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妇产医学论文范文,妇产医学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孕晚期胎儿脐动脉与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对胎儿生长受限的预测价值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0-11-19
  • 阅读量19次
  • 评分0

  摘  要:目的 探讨孕晚期经彩超监测胎儿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对胎儿生长受限的预测价值。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81月至20193月于厦门市第五医院接受产前超声检查的孕晚期产妇的临床资料,将其中经临床诊断为胎儿生长受限的40例产妇作为试验组,另选取胎儿生长无异常的40名产妇作为对照组,比较两组胎儿脐动脉、大脑中动脉的血流参数[搏动指数(PI)、阻力指数(RI)、收缩期峰值流速(PSV)、舒张末期流速(EDV)],分析其对胎儿生长受限的预测价值。结果 两组脐动脉的PSV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脐动脉的RIPI高于对照组,EDV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大脑中动脉的RIPIEDV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大脑中动脉的PSV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生长受限胎儿的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与无生长异常胎儿存在差异,经彩超监测可将其作为评估胎儿生长受限的依据。

  关键词:胎儿发育 生长受限 彩超 脐动脉 大脑中动脉 血流参数


  作为围生期主要并发症,胎儿生长受限表现为胎儿体重偏低、大小异常等。目前,我国胎儿生长受限发生率较高,对产妇及胎儿生命健康构成严重威胁,因此,及早诊断及预测胎儿生长受限,并予以及时的干预措施,有助于改善胎儿预后。目前,临床上尚缺乏与胎儿生长受限相关的有效预防性干预措施,通常根据产妇的子宫生长速度、体重等指标对胎儿生长情况进行预测,但其敏感性较低,缺乏针对性。若此时确认胎儿生长受限,多数将无法逆转。而利用脐血检测pH值判断缺氧和缺血情况来判断胎儿生长受限的创伤性较大[1]。有研究发现,检测胎儿脐动脉、大脑中动脉对胎儿生长受限的评估具有一定的价值[2]。基于此,本研究旨在探讨孕晚期经彩超监测胎儿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对胎儿生长受限的预测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回顾性分析2018年1月至20193月于我院接受产前超声检查的孕晚期产妇的临床资料,将其中经临床诊断为胎儿生长受限的40例产妇作为试验组,另选取胎儿生长无异常的40名产妇作为对照组。试验组年龄2238,平均(29.32±2.32);孕周3442,平均(37.53±0.53);孕前体质量指数18.924.6 kg/m2,平均(22.42±1.03)kg/m2。对照组年龄2041,平均(29.28±2.41);孕周3342,平均(37.60±0.56);孕前体质量指数18.324.7kg/m2,平均(22.38±1.10)kg/m2。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纳入标准:孕晚期(孕周28周至生产)产妇;符合持续规范产前检查;无恶性肿瘤;临床资料完整。排除标准:存在精神疾病、沟通障碍;胎儿染色体异常;胎儿心律失常。

  1.2 方法

  应用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GE Ultrasound Korea,Ltd.,LOGIQ-S6型)进行检查:协助产妇取仰卧位,探查胎盘脐带连接口与胎儿腹部脐带入口,选择血流信号充盈的动脉,通过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显示脐动脉血流,并测定搏动指数(pulsatility index,PI)、阻力指数(resistance index,RI)、收缩期峰值流速(peak systolic velocity,PSV)、舒张末期流速(end-diastolic velocity,EDV);显示胎儿双顶径测量平面,将探头朝胎儿颅底移动,通过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显示大脑中动脉血流,并测定RIPIPSVEDV

  1.3 临床评价

  比较两组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指标,包括RIPIPSVEDV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3.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ˉ±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脐动脉血流参数比较

  两组脐动脉的PSV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脐动脉的RIPI高于对照组,EDV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脐动脉血流参数比较(xˉ±s) 

  组别   例数   RI   PI   PSV(cm/s)   EDV(cm/s)

  试验组   40  0.97±0.15  1.26±0.10  37.23±8.23  11.08±2.82

  对照组   40  0.62±0.08  0.87±0.13  37.56±8.30  15.35±3.24

   t        13.021    15.039      0.179     6.287

   P         0.000     0.000      0.859     0.000

  2.2 两组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比较

  两组大脑中动脉的RI、PIEDV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大脑中动脉的PSV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比较(xˉ±s) 

  组别   例数   RI     PI    PSV(cm/s)   EDV(cm/s)

  试验组   40  0.78±0.08  1.54±0.41  46.04±9.64  9.04±2.64

  对照组   40  0.81±0.07  1.68±0.38  41.60±7.41  8.03±2.65

    t        1.785    1.584    2.310     1.708

    P        0.078      0.117    0.024     0.092

  3 讨论

  胎儿生长受限是一种围生期并发症,可引起围生儿神经系统畸形、病死等。目前,胎儿生长受限在我国的发病率约为6.39%,已被临床高度重视。尽早预测胎儿生长受限,并进行及时的干预与处理,可改善患儿预后。通常,临床通过测量产妇的腹围、宫高以预测胎儿生长发育情况,但其易产生误差。超声诊断通过显示及分析胎儿的生长参数值,对胎儿相应的孕周体重进行预测,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胎儿生长受限的检出率[3]

  在医学影像学技术不断发展的背景下,彩色多普勒超声逐渐被广泛应用于临床,可用于胎儿生长受限的预测。彩色多普勒超声通过对子宫及胎盘的动脉血流进行测量,从而评估母体或胎盘供血不足的发生情况,通过对胎儿脐血流情况进行测量,评估胎儿宫内缺氧的发生情况,进而预测胎儿生长受限[4]。彩色多普勒超声通过采集胎儿循环信息,检测胎儿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情况预测胎儿生长受限,其所展现的血流动力学及形态学的变化为胎儿生长受限的预测提供了新的方向。彩色多普勒超声是一种无创检查方式,对产妇及胎儿无影响,具有快捷、简便等优势。

  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脐动脉的PSV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脐动脉的RIPI高于对照组,EDV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大脑中动脉的RIPIEDV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大脑中动脉的PSV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提示,生长受限胎儿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与无生长异常胎儿存在差异,彩超可通过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评估胎儿生长受限情况。分析其原因可能为:作为母体与胎儿间的连接纽带,脐动脉是胎儿汲取营养的重要途径,若胎盘血管分支减少可造成循环阻抗增强,造成胎儿生长受限,因此,脐动脉血流参数可对母体、胎盘的改变及胎儿血供状况进行反映[5];另一方面,生长受限的胎儿通常存在不同程度的缺氧及缺血,而机体大脑部分血液通过大脑中动脉供应,因此监测脑循环可反映其生长受限情况[6]

  在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测中,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对胎儿脑循环的评估具有重要作用。当胎儿发生生长受限时,脐动脉血流减少,从而引起胎盘功能下降,胎盘血管阻力升高,故脐动脉的RIPI水平较正常胎儿更高,EDV水平较正常胎儿更低。在发生胎儿生长受限时,脑内缺氧、缺血环境造成颅内血管扩张,影响脑血液循环,因而试验组大脑中动脉的PSV水平高于对照组。

  综上所述,生长受限胎儿的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与无生长异常胎儿存在差异,经彩超监测可将其作为评估胎儿生长受限的依据。


  参考文献

  [1]孙芙蓉.胎儿生长受限患者的临床治疗[J].医疗装备,2016,29(15):111-112.

  [2]钟惠敏,李霞,杨雅平,.彩色多普勒超声下胎儿生长受限与正常妊娠的胎盘绒毛树内血管形态的比较[J].广东医学,2017,38(1):127-129.

  [3]王晓玲,王思思,刘晓燕,.中孕期静脉导管多普勒血流参数预测胎儿生长受限的临床应用[J].医学影像学杂志,2017,27(9):1835-1837.

  [4]郑娜,叶春秀.超声监测多血管参数在特发性胎儿生长受限预测中的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11):2637-2640.

  [5]朱玲艳,张璟璟,朱琳琳,.多普勒超声脐动脉、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检测诊断胎儿生长受限的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20):4826-4828.

  [6]王燕,张炜芬,刘伯元,.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测孕晚期胎儿脐动脉及大脑中动脉血流评估胎儿生长受限的价值[J].河北医学,2019,25(4):614-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