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物流管理毕业论文范文,物流管理毕业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猪都到齐了风在哪?

  • 投稿梁千
  • 更新时间2015-09-28
  • 阅读量896次
  • 评分4
  • 67
  • 0

小米董事长雷军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他之所以会成功,只是遇到一个即便是猪也能飞起来的“台风口”。囿鹿网络的何剑则认为,物流业的互联网“猪”都已经到齐,现在该开始寻找“台风口”了。

本刊记者 蒋佳

Q:《物流时代》

A:囧鹿网络何剑

Q:最近您发表一篇关于滴滴打车模式存物流业可行度的文章,滴滴打车模式存物流业行不通吗?

A:这其实是我两个月以前写的文章,那时候货车版滴滴打车在业内炒的很热。我们觉得有必要向市场发出一个清醒、独立的声音,所以我写了那篇文章。中国的公路货运市场除了电商陕递,大部分的运输由第三方物流和零担专线承担,这里面有很强的计划性。这几年的数据也显示炒货公司也越来越少;另外,物流配货太复杂了,一辆卡车拉的货由几十到一两百家的零担组成,司机自己不可能像出租车一样抢单,这已经在业内基本达成共识了。我们现在谈“风”,跨界物流行业的互联网“猪”都到齐了,也该谈谈风了。

Q:您认为风到了吗?可以具体谈一淡吗?

A:风已经到了!具体来讲,现在物流行业等风的“猪”分两大类:一是纯互联网创业“猪”(编者注:进入物流业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他们进入物流行业时间较短,普遍是2012年后跨界进入;另一类是传统物流“猪”(编者注:传统的物流信息服务企业),在物流业都有8年以上时间,在车辆定位管理管理方面有较成功的经验。

互联网创业“猪”的探索经历过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的创业灵感来自于“陌陌”这款手机软件的成功。2012年,连“约会神器”陌陌都可以融资上千万美金了’同样是垂直社交,货主与司机车货匹配这么严肃而有“钱”景的“找货神器”岂不是更有奔头?这个时期的产品代表有好运宝、无忧运力等。特点就是具备朋友圈、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功能。当然这只是县花一现,复制一个物流业的微信平台太难了。

第二个阶段的尝试是把配货站的信息平移到手机APP上,让司机跳过配货中介,直接找货主,这个想法也很有逻辑,司机过去没有电脑,只能找配货站,现在智能手机比过去的电脑强多了,干嘛花钱找中介,自己找货呗!这个阶段的代表有货车帮、路线图、运策网等超过20家公司。我相信上面所有公司的CEO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推广用户从配货站到APP太难了,几乎不可能!像路线图,花了3000万,平均每个用户需要花费400~500百元成本,而且客户是边推广边流失。

Q:打断下,这些数据是扶从哪里了解到的呢?

A:大数据时代嘛!路线图在杭州推广的时候与我们有交集,经常看见他们的人很辛苦地把配货站的信息抄下来再发到APP上,而这些信息每天都需要去配货站更新一遍,周而复始。所有这些辛苦的事情我们都经历过,所以我们知道里面的成本和难处。

第三个阶段的尝试就是“滴滴打车”模式了’2013年的滴滴与快的之仗太震撼了,巨头烧钱打架,百姓开心打车,一夜之间人们的打车习惯被改变了。这个模式传播到物流业,货运版滴滴打车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互联网猪、传统物流业猪的标签。最有代表性是一款叫“物流小秘”的产品,产品和“滴滴打车”—模一样,连推广方式都是一样,先是给每个到现场的司机发10~30元话费,再摇号拿“大奖”,大家开开心心安装APP,但最后你会发现真正用的司机没几个,这种推广活动最终也只是流于形式。当大家意识到滴滴模式行不通后,烧钱大战也就停下来了,产品设计未来也—定会改过来。

Q:那么传统物流企业呢?他们义做了哪些探索?

A:近十年来的物流业信息化探索中,只有一类尝试是成功的,那就是运输管理中的车辆定位管理,维天运通短信定位了70万辆车,易流和汇通天下gps分别定位了10万辆车。而其他的尝试,就是所谓的独立于货主、收货人和第三方物流的第四方资源整合平台,比如翟学魂的中国配货网,冯雷的路歌车场,翟国良的卡行天下。但是就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都不理想。至于各地的本地配货网,那只是小黑板的升级版,还谈不上平台。传统物流猪一直在探索资源整合平台的方法,旧的摸索还没有头绪,—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外行跨界的互联网“猪”气势凶凶呆头呆脑地进来,市场就更热闹了。

Q:为什么说他们是呆头呆脑的呢?

A:有一个叫小毛驴配货的APP,下载页面直接画了十几辆卡车标注在中南海的周围,你说能让人不觉得傻吗?但是,对于互联网创业公司,却没有人敢轻视。这是出于对互联网的恐惧,是一种病,潜伏期是互联网迟钝,具体表现是轻视互联网;后期是互联网兴奋,表现为热情地拥抱互联网。王健林在潜伏期与马云打了个亿元赌局,结果王总不赌了,直接跳到了兴奋期;同样这边董大姐咄咄逼人要和雷布斯赌10个亿,半年不到,董大姐也爽约不赌了。你依赖的规模优势人家通通外包,人家依赖什么你都弄不清,这个仗怎么打?

现在雷布斯一骑绝尘去闯世界500强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风在哪里!我们回到传统物流业,维天的冯雷、易流的张景涛,在物流行业经验深厚。只有他们一开始就知道打车模式是行不通的,但是他们的产品上却都打了“嘀嘀打车”的标签,这是为什么?多少是因为对互联网跨界的警惕。互联网小猪虽然傻,但是后面有个了不起的干爹。干爹是谁?干爹就是风险投资机构。干爹喜欢什么大家就叫什么!我写了嘀嘀打车行不通的文章后,运策网的创始人王有朝和我说他认同这个观点。我问他们现在还说自己是货运版嘀嘀打车吗?他对我讲,对外行宣传的时候说我们是,在行业内做业务的时候不说是,这一现象很有意思。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所有的互联网小猪跨界进入物流业,开始都是空车配货,而维天、易流、汇通天下,做的都是运力池平台,这里面区别太大了!一般外行人看到的是卡车送货后空车返回需要配货,其实这只是公路运输很小的一块,大部分运输发生在第三方物流的合同运输和零担专线市场,这个部分外行人是看不见的。谁知道?维天、易流、汇通天下他们知道,所以他们做的是主流市场运力池平台,市场空间是末端空车配货的几十甚至上百倍。

Q:听上去似乎传统的物流信息企业优势更大。

A:也不全是,他们的优势也是劣势!最大的问题是战略混沌,维天运通在宣传时既说自己是中国罗宾逊无车承运人又说自己是货运“嘀嘀打车”。“嘀嘀打车”实际上不是一家出租车公司,而罗宾逊则是一家承运人的货运公司,这是两种矛盾的商业模式,战略不清晰问题更大!

Q:能具体解释—下吗?

A:比如说汇通天下的G7货运人平台,他的10万辆车的用户,都是像德邦、亚马逊这样的高端用户,这些车源是不可能拿出来做运力池的备选车源的,而低端的可能作为运力资源的车,又买不起G7的GPS。就整个物流行业的盈利水平来看,G7是不可能大规模使用的。整个逻辑上就有矛盾。

Q:您对菜鸟投资卡行天下有什么看法?

A:作为一个第四方物流平台,卡行对物流公司收1%的管理费用,听上去不高,要知道行业的整体利润率只有2.3%,卡行拿去近一半,可能吗?我认为安能用加盟方式做第三方物流是可以的。到今天为止,没有一个第四方平台可以说是成功的,如果继续沿用今天的做法都不会成功!十多年的平台失败经验也在告诉我们,风没在这个纬度,要找风,必须跳出现有的局限。

Q:您认为互联网猪和传统物流猪,谁会胜出?

A:一定是互联网猪胜出!但是肯定不是当下的模式。不管是进入物流业创业的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的物流信息服务企业都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在今天的格局基础上,照搬一个过去成功模式过来,实践证明不可行。必须提高一个纬度,预测到未来可能的格局,创立一个新的模式,这才可能赢!这就是我说的“风”在第五度空间!

Q:未来可能的格局是什么样?而创新的模式又是什么昵?

A:有一个变化已经很明显,货主的需求在提升,从运力保障到网络化便捷快运,现在是可视化运输。今天我们在淘宝上买个东西如果看不到物流信息,会很烦。而市场也在快速适应这种变化,像德邦、安能这样的企业占比依然很小,不到2%。那剩下的企业怎么办?他们都在温饱线勉强维持,根本就没有钱去提升管理和信息化,这是现在第四方信息乎台做不成的一个重要原因。你去问客户收管理费,问题是客户根本没钱,没有用户规模当然就没有平台。这个局面和360颠覆杀毒市场的前夜很像,杀毒是个人用户不想花钱买软件,物流是行业整体没钱,那么可不可以有一个模式在这个环节不需要收费?甚至更加大胆设想—下,像周鸿祎说的连硬件都免费了?总之,不要用今天的收费模式去局限未来,但是,你如果想着去烧钱送钱,你又错了,又落入原来的纬度。

Q:这是不是囧鹿网络的发展方向?

A:今天我们只谈市场,不谈囧鹿。今天的局面就好比是一盘围棋,明天这盘棋就变成由4个棋盘组成大棋局,后天是9个。囿鹿是立足于明天的4个棋盘布局,而马云心中的菜鸟是基于后天的9个棋盘布局,9个棋盘的局在当下一个棋盘的基础上来下,能行吗?关于这个问题市场会告诉我们最终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