业发展等方面制度,改善薪酬分配制度、增强专业吸引指数,体现技术劳务价值,规范收入可持续增长的薪酬待遇;优化公共卫生资源配置,吸引培养更多的不同层次专业人才投身到公共卫生事业中来[22]。


3 小结

综上所述,针对公共卫生人力资源严重缺乏、分布失衡和基层防疫人员极其匮乏,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教育规模太小、专业层次不合理等现状,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教育急需优化层次结构、大力发展高等公共卫生职业教育和加强在职公共卫生人员的继续教育,逐步形成以高等职业教育为主体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教育体系,为满足我国健康卫生事业发展对公共卫生人力资源的需求提供智力支撑和人力保障。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对课程进行系统科学的设置,强化实践教育;大力推进医教协同育人途径,促进医防融合;开展多样化的教学方法,加大教学改革力度;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培养“双师型”教师,建立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教育的标准体系,改革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教育与评估也是十分重要的。


参考文献

[1] 李立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后公共卫生展望[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1,42(7):1143-1147.

[2] 刘志东,高洪玮,王瑶琪,等.“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管理体系的思考[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20(4):109-115.

[3] 任涛,吕筠,余灿清,等.疫情后时代我国公共卫生教育和人才队伍建设的思考[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0,54(5):457-464.

[4] 祝益民,陈芳.重视和加强公共卫生应急与安全管理[J].中华急诊医学杂志,2020,29(5):625-628.

[5] 詹启敏.后疫情时代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若干思考[N].中国青年报,2020-04-27(6).

[6]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2020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J].中国病毒病杂志,2021,11(5):321-329.

[7] 屈伟,陈浩,郑琪,等.医防融合视域下基层公共卫生人才队伍的建设与发展[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21,38(11):839-843+846.

[8] 新京报.国家疾控局副局长沈洪兵:地方疾控体系改革先从省级开始推进[EB/OL].(2022-09-03)[2022-09-03].

[9] 贾巍,商爱菊.基层公共卫生防控能力建设——以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为例[J].新疆医学,2021,51(9):1096-1100.

[10] 范明宽,曾智勇,胡长虎.提高基层公共卫生人才培养质量的思考[J].襄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22,21(1):8-11.

[11] 黎逢保.疫情考验下的基层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思考[J].岳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20,35(4):48-51.

[12] 段志光,王彤,李晓松,等.大健康背景下我国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政策研究[J].中国工程科学,2019,21(2):61-68.

[13] 中国教育在线.人才紧缺!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成热门专业![EB/OL].(2020-04-21)[2022-08-09].

[14] 澎湃网.同一天!一北一南两所名校布局医学,成立新学院[EB/OL].(2020-04-03)[2022-08-09].

[15]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EB/OL].(2016-10-25)[2022-08-09].

[16] 郭玉芬.加强公卫体系建设提升重大疫情防控能力[J].中国卫生,2020(7):64-66.

[17] 潘锋.医防融合助力提升基层公共卫生服务能力[J].中国当代医药,2022,29(9):7-10.

[18] 王黎黎,陈浩.2014—2018年我国公共卫生医师现状及发展趋势SWOT分析[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21,37(5):718-724.

[19] 胡兴娥.当前疫情下加快基层公共卫生应急人才培养的思考——以卫生职业教育为例[J].中国培训,2020(8):65-66.

[20] 任涛,吕筠,余灿清,等.公共卫生教育和人才培养的七点思考[N].中国青年报,2020-04-14(8).

[21] 张洪.提升基层公共卫生应急管理能力的思考[J].法制与社会,2021(19):100-101.

[22]豆小红加强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N]中国人口报,2020-04-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