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说巧思作文的几种方法

  • 投稿多墨
  • 更新时间2015-08-30
  • 阅读量1003次
  • 评分4
  • 82
  • 0

华 伟

作文,要写得超凡脱俗,如花似锦,并非易事。古人云:“大匠予人规矩,不予人巧”,意思是高明的匠师只能教人掌握制作的基本规则,却无法使人制作得巧妙。这样看来,佳作的诞生真的就无捷径可寻了吗?事实并非如此,君不见有的文章立意巧,有的选材巧,有的布局巧,有的文字表达巧……可见,好文章的出现在于巧妙的构思。这就要求动笔前要集中精力,对写作的对象深思熟虑,对全文作一番缜密的思考,做到成竹在胸。构思文章的整体要求无非是:让文章的结构严谨、完整;使作品的立意深刻、独特;使行文的思路清楚畅达;让文章的表现形式恰当、合理。在此基础上再力求文章新颖独到,使整篇文章显出迷人的魅力。

下面,就例说几种巧思作文的方法:

一、一线穿珠法

一线穿珠法,就是作者在安排材料时,选择一个事物或一种感情等作为贯穿全篇的线索,然后将一组精选的材料(珍珠)连缀成篇的构思方法。其中的“线”,即通常所说的文章中的线索,所谓的“珠”,它可以是物,也可以是某件事,还可以是某种思想感情……只要能体现题材之间的内在联系,都可用作文章的线索。这些表面上看来互不相关而又有内在联系的材料(珍珠),一旦围绕中心,组织起来,就会有强大的生命力,这其中线索就是关键了。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及线索时,曾言:“惟能线索在手,则错综变化,为吾所施。”可见古今中外名人做文章,是非常重视线索的。采用此法还要做到:在构思时对众多材料进行分析,掌握其内在联系。也就是说,要从繁乱的材料中理出“线索”来,然后在根据线索来取舍材料。好的线索是“贯一”的东西,成为千言文章一线牵,绝不会旁逸斜出,枝蔓丛生;相反,凌乱的线索只能使文章支离破碎,难以勾连。王愿坚的《七根火柴》便是以“七根火柴”为线索,开篇写饱受寒冷侵袭的战士卢进勇对火柴的强烈渴望,中间写他得到了“七根火柴”,最后写“七根火柴”在前方部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是以具体事物为线索的。再如鲁迅的小说《故乡》,文章以“我”回故乡的见闻和感受为线索,这是以具体事件为线索的。而他的散文《藤野先生》,可以说是以作者的爱国主义思想统领的,文章自始至终都体现了作者深挚的爱国之情,从开头的离开东京到仙台,到最后的弃医从文离仙台都能说明这点,这是以一种思想感情为线索的。

可见,用来作为文章线索的是很多的,大家尽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二、以小见大法

以小见大法是通过一桩一件的小事来反映社会大问题,说明事物大道理的构思方法。其中的“小”是指文章的选材问题,告诉我们选材时要善于从“小”处落笔;所谓的“大”是指文章的立意问题,告诉我们立意要从“大”处着眼,从“大”处发掘,将细小的事情与巨大的社会背景和深广的社会意义挂起钩来。采用此法要注意两点:一是选材要严,就是选取的小事要能反映出事物的本质才行,否则便是真正的“小”了。二是开掘要深,就是说要从这些小事中,去提炼出不寻常的主题,去揭示小事中包含的不寻常的社会意义。此外,这种构思方法还与作者的思想修养有关,因为只有见多识广,并能从时代的高度来洞察生活,才能从一滴水看到大千世界,才能从“小”中触摸时代的脉搏,从而开掘出重大的主题来。鲁迅的小说《风波》取材于江南农民一家人饭桌前的一场风波,围绕农民七斤的一条辫子,却写了1917年张勋复辟给广大农村带来的影响,真可谓“大”从“小”中来。都德的小说《最后一课》通过师生在最后一节法语课上的表现,突出了法国人民对祖国语言的深切的爱以及对普鲁士侵略者的切齿痛恨,这也是“小”中见“大”的典范。再说茹志鹃的短篇小说《百合花》,作品通过写一个战士到农家向一位新媳妇借被子的事,反映当时军民鱼水情深的大主题,难怪茅盾先生当年是那样的倍加推崇。

由此可见,作者只要能做到这种从“大”处着眼,在“小”处落笔的构思方法,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寓庄于谐法

寓庄于谐法,是一种用幽默诙谐的形式,表现严肃庄重的思想内容的写作方法。其中的“谐”是指文章的语言,“庄”则是指文章的思想内涵,它可以使读者从轻松愉快的阅读中受到教育,从有趣奇诡的讽喻中得到启迪。采用此法要注意格调要“庄”、“谐”相济,要有“庄”的内容,不要全是油滑之词,因为笑不是目的,“谐”只是一种手段,要切忌浅薄,笑料不要仅仅涉及事物的皮毛,要深入事物的内里。文章所写的内容,不必是曾有的事实,但必须是会有的事情,要取信于真实,否则难有说服力。鲁迅的小说《孔乙己》中,每次写到孔乙己来到酒店,店内外都充满快乐的笑声,孔乙己简直就是人们的笑料,但读者完全可以通过这阵阵笑声,感悟到当时国人思想的愚昧和麻木,其他阶层的人自不必说,谁曾想同是短衣帮,他们竟笑话本阶级的孔乙己,这是多么的令人难以理解。欧·亨利的小说《警察与赞美诗》中,男主人每到一处,他的行为都令人捧腹大笑,他千方百计地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走进尚能“安稳”的牢狱,可苍天就是不作美,就让他屡屡失望,而最终当他彻底反省时,他却沦为警察手下的“罪犯”。读者通过这一系列的描写,感悟到资本主义法制社会的虚伪和腐朽。这种以乐写哀的方式便是寓庄于谐的一种形式,难怪古人云:“以乐写哀,倍增其哀也。”安徒生的童话《皇帝的新装》中,作者用夸张的手法,诙谐的语言,描写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皇帝在大臣的簇拥下在街上游行的故事。文章风趣幽默,令人读后前仰后合,但笑过之余,又让人从中受到启示,受到教育。契诃夫的小说《变色龙》,描写了一位警察处理了一桩狗咬人的事件,让人们看到沙俄走狗的丑恶面目,读后让人久久回味,这种寓贬于褒的手法也是寓庄于谐的一种。

四、细节传神法

细节传神法,是一种通过细小的事件,细微的动作,看似清淡的语言来刻画人物,反映中心的写作手法。其中的“细节”,就是人物或事件的极小的一部分,他可以是人物的一举手、一投足、甚至是一个眼神等,也可以是事件中某一阶段的细枝末节,甚至是事件发展中的一朵小浪花而已。所谓的“神”,就是文章要传达出的精髓,即作者要表达的某种情感或事件背后的深刻意义等。运用此法要注意两点:一是从小处着眼,用工笔去描绘,不可粗枝大叶,由作者充当文中的代言人;二是细节中一定要传出“神”来,不可只注意到细节而忽略其中的“神”,要做到二者的有机结合,好的“细节”会使作品中的人物富有立体感,不再是无情无感无血无肉的抽象的“机器人”。在《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作者完全可以将鲁达惩处郑屠一段写成“鲁提辖来到状元桥,三拳打死镇关西。”而小说却不厌其烦地娓娓道来,连用三处细节来描绘此场景。第一拳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一边,却似开了个油酱铺……第二拳打在眼眶际眉梢,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第三拳打在太阳穴上,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通过这三拳的细节描写,表现了鲁达对郑屠的恨之入骨,他那种嫉恶如仇的性格便可立即彰显出来,读者读来也觉酣畅淋漓,颇为解恨,自感作恶多端的人理应有此下场。相反,作品如将三拳一笔带过,虽说文字简约了些,但诸多情愫便销声匿迹了,这便是细节的妙处所在。

可见,写好传神的细节,不仅对表现人物个性有益,对突出中心也大有好处。

(华 伟 安徽省滁州市明光市潘村中学 239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