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论文网免费提供办公档案论文范文,办公档案论文格式模板下载

社会媒体下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浅议

  • 投稿暗灭
  • 更新时间2015-09-22
  • 阅读量899次
  • 评分4
  • 15
  • 0

摘要:西方国家利用社会媒体推进社会成员参与知识交流和分享社会记忆逐渐成为一种潮流、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对丰富档案资源开发主体、推进档案文化教育功能,加强档案部门与公众的互动沟通、赋予公众构建历史记忆的“话语权”等方面有着重要的意义。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档案信息资源;信息资源开发;公民参与;社会媒体

中图分类号:G270 文献标识码:A

谭雪

前言

目前我国政府部门正从管制型向服务型转型,努力建设一个能够让政府与公民在公共行政过程中实现双向互动的机制系统,因此档案工作也必须激活公民参与的机制。有学者提出,档案工作的公民参与,是指公民、法人和其他社会组织依据国家有关规定,依法参与档案事务的权利和行为,参与范围包括档案立法、档案行政管理、档案信息资源开发、档案文化建设、档案信息开发利用等…。其中,档案信息资源开发是档案工作的核心部分,是档案文化建设和档案信息开发利用工作的前提,也是档案部门投入时间、资金和精力较多的环节。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不论是对社会、档案工作部门还是公民本身都有着重要的意义。而大量出现的社交媒体超越了传统媒体的局限,所具有的交互性、及时性、透明性等优势为档案资源开发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社会公众不再仅仅是档案工作的服务对象,而是成为档案信息资源的主动建设者、开发者,帮助建立一个连接专业档案工作人员和社会公众的“档案信息资源公共空间”,达到共建共享档案资源的目的。

一,公民参与基于社会媒体的档案信息资源开发

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涉及“谁来参与”、“为何参与”、 “参与什么”、 “如何参与”这几个问题。其中, “谁来参与”表明了参与的主体; “为何参与”指的是参与的目的; “参与什么”是指参与的客体,也就是参与的内容,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内容可以涉及到档案工作的各个环节; “如何参与”指的是参与的方式。在社会媒体时代,基于Web2.0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媒体”、“自媒体”等社会化交互参与平台,使得公民参与的形式具有多样性、高效性、普遍性的特点。约翰·克莱顿·托马斯把公民参与的形式分成三类:一是以获取信息为目的的公民参与;二是以增进政策接受性为目的的公民参与;三是当代公民参与的高级形式。

这里,笔者将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方式分为两大类:

一是传统的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公民参与方式。例如:作为志愿者或讲解员参与到档案馆举办的展览中;以助理的形式参与到实体档案的整理、数字化、数据录入等工作;通过问卷调查、座谈会等形式配合档案部门的统计、调查、宣传工作等等。这些方式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公众有机会参与档案工作,但是参与的范围小,受众面窄,且停留在档案工作繁杂的基础劳动上,并没有充分发挥公众的智慧。

二是以社会化媒体为依托的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公民参与方式。例如: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允许公民对档案工作发表评论、建议;借助Web2.0技术实现用户对档案的著录、档案条目的编辑;借助“新媒体”的上传与分享功能鼓励用户对档案进行识别、转录等。

近年来,以社会化媒体为依托的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公民参与方式已成为主流趋势。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西方国家许多社群档案组织或者文化遗产小组利用互联网和数字媒体技术推进与社会威员的知识交流和记忆分享,WFOHW( The Waltham Forest Oral History Workshop)是伦敦一个从1 983年开始存在的独立历史社群小组,在某种机缘下提供诱人的奖励去鼓励人们参与他们的活动,并给出许诺:记录你自己的故事,你就会对伦敦角落的历史做出贡献,不仅仅是现在,而是永远,你的故事将会是未来历史的一部分,你在其中的位置将会得到保证。对于那些感到他们的历史、记忆没有得到记录或关注的人来说,这种举措很具吸引力。虽然当时大多数档案项目都利用相对静态的网络传播方式分享他们的收藏,然而,有一些社群档案项目和网站已经涉及到了大量的交互式合作和参与一一不仅允许个人下载内容,而且可以评论,提高和更正别人分享的留言内容和著录内容。

非正式文化遗产组织采取的这些公众参与记忆资源和集体智慧构建的举措,也启发了国际上很多档案馆、博物馆探索利用新的参与技术与公众建立联系,获取社群信息。例如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和TNA and Picture Australia都利用Flickr去收集访客的留言内容和评论。另外,一些机构鼓励个人和社群在族谱社交网络Footnote (2009)上和个人数字化博物馆Your Treasures (2009)上提交和分享他们自己的数字化内容。当然,最受关注也是最具影响力的是英国国家档案馆(TNA)发起的Your Archives。其采用类似于WIKI的样式,允许TNA的文件用户社群(包括员工和研究人员)贡献与TNA馆藏相关的内容,这些内容有关于研究主题的详细报道,有对现存目录条目的扩充和更正,有对文件的完整转录。TNA还在Flickr上发起一个参观者小组,鼓励用户在这里分享他们在档案馆咨询过的文件图片,并和Your Archives中任何相关的内容建立链接。美国的“Citizen Archi-vists”、澳大利亚的“ARCHIVE”项目也同样是积极利用Facebook、Flickr、Youtube和Twitter等社会媒体与公众进行交流和互动,激励用户参与到档案著录、档案创建和档案数字化的过程中。

正如施少钦所说: “社会媒体最大的特点是赋予了每个人创造并传播内容的能力。”(41Leadbetter也暗示,Wikipedia证明了集体的智慧,而社会媒体技术提供了公众交互的机会。一传统媒体为途径的公民意见表达不是直接的,而是要借助专门人员的工作,间接地得以反映。而社交媒体打破了传统媒体由传播者对信息的垄断和舆论的控制,使得信息的沟通更加透明,信息的获取更加便捷,实现了公民参与的高级形式,提高了公民参与的积极性,增强了公民参与的可行性。

二.社会媒体下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意义

1 丰富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主体

长期以来,档案工作人员作为档案资源开发的主体,他们从客观的、专业的角度对档案信息进行选择、鉴定、著录、组织、编纂等。但由于档案工作的政治色彩,他们不自觉地、不可避免地将体现主流价值观的官方叙事作为档案资源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而社会大众来自于社会的不同领域、专业、层次,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知识结构、认识体验,也有可能是事件的亲历者,鼓励他们参与档案资源的开发,能够有助于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平民档案甚至是社会弱势群体或边缘群体的档案上来,也能获得更多的情景化知识和原始叙述。外国档案学者很早就认识到“鉴定、整理和著录等档案服务中的传统档案规则使用参与式进程可以促进典型的( representative)、被授权( empowered)的叙述的保护”。

2推进档案事业文化教育功能的实现

档案是历史的真实记录,也反映了人类在漫长的社会实践中形成的思想、观念、文化、意识,档案馆具有文化事业单位的性质,档案事业承担着文化教育的职责。传统的档案编研、档案陈列、档案展览等文化教育活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传承民族文化和培养爱国主义精神的作用,但这种文化教育停留在对实体档案的外观感知和整体感受上。公众参与档案信息资源的开发,根据自身感受挖掘档案信息,是一个积极了解国家历史和公共政策、主动接受档案文化教育的过程,而社交媒体的广泛运用会加速档案文化的传播速度、提升档案文化的影响力。

3加强档案部门与公众的互动和沟通

鼓励公民参与到档案资源开发中,能够一定程度上打破档案馆“封闭保守”的形象。一方面,借助社会媒体平台,公众可以迅速了解到档案馆最近有哪些自己可以参与的项目,自由地表达见解和建议,并以档案主人翁的意识参与到档案档案资源开发工作中。由于社会化媒体沟通速度快的特点,这种广泛参与的形式也提升了档案服务产品的社会影响力。另一方面,档案工作者通过跟踪记录参与者的行为,例如根据参与者选择参与的项目或者检索的档案文件,分析公民感兴趣的档案主题,从而更好地满足公民的档案利用需求。公民参与的形式使得档案部门与公众的交流更加畅通无阻,也使得档案宣传工作有了更强大的支撑力量。

4赋予公众构建历史记忆的“话语权”

历史记忆是一个社会性的建构过程,社会记忆理论强调社会记忆重构的社会基础,人类社会是历史记忆重构的场域,历史记忆的构建不可能脱离这个场域而存在,它是众多社会成员共同参与、思想互动的结果。因此,公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更是历史记忆构建的主体。档案作为记忆的载体,一直以来由档案工作人员进行选择、解释、开发和保管。公众的参与将为人们争取知情权、话语权、监督权提供有利条件,公众不仅具有了解和获取档案馆开放范围内档案资源的权力,也享有形成、保管、处理和开发属于社会所有的档案资源的权利。社会媒体无论是在产生、处理和保管“私人档案”方面,还是在开发或者是传播档案信息方面,都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优势。Facebook、Twitter、YouTube、 “微博”、 “微信”等社会化媒体使得公众话语权得到了很大的释放,使公民的话语空间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展,最终将“个人记忆”在公共空间中进行自由交流,成为可分享的记忆、多元的记忆。

三、社会媒体下我国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思考

1 如何激发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诉求

我国的公民参与大多是采取自下而上、由外至内的方式展开,无论从公民参与的历史发展还是现实实践的标志性事件中,都不难看出公民参与的主要动力都是来自民众自身。因此,用户往往习惯于与社交门户的传统被动关系而导致参与率低、不活跃的现象,成为影响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重要因素。只有激发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强烈愿望,才能促进档案管理部门一定程度地“放权”,才能促进公民自身负责任地、持久地、大范围地参与到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工作中。但是,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兴趣有多大、热情有多高、如何激发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诉求等问题尚值得探讨。尤其要考虑的一点是哪些人更愿意带头参与贡献和分享?把希望寄托于传统权威派、学院派似乎并不可行, “信息的查询和传播(至少在学术和同行评议出版物之前)是带有私人性质和竞争性质的,学院历史学家仍然主导着并妨碍着公众参与和分享”。

2如何解决公民参与的渠道与技术短缺问题

外国档案馆通过项目开展的提供给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机会, “使志愿者参与更具针对性、更易操作。例如英国的‘过贫穷生活’项目、 ‘黄金海岸著录’项目、 ‘镜头中的加勒比海’项目,”以及美国的“‘区域性实习奖学金’项目、 ‘帮馆长找文件中签名’项目”等。我国也可以借鉴这种以项目促进公民参与的方式,解决公民参与渠道短缺的问题,探索创新适合我国公民参与的项目和方式。同时,由于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涉及到海量的数字档案信息资源,必须广泛地借助社会媒体。此外,如何使用Tags、Web2.0技术、大数据技术实现与公民的互联互动,实现对用户参与行为的精确分析,实现操作平台和应用程序的开发等,也是应该着重考虑的问题。

3如何保障公民参与的规范性、有序性

社交媒体为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提供了便利,实现了话语权的开放,但也带来了消极影响,如公众是否能理性、规范、有序地参与档案信息资源的开发工作等。虽然有专业的档案工作人员对公民参与的过程进行审查把关,但公民参与带来的信息来源的广泛性和复杂性,社会化媒体中信息发布、传播的快速和随意性等,增加了档案信息资源开放的不可控性和不可预知性。因此,有必要采取措施,建立一定的规范制度保障公民参与档案信息资源开发的规范性、有序性。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朱宁,郑金月.档案工作公众参与问题研究[J].浙江档案,2013( 11):11-13.

[2]周映华.公共决策中的公民参与一一论约翰·克莱顿·托马斯的公民参与的有效决策模型[J].四川行政学院学报,2006 (3):13-15.

[3][8]Andrew Flinn. Independent CommunityArchives and Community-Generated Content [Cl. Th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Research into New MediaTechnologies, 2010: 16-39.

[4]施少钦.美国国家档案馆“Citizen Archivist”项目研究及其启示[D].福建:福建师范大学,2012.

[5]Katie Shilton, Ramesh Srinivasan. Participa-tory Apprais al and Arrangement for Multicultural Ar-chival Collections [J].Archivaria, 2007( 63):87-101.

[6]卢元伟.历史记忆的建构及其限制一一以林则徐英雄形象的建构为例的考察[J].中国图书评论,2006 (9):65-70.

[7][9]l、静怡.我国民主行政中的公民参与机制完善研究[D].成都:电子科技大学,2013.

(作者单位:上海大学图书情报档案系201 3研/上海/200444)

责任编辑:宛志亮