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实证的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研究:内涵、价值及表现形式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8-08-07
  • 阅读量8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阅读素养是指个体运用识、记、读、说、思、写等方式对阅读材料进行阅读感知、阅读理解、阅读评鉴和阅读表达所需具备的知识、能力及品格的综合表现,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阅读素养在小学语文学科领域的体现。立足于现代社会发展,首次尝试从语文核心素养、个人素养、社会文明视角探析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价值,即小学语文阅读素养不仅是小学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要支撑,更是个人学习能力、个人素养和终身发展的重要基础,正在成为社会文明和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还通过对《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的分析及调查研究将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表现形式概括为:识、记、读、说、思、写,其中识和记是基础,读和说是重点,思和写是发展。


  关键词:小学语文阅读素养;内涵;价值;表现形式;实证研究;


  阅读是人类获得文化知识,进行信息传递,参与社会交流的重要方式和媒介。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和信息技术革命的迅猛发展,社会知识总量极速增长。面对浩如烟海的信息,掌握科学的阅读方法、培养良好的阅读素养显得尤为重要。目前,阅读素养的研究已经成为国际教育领域的热门话题。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际教育成绩评价协会(IEA)等国际组织及欧美发达国家非常重视阅读素养的研究与测评,并对学生的阅读、阅读素养发展进行周期性的评估。那么究竟什么是阅读素养?为什么要研究阅读素养?阅读素养的表现形式有哪些?这不仅是语文学界,更是教育学界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本文吸收国际著名阅读及阅读素养评估项目和国内相关的研究成果,首次尝试从语文核心素养、个人素养和社会文明的视角,结合《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以下简称《课标》)的要求,基于教育专家、语文及其他学科专家、小学语文教研员、一线教师及管理者的调查,探究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内涵、价值及表现形式,以期推动我国阅读素养研究的发展。


  一、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内涵阐释及重新认识


  关于“阅读”的内涵有多种阐释,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阅读是从阅读对象中获取意义的过程[1]。《教育大辞典》认为是从书面语言获取文化科学知识的方法、信息交流的桥梁和手段。《中国大百科全书》认为阅读是从符号、文字、图表、公式等书面材料中获得信息的过程。可见,阅读活动包含三个方面的内容:阅读材料、读者和意义建构。


  关于“素养”的说法也不一致,《辞海》界定为“修习涵养”。《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的释义为“平日的修养”。素养的培养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日常修养中逐渐形成发展。综合国外教育文献,与素养有关的词语主要有四个,即“competence”“ability”“literacy”和“skill”,其中“competence”的表述较为全面,更贴近中文里“素养”的含义[2],是指个体为了健全发展,必须适应生活情境需求所不可或缺的知识和能力或技能和态度[3]。鉴于此,素养是一个“全方位”的概念,是知识、技能与态度的综合。


  当前,国际著名教育评估项目PISA、PIRLS、NAEP等都重视对阅读素养和阅读的评估。关于“阅读素养”,“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ISA)认为是“对书面文本的理解、运用、反思并积极参与阅读活动的过程,以增进知识,发挥潜能,参与社会,实现个人的目标”[4]。全球学生阅读素养进展研究(PIRLS)将阅读素养界定为:读者出于社会或个人的需要,理解并运用书面语言。具体包括能够从各种形式的文本中建构意义,能从阅读中学习,参加学校及生活中阅读群体活动,从中寻找乐趣。[5]“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价”(NAEP)将阅读看作一个极其复杂的动态过程,包括文本感知、理解文本和运用文本信息满足特定目的和语境的需求等。有研究者在对PISA、PIRLS和NAEP阅读素养概念述评的基础上提出:阅读素养是“通过阅读培养学生的读写能力和良好的读写态度、习惯和策略,为当下和未来生活提供帮助和准备”[6]。还有人认为是“对书面文字、图画、表格以及电子语言材料组成的文本进行解码,并整合、推论、评价信息,提出新想法;积极参与相关活动,与师生、家人、社会人士交流,体验阅读的乐趣;积极反思,运用阅读所得信息解决现实问题”[7]。综上所述,阅读素养是一个综合性的概念,强调主体的能动性,通过与阅读材料交互作用,获得知识、能力及情感体验,从而不断完善自己,为未来生活作准备。


  国内外对阅读素养内涵的理解并不一致,我们认为,阅读素养是指个体运用识、记、读、说、思、写等方式对阅读材料进行阅读感知、阅读理解、阅读评鉴和阅读表达所需具备的知识、能力及品格的综合表现。通过阅读,个体不断获取阅读知识、习得阅读技能、享受阅读乐趣,并运用阅读信息解决现实问题,为未来的生活与学习奠定基础。


  小学阶段是阅读素养形成和发展的关键期,阅读素养大多在小学语文课程教学中培养形成,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阅读素养在小学语文课程学习领域的体现,是指小学生运用识、记、读、说、思、写等方式对语文学科的阅读材料进行阅读感知、阅读理解、阅读评鉴、阅读表达所需具备的知识、能力及品格的综合表现。


  阅读有多种,既有直观材料阅读和非直观材料阅读,又有粗读、细读、精读等多种形式,但不论何种形式的阅读,都需要识、记、读、说、思、写,都需要从阅读材料中提取信息、理解主题并进行表达思考,这是各类阅读共同的基础。小学语文阅读作为基础教育阶段抽象文字识别、阅读、思考与理解的起点,是开展其他形式的阅读、提升阅读素养的基础。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水平越高,人的阅读素养整体水平就越高。[8]


  二、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个体学习和社会发展价值


  小学语文阅读素养不仅是小学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具有个体学习和社会文化价值。正如朱永新教授所说: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实质上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可见,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意义和价值是十分明显的。


  (一)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小学语文学科学习和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要支撑


  阅读是小学语文教育教学的核心,是小学语文学科学习和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要支撑。《课标》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高思想文化修养、促进精神增长。大量教学实践证明,阅读是母语学习的核心环节,是提高儿童语言能力的基本途径。[9]小学语文阅读素养不仅能让小学生认识并记住字音字形、巩固识字、丰富词汇、发展语言,还能为写作奠定基础。[10]一开始小学生的阅读信息不那么丰富,阅读表达内容生硬、感情干瘪;随着年级增高及阅读量的不断扩充,小学生识字量日渐增加,积累的词组、短语、句式随之增多,小学生能够更加自由、随心选择合适的阅读表达方式,准确、流利地进行表述,口语能力和写作能力在潜移默化中得到提升。同时,会接触到更多优秀的作品,思想水平和文化修养也随之提高。此外,小学语文阅读素养还有利于促进小学生的精神增长,促使小学生思考和想象,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增强情感认识体验,形成人文素养,促进小学语文学科的学习和发展。


  小学语文阅读素养体现了正在研制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的语文学科核心素养“语言构建与应用、思维发展与提升”的要求,小学语文阅读素养中的识、记、读、说、思、写表现形式正是语文核心素养“语言构建与应用、思维发展与提升”的重要支撑。


  (二)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个人学习能力和终身发展的重要基础


  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小学生必备的重要素养,是个人学习和终身发展的重要基础。习近平主席说:“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1)苏霍姆林斯基说:“不是补习,不是没完没了的‘督促’,而是阅读、阅读、再阅读,能在学习困难的学生的脑力劳动中起决定性的作用。”[11]大量研究也表明,学生的阅读素养与学习成绩及未来发展具有较大关联性,80%学习成绩不优秀的学生都表现出阅读不佳[8],阅读素养不佳的学生无论在升学还是在谋求更好的就业机会时均面临较大困难[12],国内外大量例证说明阅读素养的培养与发展对个人学习能力和终身发展作用重大,而阅读素养的形成从小学开始,并主要在小学形成,因此可以说小学语文阅读素养对个人学习能力和终身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阅读素养,尤其是从小学培养形成的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人生学习的基础,是沟通个人主观与客观世界联系的重要纽带,使人们不断认识丰富多彩的外部世界,接收信息、增长见识;阅读素养是提高智力水平的基本手段,使人们通过阅读训练思维、深化理解、启迪智慧;阅读素养是养成良好品质和健全人格的有效途径,在阅读中丰富体验、陶冶情操、享受乐趣;小学语文阅读素养为学生的学习能力、创造力和未来发展奠定基础,随着知识的扩充、智能的发展以及人格的健全,学生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能力随之增长,使其在成年后能迅速参与社会、适应社会、融入社会。小学语文阅读素养为个体发展提供的各种软实力,其实质是通过阅读不同类型的书籍形成的,小学生应广泛涉猎各类书籍,从中发现自己的兴趣,沿着兴趣不断向前深化发展。[6]


  (三)阅读素养是国家社会文明和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


  阅读力即国力。[13]国家综合国力竞争的实质是人力资本的竞争,语文阅读素养作为国人接收母语信息进行学习的基础,属于国家软实力的范畴,是国家社会文明程度和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正如李克强总理所强调的书籍和阅读是人类文明传承的主要载体,全民阅读量逐年增加是社会进步、文明程度提高十分重要的标志。(2)“如果意识不到阅读的必要性,就会忽视阅读的各项优势,从而最终丧失在人类种族中的地位。”[14]


  世界发达国家对阅读高度重视并注重小学阅读素养的培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5年将每年的4月23日确定为“世界读书日”;20世纪70年代,美国就开始了国民阅读运动,1998年,《阅读卓越法》的签署确立了国家拨款支持阅读的体系,《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的颁布大大提升了儿童的阅读水平;英国借助基金会推进全民阅读,实施“阅读起跑线计划”;从20世纪末起,日本先后颁布《关于儿童读书年的决议》《儿童读书活动促进法》《推动儿童读书活动基本计划》《关于国民读书年的决议》等法律法规,极大地推进了国民阅读活动实施;为唤起民众阅读热情,韩国颁布了《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阅读文化振兴法》,实施推进国民阅读五年计划。可见,阅读素养是国家社会文明和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志正在成为共识。小学阶段是个体语文阅读素形成和发展的重要阶段,良好的个人语文阅读素养的形成有赖于小学阶段语文阅读素养的发展和阅读习惯的养成。小学语文阅读素养发展得好,个体阅读素养则相应提升,全民阅读素养的提升,会为社会文明程度和综合国力的提升奠定坚实基础。


  近年,我国开始重视公民阅读素养的提高,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倡导全民阅读”,随着《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出台,不少城市积极响应,举办了形式各样的阅读活动,但我国全民阅读还处于探索和起步阶段,还缺乏具体可行的有效措施,全民阅读更多停留在理想、愿景层面。“调查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远低于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0本,以色列64本。”[15]可见我国成年人均阅读量和阅读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很大差距,公民的阅读习惯尚未养成。因此,我国要大力提升文化软实力,提高社会文明程度,增强综合国力,必须尽快缩小与发达国家阅读素养,尤其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差距。


  三、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表现形式


  NAEP认为阅读活动始于对阅读材料的感知,NAEP和PISA、PIRLS对阅读过程的归纳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均从浅层理解到深层理解,进而进行评价、运用信息文本。[7]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原会长曾祥芹教授从本体论的角度出发,认为基础教育最基本的阅读能力可分为认读—解读—赏读—评读—应用能力。[16]我国《课标》对小学阶段阅读的总体要求是:“具有独立阅读的能力,注重情感体验,有较丰富的积累,形成良好的语感。学会运用多种阅读方法。能初步理解、鉴赏文学作品,受到高尚情操与趣味的熏陶,发展个性,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借鉴PISA、PIRLS、NAEP等国际著名评估项目及国内关于阅读和阅读素养的研究成果,根据《课标》对小学生阅读的要求,基于小学语文学科课程教学实践,结合对高校、教科院所25名教育专家和京、渝、川、鲁、鄂46名教研员、328名一线语文教师的实证调查,综合分析可将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表现形式概括为:识、记、读、说、思、写(见表1)。


  四、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相互关系


  “识”“记”“读”“说”“思”“写”六者紧密结合、相辅相成,交织构成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完整表现形式。其中,“识”和“记”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基础,“读”和“说”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重点和主要内容,“思”和“写”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进一步巩固、发展和提升。


  (一)“识”和“记”是基础


  “识”即认识、识别、辨识。“识”侧重于对事物的整体感知,了解其外在的轮廓及大致,但并不一定是精确的、准确无误的。“识”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基础,阅读活动起始于“识”,首先是对单个字符和音节的“识”,一字多音、一字多义,然后扩展到对词语、句子、段落和篇章的感知、认识、识别。就小学语文阅读素养“识”的对象而言,不仅包括书面文字符号、图表表格、图画图片等,还应该包括由各种电子语言材料构成的阅读素材。《课标》就明确提出了“借助读物中的图画阅读”“认识课文中出现的标点符号”等要求。


  “记”即记忆、记住、记牢、记正确,“记”是“识”的巩固和深化,在熟悉程度、掌握正确性上比“识”的要求又高了一个层次。《课标》中“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突出了读的正确性和熟悉性,必然是在记住、记牢的基础上进行的;而背诵是不看原文凭借记忆回想起所阅读过材料的一种读书方法,其实质要求是正确的记忆,“背诵优秀诗文”正是正确记忆的具体体现。此外,“记”还应包括阅读过程中对阅读到的信息的记忆,只阅读不记忆等同于没有阅读,这就要求读者理解记忆、不死记,掌握记忆的方法和技巧。


  “识”和“记”侧重于语言的感知和积累,是“读”这一行为发生的基础,没有“识”和“记”,阅读活动无法开始,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更无从谈起,“识”“记”得越精确、越牢固就越有利于提升阅读的流畅性,促进快速阅读。


  (二)“读”和“说”是重点


  “读”即阅读,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中心内容。《课标》对学生“读”的要求分为朗读、默读、略读和诵读四类,其中“能用普通话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是阅读的基本要求;默读是不出声地朗读,是阅读教学中最常用的一种阅读形式;略读比默读的难度更高,要求快速跳读、浏览并提取有效信息,由于小学低年级学生不具备略读的能力,故从第二学段开始对学生进行要求;诵读则要求大声地读出来,多指诵读诗文,重在通过高声朗读获得语感和内在的情感体验。此外,《课标》还专门对小学生的课外阅读总量作了要求,即第一、二、三学段分别不少于5万字、40万字和100万字,这就需要学生积极主动地进行大量课外阅读,其目的在于拓宽学生的阅读视野,培养小学生的阅读兴趣,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说”本意即用话来表达意思,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重点,是阅读素养“输出”的重要方式。在《课标》中,“说”可以概括成为交流而说、为复述而说和为提问而说三种。为交流而说目的在于让学生养成乐于表达的兴趣和习惯;为复述而说目的在于锻炼学生的记忆、思考和表达能力;为提问而说目的在于让学生敢于质疑、敢于提出看法进行事实或价值判断。


  “读”发生在“识”“记”的基础上,又进一步为“说”“思”“写”奠定了基础,成为小学语文阅读素养内部联系的纽带和中心,从而构成阅读素养读说结合、读思结合、读写结合的多个方面。“说”是阅读素养重要的外在表现形式,“说”是更直接、更常用、更具生活化的表现形式。一方面,小学生所“识”、所“记”、所“读”、所“思”的内容大都需要通过说来表达;另一方面,要想“说”得好,小学生需要在“识”“记”“读”“思”上多花费心思,尤其在“读”上多下功夫。


  (三)“思”和“写”是发展


  “思”即思考,是思维的内在探索活动,是阅读主体对阅读材料进行加工的内在表现形式,是阅读素养的深化与发展。想象是思考的一种重要方式,是对头脑中已有的表象进行加工改造,形成新形象的心理过程。[17]思考与想象同其他心理活动一样,其形象在现实生活中都能找到原型,都有其现实依据。有鉴于此,“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建立在对材料“读”的基础上,基于思考,改造旧表象、创造新形象。充分发挥小学生的思考力和想象力,有利于丰富学生的情感体验,加深对阅读文本的理解。


  阅读是写作的基础,写作是阅读的延伸,是知识积累程度的重要反映。学生既可以摘录阅读到的精彩文章、片段,又可以记录自己的日常见闻、感受,将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以书面的形式呈现出来。形式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在于实质[18],在于培养小学生的写作兴趣,使学生热爱生活并留心观察周围事物,乐于书面表达,掌握简单的实用文体。


  “学而不思则罔”。阅读的过程是个体进行学习、信息加工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思”伴随着“读”出现,对阅读材料进行内部加工,分析、比较、概括、综合,加深理解。“思”是读的深化,重在强调在语言建构与应用中获得思维的发展与提升。思考得越透彻明了,越有利于“读”得深入、“说”得清楚、“写”得连贯。“写”和“说”一样,均属于阅读表达的范畴,但是“写”是一种更偏正式的、书面的表达形式,更倾向于文字的表达与应用,“写”需要建立在“识”“记”“读”“说”“思”的基础上,边读、边思、边写也是一种常用而又重要的阅读方法。可以说“思”和“写”是对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巩固、发展和提升。


  五、小学语文阅读素养认同度调查及研究思考


  为了验证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内涵、价值及表现形式的合理性及认同度,本研究编制了“小学语文阅读素养认同度调查问卷”,问卷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记分方式,对京、浙、鲁、湘、鄂、豫、黔、川、渝9省市的高校专家、教研员、一线教师及管理者进行调查,共计发放问卷1350份,回收有效问卷1218份,有效回收率90.22%。调研人员中高校专家25名,包含教育专家10人,中文专家3人,政、史、数、管专家12名;语文教研员、教师及管理者共728人,其他学科教研员、教师及管理者465人。调查情况详见表2。


  关于阅读素养的内涵认识,认同度为87%;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小学语文学科学习和小学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要支撑的认同度为100%,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个人学习能力和终身发展的重要基础的认同度为99%,对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社会文明和国家综合国力标志的认同度为95%;关于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表现形式概括为:识、记、读、说、思、写,全部调查对象的认同度为94%,进一步分析发现语文学科教育工作者的认同度为92%,其他专业专家、管理者的认同度为97%,可见,其他专业专家、管理者的认同度更高。综上,不同调研对象对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内涵、价值及表现形式的整体认同度比较高,从而在很大程度上验证了其合理性。


  小学语文阅读素养是语文核心素养的一部分,是小学生的重要素养,无论是对语文学科发展还是对人的学习能力和终身发展以及社会文明进步都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国内对于阅读素养,尤其是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重视程度和研究水平还远远不够。积极开展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研究十分重要。近年来,我们正围绕小学语文阅读素养进行系列研究,探析了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内涵、价值及表现形式,正在建构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测评模型,探讨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培养策略,开展单本阅读和群文阅读的比较研究,实施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实验研究等。我们的研究认识还很肤浅,仅是抛砖引玉,期盼能引起更多教育工作者,尤其是语文教育工作者对小学语文阅读素养和阅读素养的重视,参与其中,不断深化小学语文阅读素养的研究,推动语文核心素养、人的学习能力、个人素养和我国社会文明程度的进步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